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372章 李家的態度
    李家的一處別院內,掌舵者李正鵬端坐在首位上,一臉凝重的看著周圍的人。

    他是李家的第一代,所有李家的產業都是他一手創建起來,雖然比不了沈家,但在云溪縣也是排的上號的家族。

    在他的身后站著李家的第二代人,猶如李猛的父親李崇山之類的。

    這些才是李家的中流砥柱,掌管著李家各個產業,緊緊控制著李家的命脈,李家下一任掌舵者也會從他們之中誕生。

    另外站著的是李家的三代子孫,以李猛為代表,圍成了一個圈子,繞在李正鵬的四周。

    “說說吧,你們都是什么看法?”

    李正鵬清了清嗓子,淡淡的問道。

    “爺爺,我覺得咱們一鼓作氣,直接把沈家拿下。”

    李猛建議道。

    “哦?說說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對于這個孫子,李正鵬非常看好。

    畢竟李猛非常有能力,竟然可以和泡菜國的人結交,打通了對外運輸渠道,得意讓他們李家能夠跟沈家一較高下。

    要不然單單憑借他在被葉宇整蠱的那次,就可以撤掉他李家的身份,讓他變成一個閑人。

    “很簡單,沈家分為兩支,以沈維為首的那一支被黃志華利用,犯下了滔天大罪,只要咱們把證據呈交上去,保證可以讓他們沈家斷掉羽翼。”

    李猛說:“另外一支在沈桐的手中,她跑到云河市發展,咱們現在鞭長莫及,可以暫且不動。”

    “而她留在云溪縣的產業,卻大部分都跟葉宇掛鉤。尤其是最新投產的馨美產品,更是用了咱們的加工廠,只要等三天之后,他們拿不出應有的證據,就要搬遷,到時候咱們再聯合云溪縣其他的家族,便能夠把他們徹底趕出云溪縣。”

    “你確定那種墨水沒有人能夠檢查出來?”

    李正鵬沉著臉問。

    “當然確定了,這可是金勝遠從泡菜國帶出來的獨門墨水,外人根本想不到。”

    李猛信誓旦旦的說:“再說,這種墨水在咱們國家可是禁品,即便是他們想到了,也不可能找到應對之法。”

    “好,就按照你說的來做。”

    李正鵬略微沉吟一下就點頭稱贊道:“果真是后生可畏,你才二十多歲便已經有如此的能力,咱們李家真的是后繼有人了。”

    “爸,這樣會不會不妥啊?”

    倒是李崇山,聽到這話,忍不住皺著眉頭說。

    “有什么不妥?”

    李正鵬臉色一沉,嚴厲的責備道:“不是我說你,崇山,你如果不是一味的守成,憑借咱們李家的勢力,又怎么可能讓沈家這種外來戶后來居上呢?”

    提到這件事情,李崇山就沒話說了。

    當年沈家初來云溪縣,是他擔憂沈志永和燕都沈家有關系,所以才一味的隱忍退讓,以至于讓沈家成為了云溪縣的第一大家族,把他們李家的勢頭完全給掩蓋了下去。

    這是他犯下的錯誤,他不得不承認。

    每每李正鵬拿這個來說事,李沖上就只能閉口不言,臉上露出慚愧之色。

    “行了,就這么辦吧。”

    李正鵬見眾人都沒有什么異議,便拍板道:“如果這次能夠成功的把沈家趕出云溪縣,李猛你將會是李家最大的功臣。到那個時候我就可以功成身退,由你來接管李家了。”

    眾人雖然心中不爽,但卻沒有一個人不服。

    畢竟李家之所以能夠達到這個地步,李猛的確使了不少力氣。

    也正是因為如此,當他輸掉過億資產的時候,李家人只當生意失敗,并沒有太過追究責任。

    ……

    第二天天剛剛蒙蒙亮,葉宇就醒了。

    他睜開眼睛便看到陳洲紅著眼看著自己,忙一個翻身從床上爬起來,快速的用神識掃視了一下四周,確定周圍的境況之后才問道:“小茜的情況怎么樣了?”

    “還是老樣子,一個晚上都沒有清醒。”

    陳洲說。

    “我去看看。”

    “師父,你的身體……”

    “我沒事,昨晚是太累了,所以才會睡著,休息一下,精神好多了。”

    葉宇解釋說,心中卻給自己敲了個警鐘。

    好在這里是云陽鎮,不管是陳洲還是陳大海陳真都對他沒有加害之心,否則的話,像他那樣累的昏迷不醒,真要遇到有心之人,恐怕他可能就要命喪黃泉了。

    看來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時候都必須要留點靈力,這樣才不至于讓自己搭上性命。

    心中合計了一下之后,葉宇就來到趙茜茜的床邊給她把脈。

    果真如同龍牙所說,她的心房外面附著一條蠱繩,和龍牙之前小腹內的那條蠱繩差不多。

    只不過她這個蠱繩短而淺,如果不認真看的話,真的很難發現。

    小茜竟然成了蟲母,那她的性命是不是也掌控在黃志華的手中呢?

