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323章 爭相證明
    “葉宇,來至云溪縣劉家村的村民,畢業于云海衛校,與最近兩個月連續獲得云溪縣的從醫資格證和云海省的從醫資格證,沒有在醫院擔任任何職位,甚至自身還在從事著商業活動……”

    不等皮長軍把話說完,下面的人直接大聲喧嘩起來。

    “不服,我不服,憑什么讓這么一個什么職位都不是的人來參賽?”

    “就是,我也不服,再怎么說我也在云海省中醫院實習了三年多,肯定比他更適合參加比賽。”

    “我還是燕都中醫大學畢業的研究生呢,為什么不讓我來參賽?”

    面對眾人的質疑,皮長軍笑著解釋說:“眾位稍安勿躁,葉宇也是鐘神醫推-薦的選手。而且咱們這只是一個初選名單,等下咱們再仔細的商討,最終會通過選舉來選出最佳的參賽選手。”

    “皮長軍,你這是什么意思?”

    鐘建雷第一個忍不住了,站起來,指著皮長軍喝問道:“難道你是信不過老夫?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按這次的交流會我們不參加了,你愛請誰就請誰。”

    不怪乎他不惱怒,實在是葉宇的實力非同一般,連祝由術都能夠施展出來,至少鐘建雷都自愧不如。

    鐘慧梅也站起來道:“皮專家,我想問你一句,你能治好癌癥患者嗎?”

    皮長軍皺了皺眉頭,不過內心卻是喜悅的,爭吵吧,爭吵的越嚴厲,證明反對的人越多,皮亞新才有機會參賽。

    “鐘院長,你這話是什么意思?”皮長軍瞪著眼道:“在座的都是名醫,任誰都不敢保證能夠治好癌癥,這需要對患者進行檢查,確定是處在癌變的哪一個階段,而且癌癥的治療還需要根據病人的身體情況進行施救,你讓我怎么回答?”

    “曾經我們醫院有一個癌癥患者,在大量化療下,仍舊沒有控制住癌細胞的擴散,導致病人的身體越來越虛弱,經過醫院判定,這位癌癥患者最多活不過三個月。”

    鐘慧梅一邊追憶,一邊悠悠的說道:“可是那天葉神醫到場,他只是看了一眼,就把病人的情況給道了出來,這還不算,他竟然說能夠治好那位患者。”

    “開什么玩笑,都進行了好多次化療了,還怎么能夠治好?”

    鐘慧梅還沒有說完,就被人打斷道:“再說,我們大家都是中醫,中醫的療效特別緩慢,不合適治療癌癥,難道這一點鐘院長都不知曉嗎?他那是在騙你,你竟然還相信,我真懷疑你這個院長是怎么當的。”

    在說這話的時候,那人還特意看了一眼鐘建雷,好似在說,要不是你老爹的名氣在,就憑你此刻所說的那些話,你就不配當院長。

    哪怕只是副院長,你也沒有那個資格。

    “這正是我接下來要說的。”面對那人的質疑,鐘慧梅并沒有生氣,反而耐心的解釋說:“當時我也不相信,哪怕是我父親極力推-薦,我也不同意讓葉神醫救治。”

    “不過病人的家屬跟葉神醫認識,由他們作為擔保,撇開了我們醫院的責任,葉神醫這才有機會出手。”

    “鐘院長,照你這意思,葉宇竟然治好了那位患者?”

    “怎么可能?那可是癌癥啊,咱們中醫什么時候治好過癌癥了?”

    “再說,即便真的跟葉宇施針有關的話,那誰又知道是不是之前化療起到了作用呢?”

    “我也這么覺得,畢竟中醫的療效太過緩慢,在癌癥上真的是愛莫能助。”

    “你們說的都不錯,畢竟我是一名西醫,也不想認可葉神醫的本事,可那就是事實,我親眼所見,他只是簡單的施了幾針,就把病人的癌細胞給控制住了,接著又施了幾針,就把患者體內的癌細胞盡數殺死。”

    “什么?中醫竟然這么厲害?我怎么不知道?”

    “對啊,咱們中醫什么時候這么牛叉了?”

    鐘慧梅壓了壓手,繼續說:“你們懷疑我沒有關系,但這一切都是有憑有據的,患者名叫廖紅葉,她在我們醫院看病,留有病例,大家如果有機會的話,完全可以去查看。而且葉神醫施針的時候我還偷偷錄了視頻,等開完會,我可以放出來讓大家欣賞一下。”

    說到這的時候,鐘慧梅歉意的看了葉宇一眼。

    畢竟一個醫生在治病救人的時候所施展的往往都是自身的絕跡,沒有經過允許,是絕對不容許外傳。

    自己在沒有得到葉宇的準許下,私自偷錄了視頻,簡直是犯了醫學界的大忌。

    “葉神醫,實在是抱歉,因為你的醫術太過厲害,我不想讓這種本事流失,所以在沒有經過你的允許我錄了視頻,還請你見諒。你放心,這件事情過去之后,我會辭掉副院長一職,并且脫掉這身白衣大褂,甚至給予你一定的賠款來補償你。”

