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109章 骨蝶的電話
    “這個……”

    “就這么定了,要不然我白白拿股份的話會做噩夢的。”

    梁思語說著,還略帶幽怨的白了葉宇一眼,風情萬種!

    只是一眼,就讓葉宇內心一顫,熱火亂串。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有些壓制不住內心的沖動呢?

    “好了,飯也吃過了,事也談妥了,我該回去好好整理一番資料,等細則出來再聯系你吧。”

    看到葉宇炙熱的眼神,梁思語俏臉一紅,羞澀的逃開,把葉宇一個人扔在了飯店。

    ……

    “臥槽,李猛,你他娘的在干嘛?”

    與此同時,在酒店的一個房間內,金勝遠的目光漸露清明,感受到身后不斷的撞擊以及撕心裂肺的疼痛,他回頭看了一眼,只見李猛正摟著他的腰,不斷的攻擊。

    金勝遠立刻就暴跳起來,一巴掌抽在李猛的臉上,憤怒以及委屈的咆哮道。

    只是他才咆哮完,就感覺到腳上傳來的劇痛,跟著就窩在床上,抱著腳痛苦的流淚。

    “師父,這,這,我,我……”

    被一巴掌抽醒的李猛看到眼前的一幕,臉色立刻變得蒼白起來,連手臂上傳來的疼痛他都沒有顧忌,腦海中瞬間浮現出在律師事務所被葉宇扎針的一幕。

    李猛自認為自己三番五次的騷擾梁思語,而葉宇作為梁思語的男朋友,肯定不會輕易的放過自己,他那幾針的效果便是眼前的催化劑。

    “師父,都是葉宇那個王八蛋,這一切都是他暗中搞鬼。”

    想通這些,李猛目光猙獰,惡狠狠的說。

    “你什么意思?難道這一切不是你暗中搞鬼?”金勝遠瞪著李猛質問道,心中卻已經有了疑惑。

    “師父,我的嗜好你難道還不清楚嗎?”

    李猛欲哭無淚的解釋道:“你想想看,咱們是從什么時候開始這個的?”

    他這一提醒,金勝遠也意識過來。更何況,李猛是他徒弟,他還算比較了解,即便是他真的有這種特殊嗜好,借給他一個膽子他也不敢對自己耍手段。

    而且在律師事務所,葉宇的的確確給他扎過針。

    “難道那葉宇是個奇人?”

    金勝遠內心震撼道。

    “什么奇人,他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雖然大學畢業,可也不過是省城的衛校生,連個工作都找不到,怎么可能是個奇人呢?不過就是醫術有點厲害罷了。”

    李猛鄙夷道,絲毫沒有他斷胳膊師父斷腳當中吸取到教訓。

    “你確定?”

    李猛點點頭說:“確定,他敢打我李猛看上的女人,我早就把他祖祖輩輩調查個透徹了。雖然他現在在組建一個中藥種植公司,可也就投資一兩百萬的小公司,我回到家族之后,稍微動用點手段,就能夠讓他的公司灰飛煙滅。”

    “好,既然如此,我就請泡菜國的前輩們,在云海省以官方的名義組織一次中外武術交流會,你暗中操作一下,務必要讓葉宇登場,到時候有那些前輩們出手,一定能夠打的葉宇滿地找呀。”

    金勝遠興奮的說,似乎已經看到葉宇口吐鮮血,滿地找牙的凄慘樣子。興奮的時候,金勝遠又想到了什么,繼續說道:“還有醫術,我再邀請一些泡菜國的頂尖醫術高手前來云海省,組織一場醫術大賽,狠狠的羞辱他。”

    聽到這話,李猛的眼睛一亮再亮。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打破了兩人的幻想。

    “是我爸。”

    看到顯示,李猛面露苦澀的說。

    “讓我跟他說吧。”

    金勝遠也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以李猛的地位未必能夠妥善處理,便要過電話,親自給李猛的老爸下達命令。

    這一切葉宇并不知曉,他看著梁思語落荒而逃的身影,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孔,暗自思量道,我長的有那么可怕嗎?竟然被嚇跑了?還有,我給她錢都要拒絕,這女人,真讓人難以琢磨啊。

    下午葉宇沒事又去醫院指點了劉卻一番,冉樹德也在旁邊學習,讓兩人獲益匪淺,對葉宇是更加的崇拜,甚至他回去就是冉樹德派人開車送的。

    接下來幾天葉宇不是畫符,就是耕地,倒也充實。

    至于買玉石刻畫聚靈符的事情被葉宇暫時放在了一邊,并不是他不想,實在是他囊中羞澀啊。

    現在他的錢幾乎都花在了種植基地上,就連自己的小別墅也暫停下來,葉南天帶著施工隊跑到后山幫助基地建設,而且周圍貴妃雞的數量越來越少,收成也漸漸將了下來,這讓葉宇也是頭痛不已,還是缺錢缺的厲害啊!

    不過他堅信,一旦自己和劉璐璐家的菜園擴建出來,到時候錢還不是彈指間就到手了。

    只是眼下,他只能先忍忍。

    這天葉宇正在耕地呢手機突然響了,葉宇還沒按動接聽鍵呢,就聽到手機傳來的驚呼聲:“葉宇,你那中藥美容液還有沒有?有多少?我全包了。”

    葉宇一愣,怎么回事?我手機壞了?

