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神話烘爐 > 第十六章 游歷6
    那處地方是王真靈以前所置辦的一處別墅所在,風景優美,本是以前避暑游玩之所。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王真靈以前置辦的這種別業為數可不少。

    他悠悠的說著,道:“我們估計要在那里住上幾個月,等著我的機緣……順便也教導一下你們修行之法!”

    “公子,你隨隨便便的教我們,你師父不會怪罪吧?”

    “公子,我們會不會太笨,學不會?”

    “公子……”

    ……

    茂林修竹之間,一泓碧水穿過,就有著一個不大,卻是頗為精美的莊園。

    因為一直有著下人灑掃,卻是也保持著干凈整潔。

    而王真靈到了之后,那凌瑤姐妹又是好好灑掃布置了一番,就越發干凈清雅了。

    只是,王真靈在這里住下來之后,除了每日指點凌瑤姐妹如何練氣修行之外,自己每日就是看書釣魚,彈琴下棋,卻是從不修煉。

    而那凌瑤姐妹能夠跟在王真靈身邊,就是足夠開心了,自然也不會多問。

    只是有著一日,王真靈聽到姐妹悄悄話。

    “姐姐,這公子是當真修煉么?我看他從來不修煉……”

    “噓,不要多說……”

    “可是我擔心我們這樣一直住下去,坐吃山空!”

    “公子的錢財都在我手中,起碼足夠我們吃上三五年,怕什么?”

    “哦,這就好。不過若是公子并不是真的修煉,我就想我們是不是開點田地,自己種點糧食菜蔬,萬一錢花完了,也不會讓公子餓肚子。”

    凌蕓的前半段話,顯然讓凌瑤心有戚戚焉,只是聽到后半段,就有些聽不下去了:“傻瓜,你種點菜蔬能有什么用?

    不如重點桑樹,自己紡織,還能多賺點錢!”

    “是啊,還是姐姐說的對,那么就去買桑苗?”

    凌瑤本是逗著凌蕓,此刻再忍不住噗嗤笑道:“你這笨蛋,還真是信了。告訴你,我早就有著準備,藏了私房錢。

    不會讓公子和你餓肚子的!”

    這般說了,那凌蕓才終于放心,拍拍胸口,道:“這就好,這就好,我餓肚子沒什么,公子可不能餓肚子!”

    凌瑤心中一動,凌蕓說的話,其實也有道理。

    自己耕地紡織就算了,或者自己是不是去偷偷買個幾百畝田地,雖然不多,卻也有著進賬。

    王真靈偷聽到此,微微一笑,沒有驚動姐妹二人,就悄悄轉身而去。

    如此就過了數月,這一日忽然下午,忽然密云欲雨。

    王真靈正半躺在軟塌上,頭倚在凌蕓渾圓筆直彈力驚人的大腿上,聽著凌瑤彈琴,有一搭沒一搭的看書。

    忽然之間神情一動,對姐妹二人道:“我的機緣到了!”

    說著起身,站到竹簾雨幕之前。

    “公子?”

    兩姐妹都是一驚,開口叫道,只是聲音很快就被雷聲給淹沒。

    雷霆閃過,滿世皆白,王真靈好像就消失在了雷光之中一般。

    這等景象,驚的姐妹兩人再說不出話來。

    而這個時候,王真靈正在感受著這雷霆之力,心中卻是生出了無數的感嘆來。

    “當初在東辰世界,我也是借助雷霆生滅之力,而成就全真。

    卻是想不到千萬年后,在在這九洲神陸,依舊是借助這雷劫而成道。

    只是當年卻不知道,這雷霆先天之氣,卻也是太乙造化之氣啊!

    如今來到九洲神陸,學到真正修行奧秘,方才知道這其中端的。”

    這般感嘆之間,眉心一點大洞紫靈火,就直接閃耀出來,勾動雷霆生滅一瞬間的力量。

    在這一刻,仿佛天地之間,一道無形門戶打開,洶涌的青色光芒噴出,仿佛這就是大洞真人方才擁有的青色元氣。

    仿佛這才是大洞紫靈火真正的含義,直接就能夠接應大洞真人的青色元力。

    天門開闔,忽然之間,就有著無數的天兵天將殺了出來,在青色火焰之中,將王真靈給包圍了起來。

    “大膽妖賊,敢私開天門,該當何罪?還不速速束手就縛?”

    王真靈輕笑一聲,當然不會被這些唬住。

    這些就是雷劫了!

    若是沒有傳承的修道者,見到這么一幕,恐怕會被嚇住。

    然而對于王真靈這種紫靈山弟子,卻又如何會理會這些天兵?

    更何況,以王真靈的性格,就算是不知道這是渡劫內容,又豈會輕易束手就縛?

    “殺!”

    王真靈一聲輕喝,手中突兀的出現一道長劍,向著天兵沖殺過去。

    “真是大膽,還敢反抗?給我格殺勿論……”

    一聲大喝,無數天兵圍殺了過來,刀槍齊舉,向著王真靈刺來。

    幸好不是戰陣,王真靈心中暗道。

    不是說陣法,就算是這些天兵擺出人間戰陣,威力都要大上數十百倍,這雷劫就難過了。

    然而現在這些天兵卻是如同一盤散沙一般的沖過來,這就容易對付多了。

    王真靈身形一動,腳下已經沖了過去,長劍刺出,已經刺入一個天兵胸口。

    那天兵沒有發出任何動靜,就嗤的一聲散開,化為一道青氣,融入王真靈的體內。

    然而,與此同時,卻又是幾把武器同時向著王真靈劈刺過來。

    王真靈腳下急退,忽然沖前,忽然在后,如同鬼魅,絕不在一處多做停留,也根本不給人圍攏自己的機會。

    轉眼間就有著十多個青甲天兵喪命在王真靈手中。

    剩下的天兵,倏忽之間盡數后退,消失無蹤。

    天門關閉,一切消失。

    王真靈就站在那竹簾之前,卻是動也沒有動彈過。

    然而此時,他整個人的氣息卻就似乎已經有著天翻地覆一般的巨大變化,絲絲金青色的光芒好像在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個毛孔之間流動著。

    “公子,”身后的凌瑤二女叫著。

    王真靈轉過臉來,此刻讓人見了,居然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非人的氣息,好像和周圍天地,和外面的傾盆大雨融為一體。

    雖然王真靈就站在跟前,然而讓人感覺遙遠無比,甚至都讓人生出一種咫尺天涯的感覺。

    許久之后,這種非人氣息方才緩緩散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