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激蕩年華 > 第330章 跨越時空的相遇
    溫曉光的視力很好,但離的太遠總是不易看清具體是個什么模樣的人。

    女人是男人奮斗的動力,走近了看,溫曉光發現她是他上輩子的動力。

    發現她們相像只是一瞬間,發現她們不是一個人也是一瞬間。

    雖是兩個時空,但人是做不到真正的割裂的。

    好在他約束己身日久,沒有做出什么不當的表情出來。站著看了一會兒,發現這個女孩兒更高些,身材也更好一些,只是也略微黑一些。

    或者說是原先的那個女朋友太白了,她生在江南,通體透白,當時在整個學院,也沒有幾個人能白過她。

    從這個角度來說,倒不是人家黑了。

    眼睛和鼻子很像,眼睛很大,鼻子沒有很挺,微微塌一些倒也不破壞什么,最大的影響肯能是拍照沒那么上鏡罷了。比較不那么像的是嘴巴,眼前這姑娘,嘴巴很薄。

    而且有年歲相差,使得氣質和裝扮都不太相同。

    “你的朋友?”溫曉光問丁瑩。

    “是。”見他情緒有變,丁瑩還以為出事了,急忙道:“不好意思,溫總……”

    韓露也有些緊張。

    溫曉光卻轉頭一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她不是你的朋友嘛,我見到你的朋友,你不好意思?”

    韓露聽后展顏,伸出手道:“你好,溫總,我叫韓露,今天的事你可不要責怪她,我個人比較仰慕您,所以一直纏著她的。”

    “嗯,坐吧。”溫曉光點點頭,隨后問道:“那你想要見我,是有什么事嗎?”

    “沒事,沒事,”韓露擺擺手,“真有事,她都不帶我來了,我就是老在電視上見到,跟追星似的。”

    溫曉光還真有些沒想到,他放下手里的礦泉水,“丁瑩,你看把人緊張的,你背后都怎么說我的?把我形容成魔教中人?”

    韓露和丁瑩都噗嗤一笑。

    “對不起,溫總,我是,尊重您。”丁瑩抿著笑回道。

    “我們都是覺得不能唐突了,沒想到您是個這么平易近人的人。”

    溫曉光笑笑,“哎?韓小姐家是哪里的,江南嗎?”

    “不是,不是,我是北金本地人,我和瑩姐是讀大學的時候認識的。”

    本地人。

    溫曉光想不到她曾說過什么自己在北金的親戚。

    他曾試圖尋找過過去的點滴痕跡,最后都是沒有的,‘羨州’這個地方都好像是因為溫曉光而出現的。

    以往啥時候聽聞過太湖之畔還有這么個縣城。

    “那韓小姐在北金做什么工作?”

    “我搞裝修設計,就是混在北金的一小白領,比瑩姐差多了。”

    “喔……”溫曉光奇怪,“你倆不是同專業嗎?”

    “一開始是的,”韓露侃侃而談,“但后來我覺得經濟、金融太難了,就轉去設計了,她是大我三年的學姐,我們是因為課余活動走到一起的,另外還有三個人,五個人常一起玩,但到后來,專業能力最好的還是瑩姐,溫總你眼光很好,她從學生時代開始就很優秀的。”

    溫曉光忍不住笑了,開玩笑道:“丁瑩你看人多會說,你還不愿意帶過來。”

    丁瑩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只能點頭。

    韓露嘴還不停,“就是,你早讓我見到傳奇嘛。不過溫總,我這些話可不是瞎捧,那是事實,一點兒都不摻假。”

    “韓小姐看著就不像撒謊的人。”溫曉光拍著膝蓋,樂的不停。

    “嘿嘿,***解就行,我這叫職業病,沒辦法嘛,我這行說是設計,本質還是服務。”

    溫曉光也熟稔于這種東西了,人家嘴皮子不停為了啥呢。

    這年頭給誰活不是活,照顧熟人還能留點人情。

    “裝修設計……包括家里的一切東西嗎?”他不是很懂,試著說了兩個,“就是衣柜、床、沙發這些?”

    韓露馬上講道:“溫總,不是家里的一切東西,是房子里的一切東西。”

    他明白了,“喔,辦公設計也行是吧?”

    “當然行,那是我的拿手絕活,從東方到西方,客戶要什么,我就給什么。”

    丁瑩拍了拍她的大腿,這是干什么,推銷推到我老板頭上來了。

    “嗯?怎么了?”韓露還裝傻。

    溫曉光察言觀色,哪里還不了解。

    “這樣吧,韓小姐,留我一個名片,”他直接伸手要過來,“我最近剛開始創業,公司里還比較空曠,可我這個外行也不知道放些什么,有機會我向你請教。”

    韓露高興,“哎喲,謝謝溫總,謝謝溫總,您這可是大活兒,要是所有的老板都像您這樣,那和諧社會說建就建成了。”

    正在喝水的他差點沒噴出來,這馬屁拍的。

    丁瑩無語,想要給自己的朋友白眼,又因為溫曉光在,所以只能一直保持微笑。

    不和她貧了,看著真的很像,但一個江南姑娘說話和北金姑娘說話差距還是比較大的。

    “聯系方式和公司地址丁瑩都知道,不過我這幾天要去一趟廣州,等我回來聯系我就成。”

    丁瑩一路送他,最開始她是真有些緊張,還好老板的性格真的不錯。

    韓露也展現自己的能耐,笑容可親,說話好聽,直到看著他的車遠去。

    姑娘搖頭贊嘆,“年輕帥氣開奔馳,極品。哎,瑩瑩那車你認識嗎?”

    “奔馳S600,很多老板喜歡,溫總拿來開估計是為了想要顯得穩重些。”

    “貴么?”

    貴么,這是個好問題。

    “這么說吧,”丁瑩帶她上了自己的車,“光S600的車船稅就可以買兩臺我這樣的車。”

    車船稅28萬,一般的代步車真可以買兩臺。

    “媽呀!那不是光交稅就把我兩年的工資交完了?!”韓露滿臉驚詫。

    她一個月差不多掙一萬出頭,加上獎金一年拿13個月的工資,28萬的話,可能是需要兩年。

    丁瑩終于不用掩飾了,“能不能收起你那小財迷的模樣,你看你口水都要流出來了。還有剛剛,叨叨叨的跟機關槍一樣。”

    “那又怎么樣?”韓露戳著她的胸口,調皮的問道:“老板在上,說兩句好話怎么了,我不這樣你養我啊?再說了,那是帥哥,流口水很過分么?”

    丁瑩無法反駁也覺得無語,“溫總有女朋友了。”

    韓露一愣,“是嗎?”

    “比你比我都好看。”

    “可我為什么覺得他一直盯著我看呢?”

    丁瑩受不了了,“臥槽你想的也太多了吧你,演偶像劇呢?”

    是想多了嘛,可能吧。

    2010年6月26日,雷老板終于抽出時間可以同他南下了。

    不過在南下之前,溫曉光要和他說清楚,

    可以見面,可以忽悠,但不可以透露微信這個項目。

    龍哥在廣州日子過的并不賴,雖然不受高管團隊的重視,但小馬哥本人有容人之量,對他還是不錯的。

    你這邊說了,完了不僅沒起作用,回頭他轉屁股一封信就到深圳去了,這不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么。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