    葉宇擺擺手道:“鐘院長嚴重了,中醫本就應該多交流多學習才能夠共同進步,如果大家都藏著掖著的話,那簡直就是閉門造車,只會讓中醫越來越沒落。”

    聽到葉宇這么說,在場有很多人都慚愧的底下了頭顱。

    先不說葉宇的中醫水平如何,單單是他這份超然的姿態,就能夠折服很多人。

    “咳咳,大家先靜一靜。”

    就在這個時候,冉樹德也站了起來,輕咳了兩聲讓眾人安靜下來,他才接著道:“既然大家都在質疑葉宇,那我就不得不說兩句了。我叫冉樹德,相信在場的很多人都知道我,不知道也沒關系,回頭再仔細的打聽打聽就知道了。”

    “有一次我走在大街上,突發腦梗死,讓我癱軟在地上,差點一命嗚呼。”冉樹德接著道:“大家都應該知道腦梗死的厲害程度,如果救治不及時的話,往往真的會因此喪命。”

    “而我處在大街上,身邊又沒有一個親朋好友,路人最多也只是幫我打了急救電話。”

    “可縣城的醫療水平有限,雖然是急救,可救護車半個小時都不一定能夠開到你面前,即便是開到了,再送回到醫院,中間再耽擱一段時間,恐怕我就再也無法站直身子了。”

    “就在那個時候,我碰到了葉宇,他隨隨便便的在我身上扎了幾針,然后我就好了。”

    冉樹德說的很隨意,但在場的人都聽的驚心動魄。

    畢竟大家都知道腦梗死,更清楚這個病的嚴重程度。

    然而葉宇隨隨便便的幾針就能夠治好,著實讓在場的人-大吃一驚,不得不重新認識一下葉宇。

    “他的施針手法我非常熟悉,就是我們冉家的獨門絕技七星續命針。”冉樹德接著又說:“可是讓我用七星續命針來救治腦梗死的突發患者,我做不到讓人立刻清醒,頂多就是維持一下病人的現狀,讓他堅持到得救。”

    “竟然是七星續命針?”聽到冉樹德的陳述,眾人又忍不住開始議論道:“我也會啊,可那種針法真的能夠救治腦梗死患者嗎?我怎么不知道?”

    “何止是你不知道啊,就連我這個在省城經歷過那么多病人的醫生都沒有見過用七星續命針來救治腦梗死患者的。”

    “這還只是其中一種情況,還有另外一種情況我也要跟大家說說。”

    冉樹德擺擺手,待眾人停下來之后,他再次開口道:“在我們縣醫院曾經也有一位癌癥患者,病人叫劉克學,老伴叫吳秀娥,兩口子非常特殊,明明只有四十來歲的年齡,身體機能卻跟六七十歲的老者一個樣子,根本支持不起來用化療來治療癌癥。”

    “在這個時候葉宇又出現了,他施展的仍舊是七星續命針,簡簡單單的扎了幾針,就把劉克學的癌癥治好了。”

    “如果大家不相信的話,可以去我們縣醫院調查,甚至可以去劉克學家走訪,確認我說的這一切是不是真的。”

    “冉神醫,我們相信你。”

    聽到這話,下面立刻就有人附和道。

    不管是鐘慧梅還是冉樹德,都是云海省出名的醫生,他們怎么可能會拿自己的名聲開玩笑,既然他們兩個都在幫著葉宇證明,那這些事情就絕對是真的。

    能夠治好癌癥,能夠急救腦梗死患者,這樣牛叉的中醫還不能參加比賽的話,那其他人就更沒有這個資格了。

    至始至終葉宇就坐在椅子上,靜靜的聽著別人對他的夸贊,以及眾人的詆毀,他一句話都沒有說。

    來之前他就料到會有這種情況發生,只是沒有想到這一切始作俑者的竟然是高高在上的皮長軍。

    為了一己私利,竟然不顧及省城醫療機構的顏面,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坐在那個位置上,更不配當醫療專家。

    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后,勢必要去跟他算算賬。

    “咳咳,他們都說完了,接下來該由我這個推-薦人來說兩句了。”

    就在這個時候,鐘建雷清了清嗓子開口道:“我叫鐘建雷,師承華平華老爺子,我之所以推-薦葉宇,主要還是因為我跟他有點關系,畢竟他是我的師弟,同樣師承華老爺子,現在你們還覺得他沒有資格參加比賽嗎?”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多乐山东麻将官网下载 网上玩云南时时彩 彩票计划软件appios 极品飞车19如果赚钱 安徽时时彩网站 牌九游戏狗年超凡豪礼 2019天天来捕鱼 北京pk10投注十大平台 开元棋牌app下载 南通棋牌下载中心 极速3d彩票1分钟计划 天易平台app怎么下载 做收藏品的赚钱吗 二分彩是什么意思 网购彩票论坛 梦幻129那个门派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