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526章 反轉太快
    “等下。”

    看那些保安要動手,葉宇急忙伸手阻攔了下來。

    “怎么?已經想通了?要把證據交給我們,然后乖乖的去給苗夏治病嗎?”

    見葉宇叫停,殷凱臉上立刻就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怕了吧?之前還那么囂張的呢,原來也只是虛張聲勢啊。

    現在看到這些保安,立刻就軟蛋了?哈哈,等會把苗夏治好之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誰知道葉宇壓根沒有搭理他,而是看向那些保安說:“殷凱因為屢次犯錯,他已經不再配當醫療小組的組長了,你們身為一個保安,應該能夠看到一些真相,分得清楚誰對誰錯。”

    “我不想對你們動手,因為你們并沒有錯。但我也不希望你們隨隨便便的就被別人拿來當槍使,這樣的話,你們就不配成為一個保安了。”

    “保安,保的是整個組織,而不是某一個人,更不能成為有些人濫用私權的工具。”

    “你是葉神醫吧?”

    葉宇的話音剛剛落下,就聽到保安當中有人不敢確定的問道。

    “我叫葉宇。”

    葉宇笑著說。

    連保安都能夠認出自己,難道現在自己的名氣已經這么大了嗎?看來以后要收斂一些了,盡量低調行事。

    “葉神醫,竟然真的能夠碰到你啊。”

    那保安激動的說道,并且還上前拉著葉宇的說,一臉感激的說:“我兒子的肝癌就是你給治好的,如果不是你,恐怕我們這個家就要被拖垮了,我也不可能在這里繼續工作。”

    “你兒子的肝癌?”

    葉宇愣了一下,他竟然對這人沒有一點印象。

    如果真的是他治好了對方的兒子,按說應該看到過眼前的保安啊。

    “我兒子叫王樂。”

    保安繼續道:“他是醫療協會的成員,那天你們開什么比賽前夕的大會,他突然病發,檢查出來肝癌,如果不是你不計前嫌,治好他的疾病,我這個糟老頭子,就真的白發人送黑發人了。”

    提到王樂,葉宇這才想起來,在醫療協會內,因為皮長軍想要讓他的孫子皮亞新參賽,便從中刁難,還特意找來王樂這樣的病號,讓他們胡軍蠻纏,想把自己拖下水。

    結果自己用致癌花引出了王樂的癌癥,又借用了孟凡洲的力量,才把皮長軍他們給擺平。

    沒想到那天救的王樂,竟然是眼前保安的兒子。

    “原來你是王樂的父親啊,不知道王樂的身體現在怎么樣?”葉宇笑著問。

    “癌細胞已經徹底清除,他現在的身體特別棒,而且在醫療協會跟著鐘神醫特別受重用,這一切都要感謝葉神醫你啊。”

    說著王樂的父親就要給葉宇下跪道謝。

    葉宇急忙拖著他說:“老伯,用不著如此,我也不過是在盡一個醫生的本分。”

    “兄弟們,葉神醫是個大好人,咱們千萬不能跟他作對啊。”

    王樂他爸就回身沖著周圍的那些保安說:“而且葉神醫剛剛也說了殷凱的幾條罪狀,這些咱們都心知肚明,殷凱是不可能在這里繼續擔任組長一職了,咱們也不用在聽從他的號令。”

    “還有這個女人,從來不把我們保安當人看,都是她把殷凱組長帶壞的,咱們一起來教訓這個臭女人。”

    王樂他爸在保安里面威望還是蠻高的,隨著他的帶動,那些保安果真不再為難葉宇,而是一個個沖向了司珍珍,把她給圍攏了起來。

    “你們,你們這是想造反嗎?”

    殷凱見狀,氣急敗壞的說。

    如果沒有保安給他撐腰,他可不敢跟葉宇對著干。

    畢竟葉宇的身后還站著孟凡洲呢,他可以不怕葉宇,但孟凡洲可是他的頂頭上司,他不敢不怕啊。

    之前不把葉宇放在眼中,一方面是司珍珍的慫恿,另外一方面殷凱也覺得上次的事情是個巧合,孟凡洲不可能是葉宇的人。

    可是經過王樂他爸的提醒,殷凱才漸漸的記起那天的情形。

    孟凡洲找到葉宇之后,喊了一聲葉部長,態度極為的恭敬,那就是說,葉宇的身份比孟凡洲還要高。

    想到這些,殷凱背后就再次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究竟在干什么啊,竟然把葉宇給得罪了。

    現在怎么辦?難道真的要辭去組長的職位嗎?

    這可以一個極為有油水的職位啊,如果辭掉的話,他殷凱還怎么大筆的撈錢啊?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保命要緊吧,能活著,才有希望掙更多的錢,不然的話,真被整到局子里的話,他還拿什么撈錢啊。

    思及至此,殷凱便耷拉下來腦袋,沖著葉宇求饒道:“葉神醫,我錯了,你能不能放過我一次啊?”

    “凱哥,你說什么呢?你哪里錯了?”

    司珍珍聽到這話,立刻就不干了,推了一下殷凱勸說道。

    一旦殷凱承認錯誤,那就代表著沒有人再守護她了,以后讓她還怎么在醫療小組逍遙快活啊。

    “閉嘴。”

    殷凱一瞪眼,惡狠狠的說:“都是你這個臭表子引誘的我,如果不是你從中作梗,我又怎么可能把閆瑞這么好的醫生給停職了呢?到現在你還不知悔改,竟然還想讓我去對付葉宇,你他嗎的腦袋里裝的都是漿糊嗎?”

