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331章 挖墻腳
    “很簡單。”

    陳洲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說:“我的鼻子特別敏感,能夠聞到病人身體上的病變,從而推斷出對方得的是什么病。”

    “我能看看你的鼻子嗎?”

    葉宇好奇的說,不過緊接著就道:“如果不方便的話就算了,畢竟這可是你的秘密。”

    “沒事,既然把葉神醫邀請過來,我就沒想隱瞞什么。”陳洲笑著說:“再說,這也不是什么秘密,因為我這鼻子,不知道被多少人研究過呢,可最終都沒有給出一個確切的結果,只說是天生的。”

    說話的時候,陳洲靠近了葉宇。

    葉宇翻了翻他的鼻孔,又用靈力探知一下,并沒有發現有什么奇特之處,這讓他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難道一個人的鼻子真的可以天生敏感?而不是他后天獲得了什么奇遇?

    “抱歉,我也看不出來個所以然,可能就是天生的吧。”葉宇最終苦笑著搖搖頭說:“不過你這天生的不賴,靠著這張鼻子,濟世救民,實在是國家的福氣啊。”

    “葉神醫,其實我這鼻子并非天生。”

    陳洲躊躇了一下,還是如實相告道:“小時候我們家里窮,沒有閉路,看電視都是那種室外的天線,那天下雨,天線的信號不好,我就跑到外面轉動,結果碰到了打雷,我就感覺到有一道電流傳遍了我的全身,然后就失去了知覺。”

    “等我醒來的時候是在醫院里躺著,醫生給我做了體檢,并沒有發現有什么異常。從那開始,我的鼻子就變的特別靈敏,被村里的村醫發現,慢慢的走上了醫學這條道路。”

    “我能給你把把脈嗎?”

    聽完陳洲的敘述,葉宇又問道。

    陳洲伸出胳膊,葉宇把手搭在他的脈門上,仔細的把他全身上下給檢查一個遍。

    既然是通過電流鼻子才變得靈敏,那身體狀況肯定有所改變。

    鼻子聞到的氣味往往都會形成神經沖動沿著嗅神經傳入大腦,從而引發嗅覺。

    葉宇就順著這條線索去查看陳洲嗅覺神經,這一看,還真的讓他發現了問題。

    陳洲的嗅覺神經突出特別多,所以才會特別的敏感。

    就好比智商特別高的人,他們的神經突出往往都特別發達。

    這個需要從小補充各種乙酰膽堿之類的東西,后天基本已經成形,很難再有所突破。

    原本葉宇還想著從陳洲這里發現端倪,然后培養一批鼻子特別敏感的醫術高手,現在看來,這個夢想只能化成泡影了。

    “可能是因為被雷劈過,所以你的嗅覺神經突出特別發達,鼻子自然也就比旁人敏感。”斟酌了一會,葉宇才開口道:“這是你的福分,希望以后陳醫生多為這個社會造福,別枉費了上天給你這么好的優待。”

    “多謝葉神醫提醒。”陳洲慎重的說道:“葉神醫,我這里還有幾處不懂的地方,你能給我解惑嗎?”

    葉宇點點頭,謙虛說彼此交流。

    陳洲這才拿出來一些筆記遞給葉宇說:“葉神醫,這是我之前研究的中藥配方,雖然都是針對一些簡單的病癥,但如果成功的話,可以減少很多成本,你幫我過過目,看看這些藥草應該如何搭配比例才能夠做到藥效最佳?”

    葉宇接過藥方,認真的看了起來。

    甚至一邊看,他還一邊在紙上寫寫畫畫。

    劉卻和閆瑞也沒有閑著,陳洲也給他們兩個拿出來同樣的筆記,讓他們給研究研究。

    “這個藥方應該是治療感冒的,不過你這板藍根用的量太大,所以才會導致中藥無法成型。這樣,你把板藍根調低一些看看效果,還有這個,應該是針對風濕配置出來的,不過這蛇膽的量有點小了……”

    葉宇在研究完之后,給陳洲指出來一些不足之處。

    聽的陳洲是大為震撼,要知道,這些配方是他經過好多次鉆研,最終才形成的版本。到了葉宇這里,對方只是簡單的看了幾眼,就能夠指出其中的不足之處,讓陳洲不得不佩服葉宇的醫術。

    師承華老爺子,水平就是不一般。

    “葉神醫,小子受教了。”陳洲恭敬的拜謝。

    “別,別,陳醫生,別這么客套。”葉宇急忙扶起他說:“而且你也別一口一個神醫的叫,我才接觸醫術不久,還處在摸索階段,當不得神醫,你還是叫我葉宇或者小宇吧。”

    “這不太好吧?畢竟你師承華老爺子,怎么也算是前輩,我怎么能夠直呼你的名諱呢。”

    “陳大哥,要不你也拜我師父為師,這樣以后咱們就真的算是一家人了。”倒是閆瑞,在旁邊笑著建議道。

    拜師?

