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180章 線索斷了
    警車很快就開了過來,眾人散開一條通道讓警察進來,而這為首之人竟然還是葉宇的老熟人趙茜茜。

    她也看到了葉宇,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明顯非常的不喜,但什么話也沒有說。

    “警察同志,快過來幫忙,他們要拆了我們的診所。”

    看到警察,方成就像是看到了救醒一般,急忙嚷嚷道。

    趙茜茜這才看到藥架子下面壓著一個人,忙沖了過去幫忙把人給救出來,然后招呼隨行醫生把沈默帶走治病。

    “他不能走。”

    之前差點被治死的那個病人攔住了醫生的去路說:“他剛剛差點把我給治死了,你們不能就這么輕易的讓他離開。”

    “差點把你治死了?”

    趙茜茜一愣,眼前這個明擺著好模好樣,哪里有一點差點被治死的狀態啊。

    “恩,在場的人都能夠給我作證。”

    病人環視了一周,寧俊峰第一個站出來作證,隨后其他的病人也都站出來指證,同時還大罵沈默是黑心醫生,這家診所也是黑心診所。

    “那你怎么還活蹦亂跳的,一點也不像快要死的樣子啊?”趙茜茜皺著眉頭問。

    “我是被這位兄弟治好的。”

    病人拍著葉宇的肩膀說。

    趙茜茜再次把腦袋轉向了葉宇,沒好氣的說:“怎么哪哪都有你,趕快滾一邊去,看著礙眼。”

    葉宇一陣苦澀,想要狡辯兩句,但考慮到這里是公眾場所,跟一個警隊隊長狡辯難免會對趙茜茜的影響造成影響,所以他忘旁邊撤了撤,跟趙茜茜拉開距離。

    “喂,警察同志,他不但治好了我,而且還是一個神醫,他來這里的目的就是揭穿這家診所的黑幕,像這樣有責任心的醫生在這個世界上已經不多見了,你能不能對他客氣點?”

    葉宇沒說什么,但那個病人不干了,瞪著趙茜茜,陰沉著臉說。

    “警察辦案,咱們先讓讓。”

    葉宇生怕趙茜茜發飆,急忙把那個病人拉到一邊小聲的叮囑道。

    那病人這才讓開身子,醫護人員把沈默帶到救護車上,而趙茜茜則開始了解情況。

    “事情就是這個樣子,葉神醫是個好人,他不但幫我們揭露了這家診所的真面目,還無償的挽救了我的性命,他打人的事情我希望警局能夠從輕發落。”

    病人把前因后果說了一遍,還替葉宇求情,讓趙茜茜的眉頭皺的更深。

    先不說葉宇讓謝建國喊了一聲叔叔,單單是她跟葉宇的關系,也不能對葉宇怎么著啊,畢竟這葉宇是本著一顆善良的心在做好事。而沈默受傷,正應了惡有惡報那句話。

    但這當眾把別人打成重傷可不是小事,必須要把他帶到局子里,只有這樣才能保護住他。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打人終究是不對的,帶走。”

    趙茜茜冷漠的說道:“還有你,有人舉報你這個診所黑心坑錢,你作為工作人員,一并帶走接受調查。”

    “警察同志,我不是這個診所的工作人員,我是尊皇酒店的大堂經理,那天咱們見過面的啊,你難道忘記了嗎?不信的話你給沈總打電話問問。”

    方成一臉討好的說,同時還說出了沈康的名字,希望趙茜茜能夠看在沈康的面子上不跟他計較。

    好在趙茜茜并不是那種走關系的人,聞聽此言,她仍舊黑著臉說:“認識歸認識,但該走的程序必須要走,先跟我回警局吧,一切等到了警局再說。你們幾個,把這些藥品什么的也都帶到警局,然后把沈默診所查封了。”

    隨著趙茜茜的安排,她所帶來的那幾個警察快速的把診所內的針劑給裝了起來,看到這一幕,方成的心都在滴血,那一瓶的價值可是兩百八十八吧,看到那些警察隨意的往袋子里扔,嚇的他急忙驚叫道:“同志,同志,咱能不能小心點,這些可都是玻璃制品,容易摔碎的。”

    在方成心疼他那些針劑的時候,葉宇卻跟圍繞在外面的病人說:“現在具體的事情大家也都看清楚了,這沈默診所根本沒有辦法治好你們的病,所以我建議你們最好還是去咱們縣正規的人民醫院去看病,而且錢也不需要太多,只需要八十塊錢,便能夠一勞永逸的解決掉你們高燒不退的問題。”

    “對,對,對,你說的太對了,我現在就去縣人民醫院。”

    寧俊峰急忙認同的說道,然后轉身就打車往縣醫院跑。

    “我也去,我也去。”

    有人帶頭,剩下的病人也都慌快的離開,生怕縣醫院的藥用完了,他們沒法治病一般。

    隨著他們的離開,警察也把沈默診所的藥劑給收拾好了,然后帶著葉宇跟方成離開了沈默診所,去了警局。

    審訊室,趙茜茜坐在葉宇的對面一陣的頭疼,這個油鹽不進的家伙,怎么就那么不聽話呢,“葉宇,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做什么?”