    這話雖然是在責備司珍珍,可明眼人都能夠聽出來,他這是在告訴司珍珍,葉宇是不可得罪的,讓她道歉,請求葉宇的原諒。

    這一切反轉的太快,司珍珍仗著殷凱撐腰,見到閆瑞的時候,就開始耀武揚威,被打了之后,確定了葉宇的身份,她就開始變得低三下四的去道歉,想要獲得葉宇的原諒。

    沒想到葉宇不買賬,她才在殷凱的耳邊煽風點火,讓殷凱跟葉宇對上。

    那個時候,司珍珍覺得有殷凱給自己做后盾,保證能夠把葉宇捏死,所以她又有了底氣,心理已經在想著等會把葉宇他們打服氣之后,應該如何對付閆瑞呢。

    現在倒好,保安出來之后,不但沒有找葉宇的麻煩,反而還把她給圍了起來。

    這不是關鍵,關鍵是殷凱也不再向著她,反而在幫葉宇說話。

    這尼瑪,簡直就跟做過山車一樣,讓司珍珍有些暈頭轉向了。

    “殷凱,早知道今日,何必當初呢?”

    葉宇嘆息一聲說:“之前我還給過你機會,讓你自己主動辭職,好好的反省,然后從新做人。”

    “可惜你卻不知道珍惜,白白錯失了那次機會。”

    “葉神醫,都是我的錯,我現在就申請辭職,以后好好的行醫治病,再也不整這些幺蛾子了,求求你,放了我好嗎?”殷凱急切的說。

    清楚葉宇比孟凡洲的身份還要高,殷凱已經沒有斗下去的決心了,他一心只想求得葉宇的諒解。

    “哎,晚了。”

    葉宇再次嘆息一聲,并且拿出了自己的手機讓殷凱看。

    只見葉宇的手機正在通話中,而上面顯示的聯系人正是孟凡洲的名字,通話時長五分鐘。

    也就是說,從他拒絕辭職開始,葉宇就暗中撥打了孟凡洲的電話,然后把他們接下來的談話內容聽的一清二楚。

    自己原本就犯下了好幾條不可饒恕的罪狀,現在又讓保安對葉宇出手,簡直就是大逆不道,這些被孟凡洲聽了去,他殷凱已經再也沒有翻盤的機會了。

    “葉宇,你他嗎的竟然陰我,老子跟你拼了。”

    殷凱惱羞成怒,以至于他完全喪失了理智,揮舞自己的拳頭就沖向了葉宇。

    可惜他只是一個醫生,哪里有什么身手,還沒有碰到葉宇呢,就被葉宇一腳給踹飛了出去。

    “殷凱,你太讓我失望了。”

    把殷凱踹飛,葉宇搖搖頭,無語的說:“原本你要是態度誠懇的話,我還能幫你求求情,讓孟凡洲只給你免職,現在看來,你就等著把牢底坐穿吧。”

    “凱哥,你怎么樣了?”

    司珍珍忙沖到殷凱面前,把他扶起來,擔憂的問。

    雖然殷凱已經變成了軟蛋,可他在怎么說也是醫療小組的組長,是自己最大的依仗,如果連他都被收拾的話,那自己就只能等著任人宰割了。

    “滾開,都是你個臭表子,嗎的,如果不是你,老子又怎么可能會接二連三的犯下這么多的錯誤。”

    殷凱看到司珍珍就氣不打一處來。

    這一切都拜這個女人所賜,如果不是她挑逗自己,自己又如何會跟她攪合在一起呢?

    如果不是她不斷的在自己耳邊說閆瑞的壞話,自己又怎么可能把閆瑞趕出醫療小組呢?

    如果閆瑞不離開,葉宇也不至于會如此憤怒的來找自己尋仇吧?

    畢竟閆瑞可是葉宇的徒弟,徒弟受到了欺負,師父來幫忙找回場子,天經地義啊。

    還有眼前的事情,如果不是司珍珍阻攔他們,會釀成現在的惡果嗎?

    歸根結底,這一切都是司珍珍造成的。

    越想殷凱就越氣,越覺得司珍珍是掃把星,以至于殷凱握著拳頭直接沖著司珍珍就暴打起來。

    “殷凱,你他嗎的瘋了嗎?打我干什么?我可是你的女人啊?”

    司珍珍疼的亂叫,“殷凱,你再敢打我的話,我就把我們在一起的視頻發給你老婆,甚至還傳到網上,讓你徹底的身敗名裂。”

    “你說什么?”

    殷凱一愣,果真停住了手。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半全场盈利 赛车彩票网站排名 50万赚钱项目有哪些 泰拉瑞亚瑟银灾厄哪个最赚钱 tangka赚钱 今日头条加v怎么赚钱 内蒙古快3预测一定牛 神武3手游怎么快速赚钱攻略 领卷淘宝开群怎么赚钱 6.2魔兽哪个专业赚钱 微信群内怎么样赚钱 北京pk10官网开奖视频 刮刮乐手工作品 不赚钱把健康分享给顾客也是种美德 互联网彩票大奖兑奖 新时时彩走势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