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407章 寧死不屈
    “想讓我帶你進入公孫世家?你覺得可能嗎?”

    公孫杰傲然道:“哈哈,想報仇,連門都找不到,真是可笑至極。”

    既然已經知道葉宇跟公孫世家的仇怨,公孫杰也不再抱有幻想,再次露出之前的輕狂姿態,睥睨的瞪著葉宇。

    “找不到門嗎?”

    葉宇冷笑道:“你們公孫世家難道不想參加奇門盛會了嗎?”

    “到那個時候,不管出來多少人,我都把他們控制住,你覺得你們公孫世家還能夠坐得住嗎?”

    聽到這話,公孫杰的臉色大變。

    他們公孫世家怎么可能不參加這次的奇門盛會,為了在這場盛會當中一舉奪冠,他們公孫世家可是準備了好多年啊,怎么可能不參加。

    可如果真如同葉宇所說的那般,豈不是會讓他們公孫世家的精銳全軍覆沒?

    不行,必須要盡快通知家族,讓他們做好防范工作。

    “再者,你們公孫世家囂張跋扈這么多年,難道沒有其他的敵人嗎?遠的就不說了,為了爭奪奇門第一,你們難道沒有得罪過汪家嗎?如果我跟他們聯合在一處,你覺得我會找不到你們家族的大門嗎?”

    “而且你們公孫世家坐落在濱海市,總共就那么大的地方,我今天找不到,明天還找不到嗎?我還有后天可以繼續尋找呢?”

    面對葉宇一連串的反問,公孫杰被噎的啞口無言。

    “所以你最好乖乖的配合我,只要能夠勸說你們公孫世家誠懇道歉,并且歸還徐震的股權,從此隱退山林,我也可以既往不咎,饒你們一次。”

    “你,你憑什么這么囂張?”

    公孫杰氣的差點暴跳起來,如果他還能夠暴跳的話,“僅僅是打敗了我,就想要跟我們整個公孫世家抗衡?別做夢了。”

    “我們公孫世家發展那么多年,底蘊深厚,光是練氣第二層的高手就有很多,而且還有練氣第三層,甚至第四層的高手坐鎮,你真以為自己已經天下無敵了嗎?呵呵,笑死我了。”

    “練氣第三層?”

    葉宇嘲諷道:“你們公孫世家有什么能耐能夠培養出練氣第三層的高手?還練氣第四層,忽悠我沒見識嗎?別說你們公孫世家了,即便是燕都七大世家,又有幾個能夠培養出來練氣第四層的高手呢?”

    被葉宇反駁,公孫杰臉色變了變。

    他也不過是通過這種嚇人的話來試探一下葉宇的虛實,畢竟葉宇跟徐震有關系,如果真牽扯到奇門世家的話,憑借當初徐震遭受的傷害,又怎么可能不反抗呢?

    這讓公孫杰有了兩個方面的思量,第一,葉宇是散修,偶然接觸到徐震,聽到他的故事,想要幫他出頭。

    畢竟散修總是一個人埋頭修煉,容易自以為是,覺得天下唯他獨尊一般。

    另外還有一個想法,葉宇和徐震都是奇門世家,不過是一個已經落寞的奇門世家,在云海省并不出名。

    原本徐震已經放棄報仇的想法了,不過卻不曾想他們家族出現葉宇這么一個天才,加以培養之后,便讓他出來尋仇。

    可不管是哪一種,都應該對奇門所知甚少,不應該知道他們公孫世家沒有練氣第三層的高手。

    這么看來,公孫杰猜錯了。

    對方竟然對奇門了解這么多,看來并不是無名之輩啊。

    可為什么在云海省從來沒有聽過他的名字呢?

    “別試探了,對我進行試探沒有任何,我只不過是一個散修,即便是滅不掉你們公孫世家,也不會受到任何影響,想逃跑輕而易舉。”

    葉宇猜出公孫杰的心思,冷笑著說:“現在可以答應我勸說你們公孫家的人來道歉了嗎?”

    “老子寧死也不會跟你道歉。”

    公孫杰倔強的說。

    “想死嗎?恐怕你說的不算。”

    葉宇道:“落入我的手中,我有的是辦法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說話的時候,葉宇就伸出手,在眼前稍微刻畫了一下。

    公孫杰見狀大驚失色,好似見鬼一般指著葉宇,驚慌道:“你,你,你怎么懂得改變風水格局?莫非你還是一個相師?”

    “為什么要告訴你?”葉宇說:“咱們兩個有仇,你知道什么是有仇嗎?竟然還胡亂的問話。”

    “即便是相師又如何,我可是練氣第二層的修煉者,你這種水平的相師根本左右不了我的神經。”

    公孫杰穩了穩心神,傲然的說。

    只是他這話才說完臉色就再次大變,因為他看到很多冤魂正張牙舞爪的向他索命。

    嚇的他身子瑟瑟發抖,整個人匍匐在地上,不斷的向后挪動。

    “收。”

    見狀,葉宇一揮手,就把眼前的風水格局給恢復過來,瞪著一身冷汗的公孫杰說:“現在可以考慮跟我合作了嗎?”

    “沒門!”

