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神農小醫仙 > 第3179章 小南瓜丟了
    梁飛氣不打一處來,他只想知道有關小狗的事情。

    洛小白疑惑的看向梁飛,心里同樣在嘀咕著。

    “對呀,梁總,你說的對,不過,不過,究竟是誰偷走了小狗?”

    “大姐,我問的是,你是如何知道此事的?”

    梁飛大聲喝責一聲,是真的沒了耐心。

    洛小白尷尬一笑,然后拿出手機短信讓梁飛看。

    這條信息是徐紅發來的,她知道洛小白以前是一名記者,所以,她向洛小白求助,希望她能幫著找一下小南瓜。

    而且她還把小南瓜的一些信息資料發來。

    梁飛看到這里,不禁一寒,小南瓜是昨天晚上十點鐘走丟的。

    看到這個時間時,梁飛那叫一個后悔。

    其實昨天晚上十點鐘,梁飛是有時間的,當時他還想要去徐紅家里談一下有關小南瓜的事情。

    可是后來,因為顧忌到徐紅是個單身女性,生怕自已大晚上前去不方便,所以打消了這個念頭。

    現在想起來,直怪自已愚笨。

    自已是個大男人,大晚上前去是有些不方便,不過,他可以帶著洛小白前去,這樣就不會不方便了。

    想到這里,他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心里又是奧惱又是后悔。

    “我昨天是找過徐紅,不過呢,我也只是想要看一下情況,并沒有想要搶奪小南瓜,你有所不知,徐紅家里的條件一般,門也壞了,若是有人想要潛入她家偷狗,也是一件比較簡單的事。”

    梁飛想到這里,更加來氣。

    話說,聽說徐紅為了這只狗,一個月要話費幾千塊錢。

    不是買國外進口的狗糧,就是買一些有的沒的營養品,還有一些狗穿的衣服還有玩的玩具之類的。

    這女人腦子一定有問題,花這么多錢買這些沒用的東西,為何不修一下家中的大門,為何不再抬高一下墻院,如今狗丟了,養的再好也便宜了別人。

    “梁總,我想,那狗一定會找到的,畢竟它的品種特別,在咱們國內也就兩三只吧,若是有人將這種狗出手,定然會引起不小的轟動。”

    洛小白之前做的是記者,對這方面還是比較懂得的,對于此事,她有自已獨特的見解。

    梁飛卻不以為然:“你錯了,這狗若是被狗販子買走,那定然會大肆的宣傳,但是,若是被低調的有錢人買走,那此事就不太好說了,有錢人做事一向是低調的,所以,此事一定會低調行事。”

    梁飛再也坐不住了,立刻起身,帶著洛小白去找徐紅。

    他們剛剛走進村子,在離答紅家不遠的地方,聽力很好的梁飛已經聽到了一陣大哭聲。

    而且這個聲音并不陌生,正是徐紅的聲音。

    只見徐紅坐在大門口,手中抱著一張若大的照片,不停的哭著。

    “南瓜,你在哪?你在哪?你蜀犬吠日來吧,快點回來吧,我不能沒有你……”

    徐紅哭的那叫一個傷心。

    別說徐紅了,梁飛知道此事后,同樣傷心難過。

    徐紅一個人生活,無兒無女,沒有家人,沒有愛人,所以,她一直把小南瓜視為自已的親人,在她的眼里,這只狗已經不再是只寵物,而是自已生命中的一部分。

    徐紅像個傻子一樣坐在路邊大哭,身邊沒有一人相勸。

    因為徐紅有精神類疾病,平日里與附近的鄰居走動的也少一些。

    所以大家與她的關系并不是很好。

    即便徐紅家中出了事,也沒有人去管,沒有人去理會。

    不得不說,徐紅也是個可憐之人,這些年來,她只與狗一起生活,沒有接觸過外人。

    按理說,這樣一個可憐的人,附近的鄰居會同情她,會幫著去找小狗,不曾想,最后她卻落的這個地步。

    梁飛停穩車子,大步走上前,想要向其詢問一下小狗的事情。

    “徐大姐,那……”

    梁飛剛剛走上前,好心好意的關心著徐紅。

    不曾想,坐在地上的徐紅看到梁飛后,整個人像瘋了一樣沖上前。

    還在梁飛的身子靈敏,巧妙的躲過了這一切。

    當他回過神來,看向眼前的徐紅時。

    她此時處在崩潰的狀態,開始大哭起來。

    她一邊哭,一邊指著梁飛大罵:“是你,是你,就是你,是你偷走了我的狗,是你,是你,還給我,把小南瓜還給我,還給我。”

    梁飛深吸一口氣,這個女人的腦子還真的有問題。

    她居然把此事怪到梁飛身上。

    梁飛硬著頭皮再次靠近女人:“我說大姐,你好好想一想,若真的是我偷走了你的狗,我還會不會再來找你?”

    “不是你會是誰?昨天只有你來過,除了你以外,沒有人來過?”

    徐紅轉動著眼珠回憶著,一想到自已最心愛的小南瓜丟了,心里那叫一個委屈。

    梁飛鄒著眉頭繼續說道:“沒錯,我是來過,不過,我敢對天發誓,這狗不是我偷的,另外,有心之人若是想要偷狗的話,定然不會讓你發現的,你不要再吵了,也不要再鬧了,還是快點想法子,先把狗找到再說。”

    梁飛急得不成樣子,話說,自已的兒媳婦丟了,他能不著急嗎?

    徐紅此時的情緒很不穩定,方才梁飛與洛小白沒來之前,她還暈倒過幾次,即便有人在她身邊走過,卻沒有任何人去理會她。

    在村民眼里,她就是個怪人,是個徹頭徹尾的怪人,是個大怪咖。

    像這種人,村民們躲還來不及時,當然不會與她走的親近。

    此時的徐紅又暈倒了,好在梁飛在其身邊,可以幫著照顧她。

    就這樣,梁飛將徐紅背起,帶著她一起回到她家中,而洛小白拿著小南瓜的照片走在后面。

    梁飛先給徐紅把了脈,發現她的身體還算可以,只是這精神不太好。

    而且徐紅平日里還有頭暈的老毛病,方才她暈倒也是她老毛病所置。

    這種病也不算是什么大病,說白了,就是平日里休息不好,失眠所置。

    梁飛拿出銀針,先給徐給扎了幾針。

    幾分鐘后,徐紅又醒了過來。

    這次醒來后,徐紅的臉色有些好轉,不再像方才那樣難看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