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424章 再遇冰體
    “不好了,魯大哥,劉鵬云犯病了。”

    “犯病?怎么回事?”魯有刃急切的說:“咱們分部每年都有體檢,他的身體好好的啊,怎么會犯病呢?”

    “我也不清楚具體是怎么回事,本來都已經制定好抓捕賈高暢的計劃了,結果他在臨上場的時候身體出現了意外,不斷的發抖,就終止了行動。”

    那人解釋說:“而且現在他的身體外面竟然出現了寒霜,整個人都跟放入冰箱當中一樣,冷的瑟瑟發抖。”

    “那還等什么啊,趕快把人送到醫院啊。”魯有刃有些生氣的說。

    都已經這樣了,竟然還給自己打電話,他又不是醫生,怎么能夠解決這種事情。

    即便是醫生,也遠水解決不了近渴啊。

    “已經在醫生了,醫生也給他做了全身的體檢,查不出任何的問題。”

    “還有這種情況?”

    “讓他趕快把人送回來吧,我來看看具體是怎么一回事。”葉宇聽的差不多了,吩咐道。

    魯有刃剛想反駁葉宇,說他懂個求,緊接著就意識到葉宇是他的副隊長,而且醫生精湛,說不定真的有解決的辦法呢。

    所以急忙沖著電話說:“你們都聽到了嗎?葉副隊讓你們把劉鵬云帶回來,抓緊時間,別耽誤了病情。”

    對方應了一聲便掛掉了電話,而魯有刃則不解的自語道:“真是奇怪了,好端端的怎么可能犯病呢?他又沒有任何的病史?”

    “他也喝賀煒配制的藥湯嗎?”葉宇問。

    “喝啊,那種藥湯對提升修為有那么大的幫助,我們分部幾乎人人都喝。”

    “幾乎?也就是說有人不喝?”葉宇抓住對方言語當中的關鍵點問道。

    “是有那么一兩個人不喝。”

    魯有刃說。

    “誰不喝?為什么不喝?”

    葉宇急切的問。

    按說這么好的藥湯,怎么可能拒絕呢?

    難道是發現了什么嗎?

    “蘇政不喝。”魯有刃想了一下說:“聽說蘇政跟公孫世家有仇,哪怕明知道那藥湯是好東西,也不喝。”

    “竟然是他?”

    葉宇沉吟起來,這蘇政如此明目張膽的針對公孫世家,就不怕他們報復嗎?

    “葉副隊,你的意思是說劉鵬云因為喝了這種藥湯才犯病的嗎?”

    不等葉宇開口,魯有刃就反駁道:“葉副隊,真要是這樣,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我們分部那么多人都喝了那個藥湯,沒有一個人出現意外,偏偏劉鵬云犯病,你覺得這可能嗎?”

    “我覺得也不可能。”

    懶得跟魯有刃辯解,葉宇只能順著他的話說。

    “去把其他人都叫起來吧,不管你們以后還喝不喝這種藥湯,每天早上必須六點鐘起床,該鍛煉的鍛煉,該工作的工作。如果還一直持續這個狀態的話,那你們這個分部也只能被取消了。”

    “我們國家雖然富足,但也不養閑人。”

    “可我們都在提升修為啊?”魯有刃辯解道:“組織內部有規定,凡是牽扯到修煉的,可以不遵守尋常規則,專注修煉。”

    “我們只要把平常的工作安排好,早上懶惰一會,用來修煉,并不算過分吧,沒必要把我們這個分部都給取消了吧?這懲罰也太嚴重了。”

    “等賀煒回來,我把藥湯的成分分析出來之后,看你還會不會如此說。”對于魯有刃的態度,葉宇非常的不滿,陰沉著臉說。

    魯有刃見葉宇仍舊持這種態度,也就不再勸解,只希望賀煒能夠以實力來說服葉宇,否則的話,他們以后再想提升修為,怕是千難萬難了。

    跟葉宇告別之后,魯有刃就跑到各個宿舍,把沉睡的人都叫醒,而葉宇也趁機到外面吃了個早餐,并且打電話給裴子惠,讓她代替自己照看兩天學生,并給他們布置一下作業。

    交代完之后,葉宇就回到了分部的議事廳。

    此刻議事廳內已經坐了很多人,除了昨天的那些老面孔,還有一些新的面孔,葉宇在衛星電話當中已經知曉了他們的名字,知道這些都是天目組織分部的成員,點頭示意之后,便開口問道:“你們都待在這里干什么?今天沒有工作要去處理嗎?”

    “葉副隊,他們都是來提意見的。”

    魯有刃站出來說。

    “提意見?什么意見?”葉宇皺起了眉頭,內心生出一股子不好的預感。

    “葉副隊,聽說你要把我們晚間提升修為的藥湯給禁止了,我們都不相信,所以來向你求證一下。”有人站出來說。

    果真是為了這件事情而來的,這個魯有刃,難堪大任啊。

    自己剛剛給他說的那些話可都是機密啊,怎么能夠隨隨便便的就透露給別人呢?