    公孫杰咬著牙,堅定的說。

    “既然如此,那算了,你先留在這里好好反省反省,等我把公孫家族滅掉之后再來找你聊聊。”

    葉宇見對方如此有傲骨,一時間竟然起了惻隱之心。

    離開之前,葉宇把公孫杰的身體又檢查一遍,手機之類的通訊設備全部被葉宇繳獲,然后才關上房門。

    這是錢薄和賈高暢預留的宿舍,葉宇并沒有鑰匙,所以沒法鎖。

    不過他給公孫杰的肋骨打斷,又在他的體內輸入了靈力,諒他也沒有那個實力逃走。

    事情都辦的差不多了,葉宇便回去休息。

    至于善后的事情,有汪嘉琪和裴子惠在,他并沒有太過擔心。

    尤其是經過汪嘉琪的臥室,發現里面空無一人,他直接倒在床上蒙頭大睡。

    第二天來到研究室,他就聽到段芷他們三人聚攏在一起討論事情。

    “你們聽說沒有?錢薄和賈高暢被開除了。”

    紫小藝小聲的說。

    “開除了?什么時候的事情?我怎么沒有聽說?”

    夏永納悶的問。

    倒是段芷,面露喜色的說:“開除了好,像這種社會蛀蟲留在我們學校身居高位,遲早會把我們學校的聲譽給敗光。”

    “今天早上,學校官網已經發出了公告。”

    “昨天他還利誘我們呢,怎么這么快就被開除了?”

    “誰知道呢,學校只發了一個通告,并沒有解釋為什么。”

    “難道是老師?”夏永突然想到了葉宇的本事,試探性的問。

    紫小藝和段芷對視一眼,沒有接話。

    這種事情不好接,不管是不是葉宇所為,他們都要替他隱瞞真相。

    萬一不是葉宇所做的話,豈不是坑害了自己的老師,讓他無緣無故的背了黑鍋。

    “咳咳。”

    不等他們再討論下去,葉宇就輕咳了一聲,打斷道:“一日之計在于晨,你們不好好的溫習資料,圍在一起討論什么啊?”

    “老師早上好。”

    三人見到葉宇,急忙站起來打招呼。

    對于剛剛討論的事情只字未提。

    葉宇也沒有介意,安排了一下今天要學習的內容就去找張常旺了。

    按照他昨晚的安排,錢薄和賈高暢都會被秘密帶到天目組織,根本不讓學校介入。

    可現在學校卻發出了開除了公告,而天目組織并沒有給他回話,這就有些讓他想不通了。

    還沒進門呢,他就碰到從里面走出來的裴子惠,不由得一怔,跟著就問道:“裴導員,早啊,汪助教的情況怎么樣?情緒還穩定嗎?”

    “她沒事,已經請假回家休息了。”

    裴子惠說,猶豫了一番,才又接著道:“葉教授,不好意思啊,我們昨天通知校長有些晚,以至于讓錢薄和賈高暢逃走了。”

    “什么?他們兩個竟然逃走了?”

    葉宇立刻就震驚起來。

    暗中把天目組織的成員給鄙視了一番,連兩個受傷的人都抓不住,這樣的成員,留在天目組織有何用啊。

    “恩,昨天我們通知校長之后,立刻帶著學校的安保人員過去找他們,結果卻撲了個空。”裴子惠解釋說:“不過葉教授請你放心,張校長已經報案了,警方明確表態,會盡快把他們緝拿歸案。”

    “我知道了。”

    葉宇點點頭,跟裴子惠辭別,便直接進到了張常旺的辦公室。

    “葉教授,你來的正好,我正打算找你呢。”

    看到是葉宇,張常旺慚愧的說:“多謝你昨晚出手援助,才免于事故的惡化。”

    “那是我應該做的,不用客氣。”

    葉宇道:“只是我聽說錢薄和賈高暢逃跑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這個我正要跟你說呢,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清楚,不過根據警方反饋過來的信息,說是錢薄和賈高暢兩人并沒有回宿舍,從汪助教那里出來,就直接逃出了學校。”

    “從汪嘉琪那里出來直接就逃走了?”

    聽到這話,葉宇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這明顯不對,畢竟他是追蹤到二人的蹤跡,并且通過錢薄聯系上了公孫杰,怎么可能是一出門就逃走的呢?

    這中間一定有什么隱藏。

    不過在沒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葉宇并沒有跟張常旺透露太多,只是隨口問道:“是咱們學校的監控拍的嗎?”

    “不是。”

    張常旺搖搖頭說:“咱們學校的監控壞了,這些都是警方根據蛛絲馬跡推斷出來的。”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帮人做设计的马上赚钱网站 格格赚钱 小鱼赚钱什么时候发包验证 秒速飞艇开奖记录 手机微信赚钱官方软件 三七大天使游戏怎么赚钱 布卡漫画赚钱 去内蒙拉煤赚钱靠谱吗 玩老虎机怎么压能赢钱 湖北快三开奖 2018年杭州地区养殖什么最赚钱 黑龙江11选前三直走 东方6十1玩法中奖图 快乐8 lv彩票平台是真的吗 领导给员工赚钱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