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44章 撕開就好
    “不賣!”

    葉宇簡簡單單的回了兩個字,開玩笑,靈水可是他賺錢的根本所在啊,給多少錢他都不會賣。

    “喻鎮長,這邊沒事了,你趕快讓他們準備手術室,我給你治療一下。”

    喻敏看向孔長今,他立刻點頭說:“有,有,請跟我來。”

    “小宇哥哥,謝謝你,你給我一個賬號,等我回去了,給你轉診費,我現在身上沒有帶錢。”沈若曦見葉宇要離開,急忙喊道。

    “小妹-妹,給你治病我心甘情愿,不收治療費。”

    說完,葉宇就跟著孔長今走進了醫院。

    “不收診費我也要給你,我知道你叫葉宇,等我好了,一定會找到你。”沈若曦心中如是想到。

    “到了,前面就是我們醫院的手術室,我們穿這衣服不能進去。”

    孔長今把他們帶到手術室,叮囑道。

    “那行,你們都在外面等著,我跟喻鎮長進去。”

    “不需要下手?”

    “恩?那就讓侯所給我打下手吧。”

    “我不會啊。”

    侯斌無語道,他又沒接觸過醫療設備,怎么打小手,這可關系著他心上人的傷痕,萬一弄砸了豈不是不太美好。

    “我會,讓我來吧。”

    郝醫生自報奮勇的說。

    “你來?她傷在胸口,你一個大男人怎么來打下手?”

    “我是醫生。”

    “醫生也分男女。”

    “那你?”

    “我能治好她,你能嗎?”

    聽葉宇這么說,眾人才看到喻敏脖子上的傷痕,他們都是醫生,一眼就可以看出來那是老傷,郝醫生納悶的說:“你能夠治好她的老傷?你要對她進行植皮手術?”

    “植皮手術能跟我的手術比嗎?”

    葉宇無語的說:“侯所,你來不來?不來的話,我就讓別人進來了?”

    “來,來,來。”

    侯斌立刻換上衣服跟葉宇一起推著喻敏進了手術室。

    “院長,他真的能夠不通過植皮手術治好老傷痕?”

    手術室外面,郝醫生向院長請教,可言語之間充滿了對葉宇的質疑。

    “中醫博大精深,你學的西醫不了解,但我相信他能。”孔長今嘆息一聲說,心中卻暗自嘀咕道:難道中醫崛起有望了?

    能嗎?至少郝醫生是不相信的。

    手術室內,一切準備就緒,葉宇先給喻敏打了一陣麻醉,然后直接動刀,把她身上的傷疤給劃開。

    那些都是老傷,組織細胞已經壞死,即便是用靈水再生,也不可能恢復如初,所以他想的辦法就是把那層壞死的組織細胞給取下來,讓老傷變成新傷,他再通過靈水滋潤,便能夠徹底治愈。

    侯斌不懂醫術,看到喻敏胸口鮮血直流,立刻就慌了。

    “慌什么?趕快拿酒精棉給她擦拭血跡,我繼續下刀。”

    葉宇瞪了侯斌一眼,他這才回過神來,忙按照葉宇的吩咐去做,葉宇則繼續動刀。

    五分鐘后,葉宇把喻敏胸口那些壞死的組織細胞全部取下,跟著拿出銀針,在喻敏身上快速的扎了七針。

    原本還在狂流不止的鮮血,很快便變小,漸漸的便不再流血。

    侯斌把那些血跡擦干,葉宇則拿出剩下的半瓶靈水往喻敏傷口上一倒,跟著便用紗布把她的傷口給包裹起來。

    “手術非常成功,每天輸點消炎水,在更換紗布的時候傾倒點藥水在她的傷口上,幾天就能夠痊愈。對了,這些藥水肯定不夠,你抽空到我家再取點過來吧。”

    交代一聲,葉宇也累的不輕,便坐在床邊休息。

    偏偏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拿出來一看竟然是冉亦菲打過來的,葉宇扔掉手套,走出去接通電話。

    “這就好了?前前后后還不到二十分鐘,他就把植皮手術做完了?”

    見到葉宇出來,郝醫生皺著眉頭說。

    即便是之前對葉宇極為相信的孔長今也不由得呆滯住了,要知道中醫講究的就是慢工出細活,像葉宇進去沒半個小時就出來,八成是以失敗而告終,所以此刻他也沒有再去反駁郝醫生,心中卻無奈的搖搖頭,剛剛對中醫燃起的希望再次變成了失望。

    “冉總,你給我打電話什么事啊?”

    葉宇沒有理會郝醫生的嘲諷,而是找個沒人的地方沖電話那端說道。

    “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了?”

    冉亦菲氣呼呼的說,這個混蛋,自己想幫他,他竟然不領情。

    “能,能,能,冉總該不會是想還我錢吧?咱們說好的拿野人參換枯榮樹根,現在枯榮樹根被閩玉姐送給我了,你是不是應該補償我的野人參錢啊?”

    葉宇聽出來對方并沒有真正的生氣,這才提了一下野人參的事情,畢竟那可是二十五萬啊,不能白白送給冉亦菲。

    “錢,錢,錢,整天就知道錢,趕快回來,我在你家。”

    冉亦菲氣的直接掛掉了電話,我好心來幫你,張口就給我提錢,大混蛋。

    在我家?

