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478章 交換人質
    “讓我們汪家背信棄義,放任劉家的生死不管不問,別做夢了。”

    只是不等汪浩然開口呢,汪嘉琪就不忿的說道:“劉家是我們汪家的附屬家族,我們汪家勢必會跟他們共存亡。”

    “好,說的好。”

    聽到這話,劉東升懸著的才算松懈了下來。

    他還真的擔心汪浩然一走了之,真要是那樣的話,劉家就不復存在了。

    “丫頭,我生平很少佩服人,但你卻是其中一個。”

    “呵呵,我需要你的佩服嗎?”汪嘉琪不屑的說:“我只不過是做我們汪家本分的事情罷了。”

    “如果我們真的不管你們劉家的話,那傳出去,我們汪家的名聲何在,以后還如何服眾,誰還會心甘情愿的給我們汪家賣命?”汪嘉琪繼續道:“再者,他們這些人可是我們的敵對勢力,他們的話,我們又怎么可能相信呢?”

    “誰有知道他這是不是在挑唆我們,等他們把你們劉家滅掉之后,在反過來找我們汪家的麻煩呢?”

    “與其到那個時候任人宰割,何不在這會拼死一搏呢?”

    “汪小姐,你說的真好,連我都忍不住對你刮目相看了。”劉桂香看著汪嘉琪,一臉崇敬的說。

    因為在汪嘉琪說這話的時候,她竟然在她的身上看到了葉宇的影子。

    如果自己也能夠這樣,葉宇會不會就對自己有了想法呢?

    “既然如此,那咱們兩個就聯手把來打碎他們的奸計吧。”汪嘉琪沖著劉桂香伸出了手。

    劉桂香跟她握了一下,認真的點點頭。

    “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

    郝昱麟冷著臉說。

    之前他就打探出汪浩然的脾氣,知道他膽小怕事,只要稍微恐嚇一番,就能夠讓他知難而退。

    這樣一來的話,他剿滅劉家的計劃就萬無一失了。

    只要獲得了冰系功法,再有冰體體質者相助,再去滅汪家,還不是手到擒來。

    沒想到這一切竟然被一個女娃娃給攪亂了,如何不讓他生氣。

    “蘇辰,既然要戰斗,那就必須要見血。”

    郝昱麟吩咐道:“就從這個被抓的人開始,讓他們見識見識,我們郝家的手段。拿他的血來給我們鼓舞士氣。”

    蘇辰應了一聲,從懷中摸出來一把匕首,直接架在桂娃的脖子上。

    “慢著。”

    就在他要動手的時候,劉桂香突然嬌喝道:“他只不過是我們劉家的一個普通人,沒有修為,也不是冰體體質者,你把他放了吧,我來給你們當人質。”

    “哦?你要來當人質交換他?”郝昱麟一愣,冷笑著說。

    如果真的能夠讓冰體體質者當人質的話,那他剿滅劉家的計劃就等于完成了一半啊。

    “桂香,不可以。”

    劉東升急忙阻止道:“你可是我們劉家的家主,是我們劉家未來的希望,怎么能夠去當人質呢?”

    “既然我是家主,那你們是不是都要聽我的號令?”

    劉桂香反問道。

    劉東升瞬間就變得啞口無言了。

    對啊,現在劉桂香是家主,她的話就是命令,所有劉家的人都要聽從。

    “你真的要去當人質?”

    汪嘉琪也皺起了眉頭,看著劉桂香問。

    內心卻有些生氣,事情已經夠亂的了,如果劉桂香再去當人質的話,那他們打起來就會受到顧慮。

    畢竟劉桂香可是冰體體質者,她還修煉了冰系功法。

    如果她被擒獲,就等于說是郝家將會掌握冰體體質者和冰系功法,讓他們達到了目的。

    那接下的事情就更加難辦了。

    劉桂香卻點點頭,看向汪嘉琪說:“我意義絕,你就不要再勸我了。”

    只是她在說話的時候,卻在暗中跟汪嘉琪勾動手指。

    汪嘉琪一愣,急忙靠近一些,讓后劉桂香就跟她握起了手,像是安排后事一樣的說:“汪小姐,我走之后,劉家就拜托你來照顧了,可千萬不要讓劉家覆滅啊。”

    汪嘉琪想要搖頭,卻見劉桂香在用口型跟她說:“符咒,給我符咒。”

    汪嘉琪一驚,心中了然。

    原來劉桂香并不是一個沒腦子的人,相反她還非常聰明,知道現在有人在對方手中,他們打起來會有所顧忌,這是打算以身犯險過去救人呢。

    有了符咒,能夠在交換人質的時候施展出來,讓對方手忙腳亂,便可以趁機救下人質。

    算盤打的很好,汪嘉琪也非常贊成,所以在握手的時候,悄悄的給了劉桂香兩張火球符咒。

    反正符咒這個東西她隨時都能夠刻畫出來,可以說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給她兩張也沒有什么關系。

    “你放心的去吧,我一定會保住你們劉家的血脈。”

    把符咒給了對方之后,汪嘉琪慎重的說。

    言外之意是在告訴劉桂香,萬事小心。

    劉桂香點點頭,一步步的走向了蘇辰說道:“現在我來交換人質,你們可以上前一步嗎?”