    陳洲一愣,看了看閆瑞,再看看劉卻,最后把目光停留在葉宇身上,竟然含帶著一絲的期許。

    “拜師的話也行,我不介意多收兩個徒弟。”葉宇苦笑著說:“只是跟著我學醫可能會有些累,尤其是你主攻的是藥草配方,可能會更累,不知道你能不能受得了。”

    “師父請你放心,我生平最喜歡的就是跟藥草打交道,別人鉆研藥方會覺得累,然而我不會。”陳洲興奮的說,連師父都喊了出來,“如果可以,我甚至都想每天泡在藥草當中,再也不去理會世事。”

    葉宇點點頭,他還真的需要陳洲這種瘋狂鉆研藥草的人。

    畢竟他在傳承《五術醫典》之后,得到了很多古老的配方,而他自己又沒有太多時間去鉆研,如果陳洲真的拜入他的門下,那以后完全可以把這件事情交給他來做,自己便能夠安心的修煉了。

    “陳洲,你先別急著叫師父,我師承華老爺子,師門當中對徒弟的要求非常嚴格,你先聽聽我這里的規矩,然后再決定是否拜師。”

    葉宇嚴肅的說,陳洲點頭,他才繼續道:“第一,作為我門下弟子,不能憑借自己的醫術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第二,成為華老爺子這一門,就必須要時時刻刻為光大師門著想第三……”

    葉宇一連說了好幾天規定,陳洲卻沒有任何猶豫,就應答道:“這些都是我們從醫者的本分,不用你說,我也肯定要遵守的。”

    “既然如此,那就行拜師禮吧。”葉宇笑著說。

    他這樣,算不算是挖醫療小組的墻角呢?

    先是把閆瑞給收入門下,現在又把陳洲給收了,不知道醫療小組的領導得知這些消息會不會氣的吐血。

    不過葉宇不管那些,在陳洲正是拜入他門下之后,葉宇才認真的說:“陳洲,你是靠著鼻子的靈敏來行醫治病,對醫學上的知識掌握的還不是特別充分,這樣吧,劉卻,你把我給你的那些筆記留給你陳師弟,讓他這兩天好好鉆研鉆研,爭取在交流會上拿出一個好名次。”

    “陳師弟,加油啊。”

    劉卻從懷中小心翼翼的拿出葉宇給他的筆記,遞給陳洲,然后拍了拍后者的肩膀,鼓勵道。

    只是在他說話的時候,臉上不自主的浮現出了一抹笑意。

    不管是陳洲還是閆瑞,年齡都比他大,而他因為拜入師門比較早,所以就成了師兄,不自主的就有了滿足感。

    葉宇會意這點,便出言敲打道:“劉卻,不能因為他們拜入師門晚,所以你就給他們擺大師兄的譜。我告訴你,在咱們這一脈,不論年齡,達者為先,如果你被他們兩個超越,到時候反過來叫他們師兄師姐,看你還怎么得瑟?”

    “啊?不是吧?師父,還有這么一條規定啊?你怎么不提前告訴我呢?”劉卻一驚,急忙苦澀道。

    “師父,你偏心。”

    倒是閆瑞,看到葉宇把筆記給了陳洲,憋著嘴道:“我拜入師門比陳師弟還早,你都不給我筆記參悟,現在陳師弟剛剛拜入師門,你就如此優待,那以后還有沒有我的活路啊?”

    “你跟他們不一樣,你有底子,可以傳祝由術,他們卻不行,只能安安穩穩的行醫。如果這點你都看不開的話,那就放棄祝由術,我把這個筆記也給你參悟。”

    一聽這話,閆瑞立刻就蔫了,急忙撒嬌道:“師父,人家只是開個玩笑,不能作數的。”

    “哈哈,我也是開個玩笑。”葉宇笑著說。

    雖然他們之間是師徒關系,可畢竟年齡相差不多,總是有板有眼的講規矩,倒顯得太過死板,還是這樣彼此開個玩笑,調節一下氣氛比較好。

    聽到祝由術,劉卻和陳洲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葉宇把這一切看在眼中,嚴厲的說:“陳洲,劉卻,你們既然拜入我門下,就要遵守我門中的約定,好好行駛自己的本分就行。至于祝由術,并不是為師藏著掖著,實在是你們現如今的條件還不足以駕馭。如果有一天你們也窺探到了這個門檻,那祝由術我也會傾囊相授。”

    “師父,我們不是那個意思。”

    “不是最好。”

    葉宇又沖著陳洲說:“陳洲,你是不是已經成家了?”

    “恩。”陳洲點頭說:“我老婆是省第三小學的語文老師,另外還有一個女兒,幾年九歲,在第三小學讀三年級。”

    “竟然拖家帶口,這樣一來,我給你安排的事情怕是有些難度了。”葉宇皺著眉頭道。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做柿子醋能赚钱吗 秒速飞艇开奖官方网站app 秒速时时彩开奖直播 在越南开车赚钱怎么样 玩游戏赚钱机理 天天乐棋牌手机版下载安装 天涯明月刀寻宝不赚钱 什么叫混合投注 上海时时彩预测软件 在达人店上面买东西自己可以赚钱吗 香港正版东方心经彩图资料全 极速十一选五是谁开的 顺丰彩票苹果 龙魂时刻赚钱途径 深海捕鱼下载 秒速飞艇彩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