    這都還沒接通呢,怎么會有聲音?

    而且這聲音是誰的?聽著怎么那么陌生啊?還帶著一絲的稚嫩,像個小孩一樣。而且我那中藥美白液并沒有賣出去啊,怎么會有人知道呢?還要全包?這是幾個意思啊?

    當葉宇看到手機上的號碼,內心不由得一顫。

    骨蝶!

    竟然骨蝶給我打的電話,憑借她那不花錢就能夠創建訂單,一句話,就能夠讓辱蔑他中藥美白霜的廣告在網絡上滿天飛的本事,不用接就能夠通的電話也就不怎么費解了。

    只是她的聲音?

    疑惑歸疑惑,葉宇一想到對方的惡性,直接開口就說道:“沒有了。”

    “沒有了?”

    骨蝶在電話那端沒來由的一陣失落,可緊接著她就冷笑了起來,都掛在網上銷售了,還賣那么貴,怎么可能沒有,他一定是對自己不滿,所以不愿意賣給自己。

    想通這些,骨蝶就陰沉著問:“真的沒有了?”

    “真的沒有了。”

    葉宇毫不客氣的說:“還有事嗎?沒有的話我就掛了。”

    說完也不等骨蝶回話,葉宇就把電話掛掉了。

    哼!敢如此詆毀我的靈液,我怎么可能還買給你。沒有嗎?我床底下還藏著好幾桶呢。

    葉宇心中得意道,似乎有種打敗骨蝶的勝利感。

    而遠在燕都的四合院內,骨蝶鼓起小臉,扔掉手機,氣呼呼的說:“竟然沒有了,啊,啊,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怎么?在葉宇那里吃癟了?”

    就在這個時候,從洗澡間內走出來一個裹著浴袍的美女,她一邊擦拭著自己濕漉漉的頭發,一邊笑著說。

    “我早就告訴過你,不讓你隨便整人,你偏不信,現在遭到報應了吧。換成我是那葉宇,即便是有中藥美白液,被你那整了一番,我也不會賣給你啊。”

    “那怎么辦?那可是這世界上最好的美白產品啊?比國外的一些奢侈品還要有效,我那一瓶全部給你用了,雨姐姐,你一定要幫幫我啊,我也想變漂亮。”

    骨蝶跑到祝文雨面前,抱著她的胳膊就開始撒嬌。

    “我能有什么辦法。”

    祝文雨臉色一沉道:“平時就你鬼點子多,你自己想吧,我還是準備準備過幾天的演唱會吧。”

    “哼!自己想就自己想,憑我這聰明的腦袋,這天下還真沒有我骨蝶想不到的辦法。”

    骨蝶鼓著小嘴,郁悶的說。

    可我不但威脅過他,還那樣詆毀他的產品,該怎么辦才能夠讓他對我冰釋前嫌呢?

    投其所好?他現在正缺錢,要不我給錢他?

    不行不行,給錢太俗了,而且我也沒有那么多錢啊。再說,他是一個能夠配置出來那種美白液的神人,又住在山旮旯里,肯定是隱士,不想被打擾,錢肯定被他視為身外之物,給錢肯定打動不了他。

    如果葉宇知道骨蝶此刻心中所想,一定會有罵娘的沖動。

    我是隱士嗎?我只是沒有更多的資本走出去罷了!還有,誰說錢打動不了我,十塊兩塊的我肯定不會放在眼中,可你給我幾百萬,幾千萬,你看我會不會動心。

    既然投其所好不行,那就……

    骨蝶似乎想到了一個絕妙的法子,臉上不自主的浮現出笑容,甚至最后她竟然咯咯的大笑起來,花枝招展,一點也不顧及形象。

    坐在陽臺正在翻閱資料的祝文雨聽到這笑聲,不由得嘆息一聲:可憐的葉宇,又要倒霉了。

    當然葉宇并不知道這些,他放下手機,繼續耕地。

    只是耕著耕著,他的手機又響了,而且還是自動接通,又是骨蝶,葉宇本不打算給她牽扯,要去掛電話呢,就聽到骨蝶威脅的聲音:“葉宇,我最后問你一遍,那種美白液有還是沒有?”

    “沒有。”

    葉宇氣憤的說。

    “好,這是你逼我的,希望你不要后悔。”

    骨蝶像是下定了決心般的說道,哪怕隔著電話,也讓葉宇沒來由的感覺到一股子冷意。

    “哼!后悔?我有什么好后悔的。你都把我的靈液詆毀成那樣了,我要是再賣給你靈液,我葉字倒著寫。”

    葉宇內心不忿的嘀咕道。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七位数体彩号码预测专家 东方6十l中4个有奖金 福彩3d出号规律教学 捕鱼达人3官方下载 天天捕鱼最新版本 河南11选5玩法 胜率高的棋牌游戏 dnf90要不要做镇魂赚钱 时时彩全天计划 彩票开奖查询北京11选5 十三水h5 15年无本赚钱好买卖 双色球50人合买 甘肃新11选5开奖列表 167棋牌手机安卓版 湖北30选5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