    讓他來當這個組長,是葉宇欠考慮,他有必要重新篩選一下了。

    “是有這么一回事。”狠狠的瞪了魯有刃一眼之后,葉宇沖著那人說。

    那人聽罷,臉色不是很好看,糾結了好一會才開口繼續道:“葉副隊,那可是提升我們體內靈力的藥湯,怎么能夠不讓我們喝呢?難道你不想讓我們這個分部的整體實力都再上一個檔次嗎?”

    “我也想讓你們再上一個檔次,可你們上了嗎?”

    葉宇無語的道:“你跟我說說,你一共喝了多長時間的藥湯?靈力提升了多少?有沒有晉級?”

    被葉宇接二連三的反問,那人直接傻眼了。

    是啊,他們喝這種藥湯也有幾年了,按照之前靈力的提升速度,早該晉級了啊?

    怎么到現在沒有任何的動靜呢?

    雖然每次都能感覺到靈力有提升,可卻遲遲沒有晉級,這個藥湯難道真的有問題?

    不只是那人懷疑了,在場的所有人內心都升起了疑惑。

    而且他們早就有這種疑惑了,只是沒有人帶頭給質疑出來罷了。

    畢竟每天靈力都在提升,誰也不愿意放棄這種機會啊。

    現在被葉宇這么一說,他們才深刻的認識都,也許他們一直以來都走在了誤區當中。

    這也是葉宇懷疑賀煒的關鍵所在,能提升靈力的藥湯,卻無法讓人突破,這本身就有問題。

    再加上這種藥湯能夠讓人沉睡不醒,那問題就更大了。

    說不定賀煒會在大家都沉睡的時候做一些其他的舉措呢?

    誰也不敢保證。

    “行了,這件事情就先這樣,等賀煒回來我跟他溝通一下,看看是不是藥方上出了什么問題,盡量給改良一下。”

    葉宇環視了周圍的眾人,并沒有把自己內心的想法給說出來。

    他也不清楚這些人當中有沒有賀煒安排的眼線,必須要小心再小心。

    “你們該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我一個人四處逛逛。”

    打發走了眾人,葉宇就要四處閑逛,不過衛紅才卸任組長職位,暫時沒有什么事情可做,就自報奮勇的過來給葉宇當導游,帶領他把分部游覽了一遍。

    還別說,這分部建造的真氣派,如果沒有公孫世家支持的話,憑借國家的財力,可沒有那么大的信心能夠把這里建造的這么富麗堂皇,精巧別致。

    只不過葉宇還沒有熟悉完畢呢,手機就響了起來。

    是魯有刃打過來的,告訴他,劉鵬云已經回來了,情況不容樂觀,讓他趕快過去看看。

    “怎么回事?”衛紅好奇的問:“我怎么聽到還關系著劉鵬云了,難道他那里出了什么亂子嗎?”

    “亂子倒是沒有出,不過他本人出了點事情,應該是生病了,咱們趕快過去給看看吧。”

    聽說生病,衛紅沒有再多打聽,攜帶著葉宇抄近路快速的返回議事大廳。

    剛進議事大廳,葉宇和衛紅就看到這里圍了好幾個人,有昨天被葉宇派出去協助劉鵬云的三個人,也有剛巧來辦事路過的人,魯有刃也赫然在場。

    幾個人把劉鵬云圍在中間,一個個七嘴八舌的詢問狀況。

    “都讓讓,葉副隊來了,讓他給劉鵬云看看傷勢情況。”

    衛紅見到這種慌亂的局面,忍不住皺起眉頭呵斥道。

    眾人一聽葉宇來了,急忙挪開,葉宇順勢走了進去。

    到近前一看,葉宇的臉上就露出了驚愕的神色。

    只見劉鵬云的身上竟然布上了一層寒霜,就如同是冰箱里面結出來的那層冰沙一樣。

    只是看一眼,就能夠讓人忍不住打個寒顫。

    這究竟是有多冷啊,連人都上凍了。

    而現實呢,周圍的眾人可都緊緊是穿了件衛衣罷了,怕冷的頂多也就在外面加了一件外套而已。

    至于冷的上凍,簡直就是開玩笑!

    要知道,現在還不到十月呢,云海省的氣溫基本還停留在二三十度之間,扔屬于秋季,只會讓人覺得舒服,又何來冷的結冰這一說呢。

    葉宇沒有怠慢,急忙伸手抓住劉鵬云的手腕,開始給他把脈。

    這一探知,直接把葉宇嚇了一跳。

    冰體!竟然再次發現了冰體!

    不過轉念一想,葉宇就搖搖頭,否決了自己的想法,皺著眉頭暗自沉吟起來,這冰體不應該是女人專有的體質嗎?什么時候連男人也可以具備這種體質了?

    “葉副隊,劉鵬云怎么樣啊?究竟是犯的什么病啊?能治好嗎?”

    見葉宇把脈的時候出現了呆滯的情況,魯有刃忍不住出言問道。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18岁小伙做网上怎样赚钱 中彩网大乐透走势图表 云南快乐十分任三推荐 上海天天彩4开奖结果 2017124蓝球预 家里养什么鱼赚钱 北京pk10技巧公式 江西快3开奖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l结果 河北快三综合走势 幸运农场直播 河南泳坛夺金结果查询 百变王牌500期走势图 北京中彩快印连锁 手机买彩票 金六福彩票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