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龍都兵王 >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適可而止!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適可而止!

    “嘩!!!”

    這一幕出現之后,現場所有人,飯館外面的,街上的,看熱鬧的,末親王帶來的,乃至末親王自己以及末親王的王妃本人,全部都瞪大了眼睛,瞠目結舌!下巴,好似要直接掉在地上了!

    “這,這這這……”

    “巴弋戰神,敗了??怎么會這樣?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啊!!”

    “巴弋戰神怎么會輸?連其他親王府的兵馬大元帥都不是巴弋戰神的對手,他怎么會輸給那么一個臭小子?那家伙究竟是誰!?”

    “不,不!這一定是在做夢!一定是在做夢啊!!”

    可……

    盡管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但,事實就擺在面前,這又怎么會是一個夢?

    “親王……怎么會這樣?你要為妾身做主啊,我的弟弟,那是你親小舅子啊……”

    王妃都嚇破了膽子了!直接抓住了末親王的胳膊,嚇的魂不守舍起來。

    而這一次,對于末親王來說,已經不是一匹馬的事情,已經不是尊嚴的事情,更不是小舅子的事情了!這分明,就是在活生生的將自己的臉,打的火辣辣的疼!!完全像一把辣椒油抹在了自己臉上啊!!

    “卡擦擦……”

    末親王手上的長戟,被用力握的發出了咔嚓咔嚓的響聲!

    ……

    同一時間。

    飯館之內!

    “耶!”

    “太好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通快感和酣暢淋漓,如果不是親身經歷,絕對無法感同身受!

    淰蝶興奮的站起來,直接手舞足蹈了起來:“太好了太好了,辰哥哥,我們贏了!哈哈,巴弋戰神又如何!依舊不是我辰哥哥的對手!!”

    而此時……

    反觀楊辰,倒是并沒有太多的興奮和希冀,恰恰相反,自己的想法,關于那個老叫花的猜想,被證實了!

    小隱隱于野,大隱隱于市!

    一個自己一開始完全沒有看出絲毫端倪的老叫花,究竟是什么級別境界的人,能夠在幾句簡簡單單的指點之下,讓自己戰勝了一個境界遠遠高于自己的兵馬大元帥!!?

    這實在是太奇怪了!完全不敢相信!

    同時,自然也意味著,事情根本就沒有那么簡單!

    果不其然,這時候,老頭兒邱震子,也覺得事情不對勁了,和楊辰的想法,不謀而合!

    “臭小子,適可而止吧!那個老叫花究竟是什么樣的存在,我們一點也不清楚……現在,既然找回了面子,又有機會逃掉的話,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免得夜長夢多,至于那一匹馬,我們也不需要,況且原本就不是我們的,物歸原主便是了!!”

    “嗯……”

    楊辰點了點頭,這不僅僅是老頭兒的意思,劍韻也是這么想的,而楊辰自己,本身,也是這么打算的。

    至于那一匹馬兒,實話實說,即便是什么紅鬃烈馬,汗血寶馬,對于楊辰來說,都不重要,用不上,自然也沒什么意義。

    想及此處,楊辰扭頭向著老叫花的方向,拱手躬身致謝:“多些老先生在關鍵時刻,出手相助。幫助小子于危難之中,大恩大德,若是日后有機會,定當回報!今日,我們后會有期!”

    說完,老叫花那邊,并沒有什么回音。

    想來可能是人已經悄無聲息的睡著了或者是悄悄離開了吧,這樣倒也正好,免得欠了人情,比什么都難還。

    楊辰,推門而出!

    出了飯館。

    驕陽似火!

    “嗷……”

    “噠噠噠……”

    這一次,隨著楊辰帶著淰蝶走出飯館的剎那,末親王身邊的侍衛,馬匹等,都像是感覺到了一種史無前例的壓抑與殺氣一般,下意識的后退了兩步!

    這畫面,真是活生生的要將末親王的臉面踩在地上打啊!

    楊辰覺得多少有些好笑,但是也并沒有直接表現出來,面對末親王,平靜道:“有些話,我想,是需要說清楚,解釋一下……”

    “當日,那個騎著紅鬃烈馬的家伙,冒犯了我,冒犯了我的朋友,出言不遜,口齒更是骯臟無比!所以,我殺了他!!人在江湖,有時候身不由己!怪只怪,有娘生沒爹教,這個,怪不得我!”

    “即便是當日我沒有打死他!他這么發展下去,有朝一日,他還是會被別人打死!”

    “至于這匹馬……”

    “的的確確,不是我的!”

    楊辰說的話,合情合理,也合乎道義:“作為戰利品來說,他應該是我的,不過,既然真正的主人找上門來了,自然需要完璧歸趙,物歸原主,馬兒,你們盡管帶走便是……”

    說到這兒,楊辰長出口氣。

    發言完了!

    關于末親王的小舅子的事情,以及這匹馬的來歷等等,也全都說清楚了。

    自己下了一個臺階,按理說,末親王,也應該承接住這個臺階,各退一步,找回面子,也就完了!

    卻是,萬萬沒想到……

    末親王再楊辰洋洋灑灑一番話說完之后,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小子,你現在知道適可而止了?現在說這話是什么意思?打算給我一個臺階下,各自都找回面子,然后,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你和末親王府再無瓜葛,是么??!!”

    楊辰很奇怪。

    攤手點了點頭:“這樣,不是皆大歡喜嗎?不正是合乎情理的存在嗎?”

    “合乎情理?哈哈哈……這真是我今年所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

    末親王長長呼出一口濁氣:“你的淺嘗輒止和適可而止,原本的確是最完美的解決辦法!合情,也合理!!”

    “但是!!”

    末親王咬牙切齒:“但是你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

    “在權利面前,末親王府言出法隨!!而你,不過是豬狗不如的螻蟻之流罷了!我的面子是金銀,你的面子卻是狗屎!!你用狗屎來和金銀相提并論,狗東西,你也配!?!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話音落地!

    末親王居然親自出手了!

    剎那間,電光火石!手中長戟一揮,呼嘯而至,破空而來,速度極快,絲毫不給楊辰任何的反應機會!!!

    “辰哥哥,小心啊……”淰蝶嚇了一跳,頓時驚呼一聲!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最赚钱行业的广告 高德导航怎么赚钱 任选9场 nba让分胜负怎么判定 重庆号码网 上网能赚钱的有哪些 排列三组六技巧 球探体育比分博彩 捕鱼达人2原版下载 浙江6+1 宁夏十一选五手机版 彩票开奖结果查绚排五 22选5 辐射3修理赚钱 博士期间能赚钱吗 蓝洞棋牌最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