    想到這里,葉宇就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看來勢必要在黃志華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把這條蠱繩給打散,否則的話,一旦趙茜茜聽任黃志華擺布,那后果將不堪設想。

    可趙茜茜只是一個尋常之人,打散那條蠱繩之后,她恐怕性命也不保。

    難道要讓趙茜茜提前具備修為,然后在打散蠱繩?

    不行,修煉一途何其艱難,等她達到練氣第一層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了呢。

    更何況眼前的趙茜茜還昏迷不醒,又如何修煉呢?

    否決了這個想法,葉宇又萌生了第二想法。

    秦雷昌告訴他,想要解救被蠱蟲侵染的病人,可以選擇改善病人的體質。

    如果只是改善體質,恐怕無法醫治這種病癥吧。

    還需要旁人來摧毀蠱繩,這樣方能夠保證病人萬無一失。

    “陳洲,我這幾天不回云海省了,咱們一起,抓緊時間把藥劑配制出來,我有急用。”想通這些,葉宇立刻就吩咐陳洲道,然后沖著被吵醒的陳真說:“陳真,你也別睡了,起來洗漱一下就去劉家村按照我給你的藥方帶足夠量的藥來。如果劉家村沒有那么多藥物儲備,就去云溪縣找冉亦菲,讓她想辦法,務必在今晚之前把藥材籌齊。”

    “好,我這就去。”

    陳真立刻點頭表態,也顧不得洗漱,穿好衣服拿起鑰匙就跑了出去。

    “葉總,那我干些什么?”

    陳大海也醒了過來,見眾人都有事忙,而他卻沒有什么事,不免有些尷尬。

    “你就先做飯吧,等下次再有藥方的時候你再忙碌。”葉宇想了一下說。

    由陳大海來做飯,正好能省下來一個人。

    并不是葉宇擔心請人花錢,實在是他們做的事情牽扯了太多的機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安排完之后,葉宇又去查看龍牙的情況。

    發現他不過是因為靈力不支,被毒素反噬了一下,并沒有什么大礙,只不過需要多趟幾天罷了。

    看在他全力幫忙診治趙茜茜的份上,葉宇打算每天都對他施展雨露秘術進行療傷,爭取早日讓他康復過來。

    再次回到趙茜茜身邊,葉宇看到那只會飛的蠱蟲還停留在她的臉上,不過身體已經沒有拳頭般那么大了,縮小了好幾倍,竟如同手指頭那般大小。

    “這蠱蟲的消耗怎么這么嚴重?才一夜之間,竟然快把它體內的血液給消耗完了,照這種情況來看的話,恐怕過不了今天,它就會餓死啊。”

    葉宇感嘆道。

    心說做個蠱蟲也不容易,整天吃不飽。

    等等,不對,非常的不對。

    按說這蠱蟲吃不飽應該去尋找食物才對啊,它怎么一直待在趙茜茜的身邊不離開呢?

    難道說因為趙茜茜是蟲母,昏迷不醒,無法給它法號司令,所以它到現在都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可是不應該啊,蠱蟲不是黃志華培養的嗎?

    在他被抓之前難道沒有下達過任何的命令?

    還是說這些蠱蟲都是黃志華單獨分離開的,比較純凈,并沒有接受過任何的命令,或者說是還從來沒有認主過?

    想到這里,葉宇的思緒豁然開朗,重重的點點頭自語道:“一定是這樣,要不然的話昨天黃志華就可以拿這個來命令我了,甚至當時就操控蠱蟲對我進行攻擊。這么看來的話,蠱蟲是全新的蠱蟲,蟲母也是全新的蟲母。”

    “只要小茜能夠清醒過來,由她來操控著蠱蟲或許在關鍵時刻能夠起到保命的作用。”

    確定趙茜茜的狀態,葉宇越來越期待淬體藥劑了。

    上午葉宇沒有再安排什么事情,倒是徐閩玉過來看望趙茜茜,確定了沒有太大問題之后就去忙加工廠的事情了。

    而葉宇就利用這個時間讓陳洲給他講解藥草的研磨和分量分離。

    雖然葉宇身懷上古傳承,可這方面的知識還是非常欠缺的,不過他的基礎好,在陳洲的指點下,很快就能夠摸索到其中的精髓。

    再加上靈力和神識的輔佐,研磨藥材和分離分量做的比陳洲還要好。

    在陳真要藥材送過來之后,葉宇和陳洲便馬不停蹄的進行研磨分離。

    只是下午的時候,葉宇接到了一個電話,便匆忙的離開,留下陳洲一個人忙碌。

    電話是秦雷昌打過來的,說他已經到了云溪縣,找葉宇有事情相談。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10分开奖技巧 支付宝赚钱贴纸怎么取消 梦幻西游手游70级赚钱 内蒙古快3预测推荐 华东25选5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乡镇开个浴池赚钱吗 双喜大厅棋牌 华阳彩票网址 马里奥 网球 赚钱 刷帖赚钱6 最赚钱的买卖是开寺庙 中彩票 江苏苏州麻将 怎么用租的房子赚钱吗 哪个年代做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