    葉宇納悶了,冉總現在來我家干嘛?該不會真的來送錢了吧?

    想到這里,葉宇不敢怠慢,回到手術室把喻敏推出來,讓護士給掛上消炎點滴,安排好之后,便讓侯斌把他給送回去,然后讓侯斌拿三瓶靈水給喻敏療傷。

    “媽,冉總呢?她不是說來我們家了嗎?怎么沒見人?”

    葉宇在自家周圍環視一圈,并沒有見到冉亦菲,還以為對方打電話戲耍他呢。

    “她去后山了。”

    “去后山干嘛?”

    “聽說考察一下中藥種植基地……

    不等沈文君把話說完,葉宇拔腿就跑,開玩笑,后山種植的那些藥材可是他的機密,以轉基因忽悠一下村民行,可冉亦菲是行家,萬一被她識破就不好了,所以此刻的葉宇幾乎是快馬加鞭的往后山趕。

    “這孩子,跑那么快干嘛?難不成他跟冉總也有一腿?”沈文君感覺這樣說自己的兒子不好,跟著就呸了幾聲,可心中卻仍舊充滿了疑惑,“沒關系的話那么著急干嘛?不行,我得找機會說說他,作為一個男人,千萬不能腳踏兩只船。”

    ……

    后山,冉亦菲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還是我前幾天剛給他的種子嗎?怎么長這么快?

    種的亂七八糟還能有這漲勢,難道葉宇這小子對中藥種植有什么秘訣?

    可這種漲勢簡直就是駭人聽聞啊!

    有他的秘訣,再加上專人的指引,這片中藥種植基地簡直就是看得見的財富啊!

    冉亦菲興奮的都有些手舞足蹈,得意忘形之際,一個不小心踩到了石頭,摔了一跟頭不說,還把腳給崴了。

    葉宇來的時候,她正拖著崴腳的那條腿,艱難的往旁邊石頭上移動。

    “冉總,你這是崴腳了吧?”

    葉宇一眼就發現冉亦菲腫起來的腳踝,急忙上前把她抱起說:“腳崴了是不能隨便移動的,不然傷勢會加重。我抱你去旁邊石頭上歇歇,然后幫你按摩按摩。”

    “哎呀!”

    冉亦菲被這突如其來的公主抱給嚇了一跳,當她看清楚是葉宇的時候才心安下來,不過緊接著就暗自嘀咕道:這混蛋小子怎么那么強勢?不過我喜歡。

    想到這里,冉亦菲還順勢勾住了葉宇的脖子。

    葉宇并不知道冉亦菲心中所想,他只明白他此刻尷尬的不行,暗罵自己剛剛太沖動,竟然忘記男女有別了。

    要知道冉亦菲今天穿的是工作服,上面白色襯衫搭配黑色休閑西裝,下面一步裙,腿上裹著黑色襪子,腳踩高跟涼鞋。

    葉宇給她來個公主抱,手剛好放在她的大腿上,摸著那絲絲滑滑的黑絲,感受著里面十足的彈性,葉宇的心已經不淡定了。此刻又被冉亦菲勾著脖子,胸口幾乎是貼在他的胸膛上,那柔軟的觸感,讓葉宇心猿意馬。

    這還不算,當葉宇低頭的時候,剛好能夠從她襯衣扣子的縫隙中看到里面的弧度以及衣服的顏色。

    粉色?

    冉亦菲可是二十七八歲的女人,這個年紀不應該是穿把女性魅力完全展現出來的衣服嗎?怎么會穿個粉色?這么小女生?

    當然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冉亦菲此刻正直勾勾的看著葉宇,讓葉宇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那個,冉總,剛剛事從權急,有所得罪還望見諒。”

    葉宇好不容易才把冉亦菲放在石頭上,支支吾吾的解釋說。

    “得罪什么?”

    冉亦菲反問。

    “我……

    葉宇剛想說我抱了你,可跟著他就看到冉亦菲帶著一絲玩味的眼神,立刻就明白自己被戲耍了,急忙改口說:“我來幫你按摩按摩,趕快把崴著的腳給治好。”

    說著,葉宇就蹲下-身子,拿起冉亦菲崴著的腳,就把她的鞋子給脫掉了。

    薄薄的黑絲根本遮擋不住她白嫩的小腳,而且冉亦菲的腳趾頭還染著天藍色的指甲油,藏在黑絲下面,如同罩上了神秘的面紗,感性十足。

    葉宇拿著她的腳,一時間不由得癡了。

    “我的腳好看嗎?”

    就在葉宇愣神的時候,冉亦菲戲虐的問道。

    “不是,我正在考慮從哪個地方下手,你這穿著襪子,根本找不準穴位,我怕按錯了。”

    葉宇找了個蹩腳的借口,沒想到冉亦菲還信了,皺著眉頭問:“那要怎么辦?難不成你想在這里把我的襪子給脫掉?我這可是連體的啊!”

    “不用那么麻煩,撕開就好。”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阿里彩票游戏 金砖彩票安卓 飞信倒卖赚钱的游戏 山东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腾讯欢乐捕鱼金币修改器 七星彩号码 dnf哪里搬砖最赚钱2016 马云说2018赚钱行业 在农村如何赚钱 手机微信做什么赚钱 山东快乐扑克3遗漏 广东11选5历史数据 草编赚钱 网购写评论赚钱是真的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走势图 做外发变压器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