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359章 再遇奇門之人
    葉宇點點頭,他也不想在人家飯店鬧事。

    至于外面守著的那兩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保鏢,葉宇壓根沒放在眼中。

    而且早就聽聞施家是云海省第一家族,掌管著云海省絕大部分的財富,他倒是想見識見識。

    “小宇,別去。”

    裴子惠急切的說:“施文德,你究竟想干什么?我已經有男朋友,請你不要再糾纏我了。”

    “我找你男朋友聊聊天而已,你怕什么。”

    施文德冷笑著說。

    “沒事,我去親口告訴他咱們之間的感情,讓他死了這條心。”

    葉宇寬慰道。

    聽的裴子惠俏臉一紅,什么時候跟你有感情了?竟然還向別人證明,不害臊。

    “我也去看看。”

    因為擔心施文德會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裴子惠站起身子要跟著過去。

    “不用,你一個女孩子,留在這里安安靜靜的吃飯就好,男人之間的事情就應該男人自己解決。”

    葉宇擺擺手道。

    “不錯,你這性格我倒是有些欣賞了。”

    施文德說:“如果沒有子惠這層關系,恐怕咱們還能夠成為朋友。”

    “施家的公子哥,我可高攀不起。”

    葉宇淡淡的道,心中對這樣一個用家族的力量還脅迫別人的人,他沒有一絲的好感。

    “哼!”

    施文德冷哼一聲,率先走了出去,葉宇緊隨其后。

    兩人并沒有走太遠,而是在云苑餐廳的停車場處停下,那里空間比較大,適合發揮。

    而且相對隱蔽,即便是真的鬧出了什么大動靜,也不至于被別人發現。

    “告訴我真相,你是不是子惠請來搪塞我的?”

    剛剛停下來,施文德就皺著眉頭說,甚至還拿出一張卡遞到葉宇面前,冷笑著道:“這里有五十萬,只要你肯說實話,這里面的錢立刻就會成為你的囊中之物。”

    葉宇驚訝道:“真相這么值錢?”

    “都是小錢而已,跟子惠相比,不值一提。”

    施文德傲然道。

    他可是施家最年輕的少爺,哥哥姐姐爸爸媽媽等長輩都對他疼愛有加。

    哪怕沒有任何的工作,他口袋里從來不缺錢花。

    五十萬能夠換來跟子惠的相信相愛,他覺得非常值得。

    葉宇接過卡,笑著說:“那我就告訴你真相。”

    果真是一個見錢眼開的主,施文德心中冷笑,就這樣也想染指裴子惠,簡直沒門。

    “真相就是我并非被臨時拉過來搪塞你的,而是子惠實打實的男朋友。”

    葉宇輕蔑的說:“現在你已經知道真相,是不是該放手離開,不要影響我們之間的感情了?”

    “你說謊。”

    施文德有種被戲耍的感覺,指著葉宇暴跳道:“我在中醫大學安排的有眼線,從來沒有見過子惠身邊有你這么一號人物,你竟然騙!”

    “我騙你干嘛?又沒有任何好處。”

    葉宇反問道。

    施文德一愣,還真是這樣,如果只是為了錢,自己已經給他五十萬了,難道嫌少?

    想到這里,施文德就繼續說:“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跟子惠有感情,在我這里,任何事情都能夠用錢擺平,說吧,給你多少錢你會離開子惠?”

    拿錢來砸我嗎?葉宇冷笑著說:“這個恐怕你做不到。”

    “我做不到?”施文德被氣笑了,“一千萬夠不夠?如果不夠的話,我還可以再給你加。”

    “愛情并不是錢所能夠衡量的,你不懂愛,就不要在這里褻瀆我們之間的感情了。”

    葉宇搖搖頭說。

    雖然知道施家有錢,可這少爺也太闊氣了吧。

    為了一個女人,輕輕松松就能夠扔出去一千萬,不夠還可以再加。

    按照這敗家的姿態,恐怕施家有再厚的家底,也遲早會被他敗光吧。

    “你,你,你竟然不同意?”

    施文德驚奇的看著葉宇。

    一千萬,足夠很多人奮斗一輩子了,眼前這個年輕人看起來并沒有什么奇特的地方,而且穿著打扮都很low,為什么會拒絕這天大的好事呢?

    難道他真的對子惠一往情深?

    “我說了,感情是無價的,不能用金錢來衡量。”葉宇悉心教育道:“如果你真的喜歡子惠,就應該拿出自己的誠意去追求她,而不是在這里賄賂我。”

    “這點不用你來教。”

    施文德皺著眉頭說:“我自己會一直追求子惠的,而所有擋在我面前的絆腳石都會被我清掃而空,所以我勸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說到這里的時候,施文德還故意向身后看了一眼。

    那里站著他的兩個保鏢,一個個緊握拳頭,虎視眈眈的瞪著葉宇,大有一言不和就動手的架勢。

    “現在我最后一遍問你,究竟同不同意離開子惠?如果點頭,我就換一張一千兩百萬的卡給你,你瞬間就能夠變成千萬富翁如果搖頭,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機會已經給過你,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

    施文德盯著葉宇,狠戾的說道。

    葉宇搖搖頭說:“早就聽聞施家是云海省的第一家族,我倒是想見識見識他們欺壓平民百姓的手段。”

    “動手。”

    施文德往后退了兩步,一揮手就吩咐道。

    那兩個保鏢立刻就縱身躍到葉宇近前,一人揮出一拳直逼葉宇的門面。

    葉宇沒有怠慢,雙手輕輕一伸,就抓住了對方的手腕。

    剛想用力,卻感覺到手上傳來了一股子暗流。

    靈力?