    “上前一步好讓你趁機救走人質嗎?”蘇辰冷笑著說。

    “呵呵,你那么多人,即便我真的把人質救走的話,你們也不用害怕啊。”劉桂香冷笑著說。

    “再說,我都已經過來了,而且還舉起了雙手,并不會對你們造成威脅,你們不會連這點膽量都沒有吧?”

    “哈哈,我們握著主動權,為什么要聽你的啊?”蘇辰奚落道:“現在人質在我們手上,你一切都要聽我的號令。現在我命令你剛快過來,別磨磨蹭蹭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看也沒有必要再交換人質了。”

    劉桂香垂下雙手,淡漠的說:“如果我到你們的陣營當中,萬一你們把我也給擒獲了,那豈不是得不償失啊?既然商量不通,那我也就不管了,反正我一直都沒有在家里生活過,跟我哥僅僅有血緣關系,其實并不親近,死了也就死了。”

    說著,劉桂香就一步步的往后退。

    只有她自己明白,她這以退為進的方法著實有些冒險。

    好在她剛退了兩步,郝昱麟就開口說道:“站住,你確定要交換人質?”

    “我都已經走到這里了,難道還有假嗎?”

    劉桂香冷笑著說:“你們可以派一個高手來護送我哥,如果我不是真的跟你們交換,你們也能夠趁機把他給打死。”

    “好,我答應在中間進行交換。”

    郝昱麟沉吟一番說。

    如果真的能夠抓獲劉桂香的話,舍掉一個沒用的累贅又有什么關系呢。

    “蘇辰,你去護送這家伙跟她交換。”

    郝昱麟環視了一眼周圍,覺得也就蘇辰的實力高一些,便吩咐道:“記住,一定要把那個婆娘給我帶回來,如果她敢使詐的話,你就把這家伙給我打死,不用留手。”

    “昱麟少爺,咱們占據了優勢,干嘛還要……”

    蘇辰不愿意接這個差事,畢竟走到中間,萬一有什么三成兩短的話,他們的人也來不及救他啊。

    只是還不等他把話說完呢,郝昱麟就沉了一下臉,呵斥道:“讓你去你就去,哪來那么多廢話啊。咱們這么多人,難道還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吃虧嗎?”

    “好吧,我去。”

    無奈之下,蘇辰只能推著桂娃走向了中間。

    不過他也留了一個心眼,讓劉桂香舉起雙手,這樣一來,即便是劉桂香就沒有辦法再使詐了,也來不及救人。

    就這樣,劉桂香和蘇辰在眾目睽睽之下來到了場地的中間。

    快要靠近的時候,蘇辰突然說:“你先站住,讓我來。”

    劉桂香站在那里不動了,蘇辰就推著桂娃過去,在跟劉桂香一排的時候,他猛的一把把桂娃給推開。

    只不過在推開桂娃的時候,他滑動了一下手中的匕首,然后才去抓劉桂香的胳膊。

    而劉桂香并沒有看到這些,她只看到桂娃被推了出去,跟蘇辰拉開了距離,確定了他的安全之后,劉桂香再沒有任何的后顧之憂,猛的展開自己的冰體,瞬間就在身邊凝聚了一股子寒流。

    蘇辰的手才剛剛伸向劉桂香,就感覺到了一股子寒氣,凍的他手臂都在不斷的顫抖,匕首都拿不穩,跌落在地上。

    “不好,她使詐。”

    蘇辰急忙驚叫道。

    其實不用他說,在場的人都已經看的清清楚楚。

    只可惜他們距離有些遠,根本沒有辦法去阻攔。

    而劉桂香也沒有給他們機會,寒氣展開之后,她雙手一捏,立刻就在她的面前形成幾根冰刺,向著蘇辰刺去。

    與此同時,劉桂香又拿出汪嘉琪遞給她的那兩張符咒,沖著蘇辰的身后一甩,阻止那些想要過來救人的人。

    說時遲,其實很快。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眾人甚至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呢,蘇辰已經被劉桂香的冰刺給刺中。

    他想要返回呢,卻剛好碰到了火球符咒,直接被爆裂的氣浪給沖飛,甩出去老遠。

    而劉桂香這推著桂娃返回他們的隊伍,同時汪嘉琪往他們身后甩出去幾張符咒,把那些想要阻攔的人給阻止下來。

    “嗎的,你竟然耍我?”

    見到這一幕,郝昱麟氣急敗壞的說。

    “是我們耍你嗎?”

    汪嘉琪冷冷的說:“看看你們的人做的好事,明明是交換人質,卻還要下手,你們難道是想讓我們換回來一個死人嗎?”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新扩区卖什么赚钱 2019赚钱点子钱技术 金蟾捕鱼游戏平台下载 单机版奔驰宝马下载 工厂上班做什么生意最赚钱 梭哈什么意思 大发湖北快3计划群 云南十一选五 象棋在线游戏 海南飞鱼彩票直播 安徽25选5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试图 街机金蟾捕鱼官方下载 波克捕鱼达人千炮官网 三元起价赚钱吗 如何在淘宝赚钱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