    “我知道啊。”

    葉宇非常坦然的說道:“我在阻止有人惡意的損害咱們云溪縣人民的人身安全。”

    “你說他們是邪惡組織,你的證據呢?”

    趙茜茜反問道。

    “你想要什么證據?”

    “比如別人如何陷害云溪縣人民的證據,還有他們使用了違禁藥品的證據,這些你有嗎?”

    “我跟你說你就相信我嗎?”

    葉宇沒有回答她,而是反問道。

    “我信。”

    “那好,我就跟你實話實說吧。”

    葉宇知道,再不說實話的話,恐怕他以后再想追查黃志華的下落就有些難度了,畢竟他跟劉璐璐訂婚,在趙茜茜眼中算是背叛了徐閩玉,導致趙茜茜不再那么輕易的相信他了。

    當然,葉宇并沒有說那是致幻蠱蟲,只是說那是一種寄生蟲。

    “你的意思是黃志華研究出來了寄生蟲,然后派周三昆把寄生蟲喂到貴妃雞的身體內,再通過貴妃雞下蛋浮出雞仔進行傳播,當我們人類吃了含有寄生蟲的貴妃雞就會發高燒是嗎?”

    趙茜茜瞪大了雙眼,無比質疑的說道:“你當我傻呢?還寄生蟲,寄生蟲是那么輕易的能夠被人研究出來的嗎?拜托,這不是小說,你來點實際的證據行不行?”

    在趙茜茜看來,這就是葉宇編的故事,跟小說一樣精彩的故事。

    雖然她也痛恨黃志華,可要找這種由頭來對付黃志華的話就有點太過牽強了。

    “而且我剛剛已經派人核查過,沈默診所那些藥劑并沒有任何的問題,它們都是從沈家制藥出廠的,每一瓶藥劑上都標識有國醫準字號,根本不可能有假。還有我也找專門的藥劑師化驗了藥品的成分,都是一些退燒藥,這些證據都對人家有利,你再這樣執迷不悟的話,有可能會被別人倒打一耙。到那個時候,哪怕是有謝一把保護著你,恐怕在云溪縣你也寸步難行。”

    “為什么?這黃志華有那么厲害嗎?”

    葉宇愣住了,連謝建國的保護都沒有用?

    “不是黃志華厲害,而是沈家離開。”趙茜茜嘆息一聲說:“在云溪縣,沈家已經算得上是土皇帝級別的存在了。”

    “這么牛叉?連謝建國也不放在眼中?”

    “謝一把的老婆沈柏蓮也是沈家人。”趙茜茜提醒道。

    葉宇這才意識過來,原來謝建國已經跟沈家結親了,這樣的話,讓沈家在云溪縣的地位更加的根深蒂固了。

    他不想對付什么沈家,但他卻要對付黃志華。

    拋開生味粉的量產問題不說,單單是他給自己的貴妃雞下蠱,這一點就不可饒恕。

    不過眼下通過針劑來尋找黃志華看來是不可能了,畢竟針劑到沈家就斷了,以后再想尋找只能借助沈家了,可他現在跟沈家貌似有些不對頭,所以葉宇暫時只能放棄。

    還是先賺錢吧,只有賺足夠的錢了,到時候才能夠讓沈家忌憚,才可以跟黃志華正面對抗。

    而賺錢就要借助生味粉,他雖然讓冉亦菲給他準備了足夠的中藥藥材,但還缺少兩樣,一種是百年桂花樹的花-蕊,另外一種則是生機水。

    百年桂花樹劉克學家有一棵,不過也只是一棵,他想要量產肯定需要大量的百年桂花樹,所以只能到別處購買生機水的話,只要致幻蠱蟲能夠產卵,他就能夠讓生機水量產,這個雖然有了想法,但還需要實驗。

    葉宇打算先去劉克學把桂花樹給移栽回來,這樣至少他能夠保證生味粉能夠生產著,不至于讓閩玉酒店的銷售持續下跌。

    就在他思考的時候,趙茜茜的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然后下意識的抱緊了雙臂,好似在取暖。

    可即便是這樣,她的身子還是忍不住顫抖。

    趙茜茜牙齒都在打顫,納悶的說道:“怎,怎么,這,這么冷。”

    “冷?”

    葉宇愣了一下,這是審訊室,沒有空調,而且現在是九月份,剛剛入秋,怎么可能會冷呢。

    可當他仔細看趙茜茜的時候發現趙茜茜的額頭上竟然冒出了細密的汗液,很快那些汗液就變成了汗珠。

    一個人發冷怎么還會出汗呢?

    難道是……發燒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赛车北京pk10官网 澳洲幸运8单双走势 网易彩票网 4.0的整合式消费赚钱吗 苹果应用玩游戏赚钱 可以提现的打鱼送金币 千炮捕鱼无限金币经 辩论 读书不是为了赚钱 球球大作战主播如何赚钱 鸿海智能广告自动赚钱 QQ纯数字打码赚钱 足彩混合过关的胜其它 诈金花德州 如何摆小摊赚钱 老公辛苦赚钱养家老婆偷人 现在做韩妆代购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