    修煉者?

    葉宇大驚失色,沒想到這看起來再尋常不過的兩個保鏢竟然都是奇門之人。

    不過轉念一想,葉宇也就釋然了。

    畢竟施家可是云海省最大的家族,他們家的嫡系少爺出門,又怎么可能不帶高手呢。

    既然是奇門之人,那就讓他們見識一下自己的本事。

    葉宇瞬間就調動體內的靈力,快速匯聚到雙手上,直接把對方輸送過來的靈力給打散。

    同時手掌用力一捏,伴隨著咔嚓聲,兩個保鏢的手腕瞬間斷掉。

    “你!”

    兩人急忙后退,捂著自己的手腕,一臉驚恐的看著葉宇。

    “該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別在這里礙我眼。”

    不等對方說話,葉宇就擺擺手道:“等會我會安然無恙的把施文德送回家。”

    “我們如何能夠信你?”

    “你們不能不信,如果我真相殺他,你覺得你們能夠攔的下我嗎?”

    兩人對視一眼,認可的葉宇的話。

    畢竟同為修煉者,他們兩個人一起上都不是葉宇的對手,如果對方真的要對施文德不利,恐怕即便是他們兩人拼了性命也不一定能夠保住施文德。

    “我們走。”

    合計一下,兩人轉身就離開。

    “喂,你們兩個……”

    “小少爺,他的實力太強,我們兩個保護不了你的周全,只能先撤了。”

    兩人沖著施文德拱了拱手,歉意的說。

    也不等施文德再回話,兩人就快速的離開,生怕葉宇不放過他們一般。

    “混蛋!”

    見到這種情況,施文德氣的直跺腳,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沒有了武力的庇護,他施文德就是一個花拳繡腿,在葉宇面前根本翻不起來什么花浪。

    “我的車在那里停著,現在我要去陪子惠用餐,只能先委屈你在車里將就一會了。”

    葉宇指了指旁邊的別克GL8,沖著施文德笑著說。

    “你,你怎么可以這樣?”

    施文德氣呼呼的說:“我可是施家的小少爺,你知道這樣對我的下場嗎?”

    葉宇問:“有什么下場?”

    “如果你敢動我一根毫毛,即便是上天入地,我們施家也絕對不會放過你。”

    “哦?那我把你殺了呢?”

    葉宇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說:“或者把你帶到深山老林,往那一扔,喂野獸呢?”

    “我,我,不要那樣,求求你了,宇哥,我錯了,我再也不來糾纏子惠了,你放過我好不好?”

    施文德再也沒有之前囂張跋扈的姿態,而是懇切的求饒道。

    “那就老老實實的給我待在車里,等吃過飯我就把你送回家。”葉宇沉聲道。

    “竟然還要送我回家?”

    施文德心中想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委屈一下,大丈夫能屈能伸,等到了家里,看我怎么收拾你。”

    聽從葉宇的話,乖乖的走上了車。

    不過在葉宇離開之后,他立刻拿出手機撥打電話。

    這一切葉宇都看在眼中,并沒有阻攔,他的目的就是想通過施文德把施家牽扯出來,暗自冷笑一聲,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再次走進云苑餐廳。

    “小宇,你回來了?施文德他們沒有把你怎么樣吧?”

    坐在餐桌旁,呆滯的看著眼前的咖啡杯,突然間葉宇坐在了對面,立刻驚呼道。

    “你這是在關心我嗎?”葉宇調笑著問。

    “究竟怎么樣啊?”

    裴子惠沒有理會葉宇的調侃,急切的問。

    “當然是沒事了。”

    葉宇攤攤手說:“他喊我過去不過是問清楚事情的真相,我就給他講道理擺事實,然后他就知難而退離開了。”

    “就這么簡單?”裴子惠納悶的問。

    “不然還能怎么樣?總不能因為沒有追到女朋友就把責任歸結到我身上,然后要我的命吧?”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怎么在全名k歌赚钱 私彩能赚钱吗 北京赛车pk10 娱乐万能棋牌炸惯 象棋王 明星的经纪人怎么赚钱吗 淘宝快3彩种 b站视频播放量可以赚钱吗 像qq运动赚钱的软件 二分彩技巧稳赚保本玩法 绝招国外赚钱 怎么在网上写评论赚钱 辽阳体彩店能赚钱吗 美人捕鱼漏洞刷分 千炮捕鱼破解版单机下载 众发pc蛋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