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322章 兒戲
    “宇哥,曉月這么喝下去遲早會喝醉,你能不能勸勸她啊?”

    劉璐璐看著心疼,暗中拍了拍葉宇的大腿,小聲的說道。

    “勸她?為什么?”

    葉宇疑惑的問。

    “再怎么說她也是你的傾慕者啊,你就忍心她喝醉了遭到有心之人的歹意?”劉璐璐皺著眉頭道。

    “正因為她是我的傾慕者,我更加不能勸說她了。”

    葉宇小聲的解釋說:“你想想看,我這會勸她,是不是在給她示好,會不會讓她覺得在我這里還有希望,從而更加瘋狂的來追求我?我已經有你了,不想再去招惹其他的女孩子。”

    “宇哥哥,你對我真好。”

    劉璐璐一臉幸福的說,然后話鋒一轉道:“可是我也不想見到曉月這么作踐自己啊!”

    “放心吧,我兄弟姚兵會照顧好她的。”葉宇拍了拍劉璐璐的肩膀,寬慰道。

    劉璐璐看了一眼姚兵,再看看謝曉月,不由得搖搖頭。

    這兩個人擺明了就是兩個極端啊,一個美若天仙,一個卻黑不溜秋的跟一團黑炭一般,他們真的能夠走到一起?那不就是現實版的鮮-花擦在牛糞上嗎?

    不過葉宇有了打算,劉璐璐也不便再相勸,以茶代酒的陪著他們鬧了一會,葉宇的手機就響了。

    他歉意的看了眾人一眼,當面接通電話,然后就聽到閆瑞在那邊問道:“師父,你在什么地方?晚上的座談會快要開始了,我過去接你吧?”

    “不用,我這就開車過去。”

    葉宇回應一聲就把電話掛掉了,看了一眼時間,此刻已經是晚上七點半,還有半個小時座談會就開始了。

    他本來年紀就輕,如果再遲到的話,肯定會讓那些老頑固看輕,從而影響閆瑞在醫療小組的信譽。

    所以葉宇端著茶杯站起來道:“眾位,實在是不好意思,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得離席,以茶代酒權當是賠罪,等下次有機會,我請你們大喝一頓。”

    “宇哥,你可千萬不要說話不算數啊,反正我這段時間都會待在云海大學,到時候你要是敢放我鴿子的話,看我回頭怎么收拾你。”姚兵第一個站起來,吐著酒氣悶聲道。

    呂俊陽和謝曉月也都理解葉宇,砰了一杯酒,讓他去忙,璐璐這邊有他們照顧著,保證不會出問題。

    臨走的時候,葉宇還重重的在姚兵的肩膀上拍了拍,意思是能幫我的兄弟我都已經幫了,至于你們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

    座談會在云海省的醫療辦,葉宇趕過去的時候將近八點,根據閆瑞提供的會議室地址,他也沒有敲門,就那么推門而入,然后葉宇就看到會議室內數十雙眼睛齊刷刷的向自己這邊看來。

    有的在憤怒,有的在幸災樂禍,甚至還有些蘊含著一絲的不懷好意。

    “你是誰?”

    在會議室內正中央,一個銀發蒼蒼的老者瞪著葉宇沉聲問道。

    “小子葉宇,是來參加今晚醫療座談會的參賽選手。”葉宇恭敬的解釋說。

    “胡鬧!”

    誰知道他的話音才剛剛落下,就聽到那老者一拍桌子,厲聲暴喝道:“知道這次開的是什么會議嗎?竟然還遲到,你眼中有沒有一點紀律觀念?”

    葉宇拿出手機看了一眼,距離八點還差一分鐘,他皺著眉頭道:“老先生,現在還不到八點,我有遲到嗎?”

    “我們大家都來了,唯獨差你一個人,你說是不是遲到?”老者的眉頭越皺越深,不忿的道:“難道你覺得自己是鐘神醫推-薦過來的參賽選手,就可以不把我們這些老骨頭放在眼中了?我告訴你,現在還只是初定的參賽名單,你距離正式的參賽選手還差一步。”

    “就憑借你今晚的表現,我隨時都可以取消你的參賽資格。”

    “哦?”葉宇同樣有些不滿,冷笑著說:“你的意思是你一個人可以全權代表整個云海省的醫療機構,可以決定這次中外醫術交流會的參賽選手?那是不是輸掉比賽,你也一個人來承擔這個責任?”

    “你!”

