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501章 現場輸血
    在汪浩然解釋的時候,葉宇已經沖到了汪嘉琪的身旁,認真的給她把脈。

    這一看,直接把葉宇嚇了一跳。

    這哪里是消耗過度啊,簡直就是失血過多啊。

    汪嘉琪的身體內血液幾乎快要流失干凈,整個人之所以會昏迷不醒,正是因為沒有供血,無法支撐她清醒過來。

    以血凝符,這究竟是消耗了多少血才會變成此刻這種摸樣啊!

    “嘉琪她怎么樣了?有沒有問題啊?”

    汪浩然見葉宇的神色不對勁,不免有些擔憂的問道。

    “她失血過多,我現在要對她進行輸血,你們都出去回避一下吧。”

    葉宇面漏難色的說。

    此刻再不輸血的話,怕是汪嘉琪根本活不成。

    至于送到外面的醫院,葉宇連想都沒有想,時間根本來不及。

    還好他來的及時,也還好汪浩然提到了汪嘉琪,葉宇才看到她,要不然,汪嘉琪怕是真的就如此香消玉殞了。

    “輸血?這里怎么輸血啊?”

    汪浩然驚呼道。

    輸血不是應該到醫院去嗎?待在密室里面,沒有血漿,也沒有設備,要怎么輸啊?

    再說,這都沒有驗血,萬一輸的血液不合適,怎么辦?

    只是他這么多的問題,直接被一句話給回絕了,“我是華平的徒弟,你應該相信我的醫術,現在再把汪助教送到醫院已經來不及了,只能按照中醫的方法進行治療,你放心吧,我保證不會讓她死去的。”

    就這樣,汪浩然和郝牛他們帶著其余的人離開了密室,把劉桂香和汪嘉琪留了下來。

    并不是他們不想把劉桂香帶出去,實在是她周身的寒氣太過逼人,尋常的修為根本不敢靠近啊。

    關上石門,葉宇急忙來到汪嘉琪的身邊。

    沒有任何的猶豫,他拿出匕首,在自己的手腕上劃了一刀,頓時就有鮮血流了出來。

    這些可都是鮮血啊,在這種情況下,鮮血能夠救命,他可不舍得浪費,急忙拿出銀針,在手腕處扎了幾針,止住了血,這才去劃開汪嘉琪的手腕。

    把汪嘉琪的手腕劃開之后,雖然也有鮮血流了出來,不過速度非常慢,幾乎都是滲出來的,完全沒有那種流淌的感覺。

    “傻丫頭,你怎么能夠那么傻呢?用自己的鮮血來畫符,真拿自己當血漿了啊。”

    見狀,葉宇搖頭無語的說:“還好你遇到了我,不然只能等死。”

    言罷,葉宇就把自己手腕處的傷口跟汪嘉琪手腕處的傷口貼合,然后他才拔出銀針,跟著用另外一只手把汪嘉琪給扶起來,把手掌貼在她的后背上,開始往她的身體內輸送靈力,用以運轉她體內的血液循環。

    只要這樣,他才能夠確保把自己體內的血液輸送到汪嘉琪的身體內。

    這一切說著簡單,其實特別麻煩,其中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差錯,都無法把汪嘉琪救活。

    這也就是葉宇的醫術高超,修為強悍,否則的話,他面對這種情況,也會束手無策的。

    “汪家主,你就不要再擔心了,既然葉隊長已經給你保證過了,他就不會讓汪小姐出現任何意外的。”

    郝牛實在是看不下去汪浩然在他面前來回的走動,出言安慰道。

    “我也知道葉隊長的本事,可那受傷的畢竟是我的孫女,我怎么能夠不擔心呢?”汪浩然瞪了他一眼,無語道:“再說,這可是輸血,萬一出現差錯的話,兩個人都死了怎么辦?”

    “呸呸呸,你瞎說什么呢?”

    郝牛立刻就呸了幾聲,有些生氣的說:“即便你不想自己的孫女活命,也不能把葉隊長也給詛咒進去吧?葉隊長的本事那么高,怎么可能出現意外?咱們還是趕快把這里給清理一下吧,不然等你孫女好了看到這里的場景,難免心情波蕩,要是再出現什么意外可就不好了。”

    “對,還是趕快清理一下吧,我在這里擔心也沒有任何的用處。”

    汪浩然這才停下步伐,跟著郝牛他們一起開始打掃戰場。

    ……

    “咳咳!”

    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時間,汪嘉琪感覺自己的喉嚨有些發癢,忍不住咳嗽了兩聲。

    然后便睜開了眼睛,跟著她就看到那個人她朝思暮想的人。

    “葉教授?我這是在做夢嗎?你怎么會在這里?”

    汪嘉琪喃喃自語道:“一定是在做夢,你是天目組織的隊長,每天都那么忙,也只有在夢中我才能夠跟你匯合在一起。”

    “不對,不是做夢,我在劉塘村用自己的鮮血畫符,幾乎耗盡了體內的血液,又怎么可能活著呢,肯定是死了。”

    “可是也不對啊,如果死了的話,又怎么可能遇到葉教授呢?莫非葉教授也死了?”

    “呸呸呸,葉教授那么好的一個人,即便是全天下的人都死了,他也不會死的,好人就應該長命百歲……”

    “汪助教,你能不能先別說話,都吐到我的臉上了。”

    葉宇苦笑著說。

    這汪嘉琪還真有意思,竟然覺得自己死了,而且還希望自己長命百歲,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啊,你會說話?我這不是在陰間?”

    汪嘉琪一愣,驚慌的說。

    “別亂動,我正在給你輸血呢。”

    葉宇急忙叮囑道。

    雖然汪嘉琪已經蘇醒了過來,可她因為失血過多,還需要繼續輸血,這亂動的話,萬一把手腕的接口給弄掉,就輸不進去了。

    “輸血?什么輸血?”

    汪嘉琪再次一愣,然后才看清楚,葉宇的手腕貼在自己的手腕上,而且那里有著傷口,此刻正有血液不斷的從葉宇的手腕傳入到自己的手腕中。

    這一幕吧汪嘉琪嚇了一跳,慌忙道:“葉教授,你,你這樣會把自己的血給輸完的啊?不行,趕快停下來,我已經清醒了過來,休養一下就好了,不用再繼續輸血了。”

    作為一個中醫,汪嘉琪也知道這種古老的輸血方式。

    不過她更清楚,這種方式帶來的危害。

    畢竟只有一個人供血,很容易就把供血之人的血液給抽干,真要到那個時候,不但救不活病人,相反還會把自己拖垮。

    所以一般的情況下,沒有人愿意使用這種方法。

    現在看到葉宇在為她用這種方式輸血,汪嘉琪的內心一暖,但更多的卻是擔憂。

    “沒事,我的血比較多,再輸一些我就停下。”

    葉宇安慰了一聲,并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

    雖然這種方式比較危險,對身體的傷害也比較大。

    可葉宇根本不用怕,首先,他是一個修煉者,能夠掌控血液的走向,不至于在輸血的時候浪費太多的血液;其次,他體內的生機比較旺盛,造血能力又強,輸這點血,對他造成的傷害并不是特別大。

    “謝謝你,葉教授。”

    聽到這話,汪嘉琪不再掙扎,一臉真誠的說道。

    “太客氣了,應該是我謝謝你,在關鍵時刻保住了劉塘村和汪家的血脈。”

    葉宇客氣的說。

    “劉家是我們汪家的附屬家族,我們汪家保護他們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而我身為一個汪家人,有責任和義務來維護自己家族的利益,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就絕對不允許別人侵犯我們汪家。”

    汪嘉琪慷慨激昂的說。

    葉宇點點頭,看汪嘉琪也順眼的很多。

    她已經不再是那個在學校里面什么都不懂的助教了,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她已經成長了。

    至少她已經明白自己肩膀上挑著的擔子,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這一點讓葉宇非常的欣慰。

    遇到挫折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被挫折打敗,從此一蹶不振。

    汪嘉琪不但沒有被挫折打敗,相反,她迎難而上,沖破種種困惑,打破一道道界限,脫胎換骨,破繭成蝶。

    這才是一個強者應該具備的特制,才有資格進入到他的華宇谷。

    “對了,聽說你已經成為一個二級的符咒師,這么厲害,才了解修煉沒幾天,怎么會這么快就能夠畫出二級的符咒呢?”

    葉宇突然想到了什么,好奇的問。

    要知道,他是因為體內有靈力,而且還有醫典上的介紹,所以才能夠這么快畫出符咒。

    而汪嘉琪呢?她貌似到現在體內都沒有任何的靈力吧?

    不對,等等,怎么感覺到她的身體內已經出現了靈力波動呢?

    莫非和自己的血液有關?

    因為自己體內含有非常渾厚的靈力,所以在給汪嘉琪輸血的話,自然而然的就把這些靈力給輸入到汪嘉琪的身體內了。

    只是想要讓靈力常留體內,怕是也要修煉吧?

    想到這里,葉宇不等汪嘉琪開口就再次說道:“汪助教,別再分心了,我現在教給你一種吐納方法,你進行修煉。”

    說著葉宇就把醫典上的吐納方法說給了汪嘉琪,這汪嘉琪不愧是個天才,只是聽了一遍,就能夠完全記住,并且還能夠按照葉宇教給她的方法進行吐納。

    隨著她的吐納,葉宇能夠明顯感覺到她體內靈力的流動,正在往丹田處匯聚。

    只不過他血液當中的靈力太過有限,無法支撐汪嘉琪突破,所以葉宇就拿出一塊聚靈符,用另外一只手握著,把聚靈符內的靈力導入到汪嘉琪的身體內。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11选5购彩平台 17年极速时时彩开奖 老版街机捕鱼单机版 天涯明月刀升级赚钱 梦幻西游赚钱技巧2018 大庄家彩票网址 云南11选5走势图手机板 六肖复式三个有多少组 中国足球彩票 股票涨跌怎么算 快乐十分任五胆拖表 海南麻将手机版 六合图库高清版下载 888vs网页棋牌游戏 狗狗币怎样赚钱 湖北快三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