    老者一瞪眼,蹭的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來,指著葉宇,半天沒有說出話來。

    這老者名叫皮長軍,原本他有意讓自己的孫子皮亞新來參賽。可惜整個云海省醫療機構的人一致認為要請鐘建雷出山,結果鐘建雷沒有出山,卻推-薦了兩個參賽選手,這樣就把他孫子的名額給擠掉了。

    皮長軍的內心本就有氣,今天開會的目的也是想讓他們這些年青一代彼此交流切磋,重新投-票選舉,爭取讓皮亞新上場。

    誰知道正巧碰到葉宇遲到,他想狠狠的訓斥葉宇一番,讓葉宇在眾人心目中留一個極差的印象,這樣一來,等會投-票的時候能幫自己的孫子多拉幾票。

    可是三句話不到,他就被葉宇氣的吹胡子瞪眼。

    開玩笑,整個云海省的失敗讓他一個人背鍋,他這老弱病殘的身軀還真背不動。

    “既然沒有那個勇氣來承擔這個責任,就不要瞎比比,影響眾人的心情。”

    葉宇不耐煩的說,然后找到自己的位置,徑直的走過去坐了下來。

    他剛坐下,就看到對面一個年輕人暗中給他豎起大拇指,通過面相,他認出這人的名字,叫陳洲,醫療小組的成員,專門搞藥草研究,也是這次參賽的選手之一。

    對方示好,葉宇也沒有在沉著臉,笑著點點頭,算是回應。

    “行了,老皮,既然人都到齊了,咱們的會議就開始吧。”

    鐘建雷壓了壓手,阻止了正要暴怒的皮長軍。

    皮長軍借著臺階下來,狠狠的瞪了葉宇一眼,這才清了清嗓子道:“咳咳,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咱們的會議就正式開始。首先咱們要明確這次會議的重點內容,那就是選拔出真正有能力贏的比賽的選手,可不是隨便什么阿貓阿狗的都能夠參加比賽。”

    說到這的時候,他再次狠狠的瞪了葉宇一眼,然后又特意的瞟了一眼對什么都好奇的劉卻,才接著說道:“其次就是來商討這次比賽的流程,以及具體規劃……”

    在皮長軍講話的時候,葉宇環視了一下會議室。

    這里面除了鐘建雷和冉樹德他們之外,葉宇還見到了一個熟人——鐘慧梅。

    在葉宇看過去的時候,鐘慧梅似乎感應到了,扭頭看了一眼葉宇,沖著他露出一個微笑,點頭打招呼。

    “中外醫術交流一共兩天時間,第一天是名醫講壇,咱們這邊將會派出鐘神醫出面,泡菜國那邊派出來的人是尹智泰,他們兩個一個上午講課,一個下午講課,算是彼此交流學習的一個過程。”

    “重要的是第二天,在聽完課,學習之后,會有一個學生的交流切磋,其實就是比賽。每個隊伍挑選出來五個參賽選手,咱們這邊暫定的是閆瑞,殷凱,陳洲,葉宇,劉卻。泡菜國那邊的選手為樸先鋒,金南宇,金智賢,龍牙,慶余年。”

    “殷凱作為咱們醫療小組的領隊,他的醫術自然是不用說的,大家都認可,他來參賽,咱們都贊同。閆瑞和陳洲一個主攻針灸,一個主攻藥劑,在各自的領域內也罕逢敵手,我主要想說的是葉宇和劉卻,很多人可能沒有聽說過他們兩個名字,這不要緊,接下來我為大家隆重介紹一下。”

    皮長軍說到這里的時候頓了一下,眼光在眾人身上環視一周,最后落在劉卻身上道:“劉卻,來至云溪縣縣醫院的中醫科,目前擔任職務為中醫科主任,正在考主治醫師的資格證明。”

    聽到這里,下面的人立刻就嘩然起來。

    “什么?只是一個縣城內的醫科主任?讓他來參賽,這豈不是兒戲嗎?我堂堂濱海市中心醫院的主治醫師都靠邊站呢,憑什么讓他一個小縣城的人來參加比賽?”

    “濱海市中醫院的主治醫師算什么?我云海省中醫院的主治醫師都沒說呢。”

    “這里面肯定有貓膩,等會投-票選舉的時候,咱們把他pass掉,讓他來比賽,簡直就是胡鬧,要是讓泡菜國的人知道咱們只派了一個小縣城的中醫,他們還以為咱們看不起人呢。”

    聽到眾人的反駁,皮長軍會心一笑,壓了壓手,接著道:“大家先不要著急議論,聽我說完。”

    等眾人都安靜下來,他才繼續說:“劉卻雖然只是一位名不經傳的縣醫院主任,但他是冉樹德老爺子還有鐘神醫兩位前輩聯名舉薦過來的。大家即便是不相信劉卻的本事,也應該相信這兩位前輩的眼光,他們推-薦的人,絕對沒有錯。”

    話音才落下,會議室內再次喧鬧起來。

    “看來果真有貓膩,竟然是這兩位神醫從中作梗啊。”

    “噓,小聲點,你即便是不相信劉卻,但也應該相信鐘神醫和然神醫,他們兩位前輩絕對不會拿這種比賽當兒戲的。”

    “可那也不能隨隨便便推-薦一個連主治醫師資格證都沒有考取的人吧?成何體統啊?”

    “大家靜一靜。”不等眾人討論完,皮長軍接著又道:“接下來我來介紹一下葉宇,這位才是最有爭議的存在。”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棋牌捕鱼游戏平台 刺激战场开发商怎么赚钱 腾讯欢乐捕鱼巨蟹宝藏攻略 北京单场比分即时直播 秒速时时彩正规吗 三张牌算点数游戏 多人诈金花游戏 天津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dnf那些挂可以赚钱 福建36选7走势图 福建体彩官方网站 德州扑克十大高手排行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我什么都不想我只想沉迷赚钱 手机上看东西真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