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575章 誰怕誰啊
    “不許去!”

    還不等賀旗開口呢,萬婷婷就急了,瞪著眼說道。

    “為什么不許去?”

    賀旗皺著眉頭說:“你現在還只是我的女朋友就要管我嗎?那以后真的結婚的話,還不把我整成妻管嚴啊?你覺得像我這樣的大少爺會聽你的話嗎?”

    “真他嗎的可笑,我只是去喝個酒都不行,管的也太寬了吧。”

    冷冷的說了一通,賀旗不再去理會萬婷婷,拉著椅子就來到了閆瑞的身旁。

    閆瑞先是沖著他拋了一個媚眼,更加堅定了賀旗坐在這里的想法,然后她又沖著萬婷婷說:“萬婷婷,你這樣我就要說你兩句了。咱們雖然不是一個寢室的姐妹,但也算認識,此刻又坐在一個桌子上吃飯,就更加證明了我們之間的緣分。”

    “你說我們這么有緣的人,我跟你老公喝兩杯酒怎么了?坐在一起怎么了?”

    “周圍這么多人看著呢,難道我還能跟你老公一起暗中做點其他的不成嗎?”

    “即便是你老公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這話把賀旗說的臉色特別陰沉,狠狠的瞪了一眼萬婷婷,暗自責怪這個女人壞他的名聲。

    萬婷婷也氣的不行,不過周圍的人都說這兩人喝醉了,所以也只能忍著,由著他們去了。

    賀旗轉了一下身子,面對著閆瑞,拿著他那剩下的半瓶酒說:“閆瑞,別理她,我們繼續喝酒。”

    “好,繼續喝。”

    閆瑞也拿起了牛二,不過她并沒有喝酒,而是把眼睛瞇成一條線,盯著賀旗手中的那瓶酒說:“不對,剛剛那瓶酒你吐了,不算數,你要再開一瓶來跟我拼。”

    “開就開。”

    這人一喝大就完全沒有自己的主動意識了,往往都會跟著別人的話來行動。

    賀旗此刻就是如此,沒有二話,直接又開了一瓶酒。

    接著兩人又拼了起來,只不過他的酒量已經到邊了,才喝了幾口,就徹底不行了,感覺天旋地轉,隨時都有可能摔倒。

    “不行,再這樣喝下去的話,我肯定會醉的不省人事,那就所有的計劃都將泡湯。”

    賀旗搖搖腦袋,讓自己清醒一些,在心中思量起來,“得想個法子。”

    閆瑞久經酒場,又如何不明白賀旗的心思,暗自笑了笑,也停下了喝酒,裝出一副醉態的說:“賀旗,我想要去趟洗手間,這個應該不算違反咱們之間的約定吧?畢竟先前你也沒有說過不準去洗手間。”

    這話正和賀旗的心意,他又怎么可能拒絕呢,慌忙點頭說:“去吧,去吧。”

    “賀旗,你是不是真的喝傻了啊?”

    萬婷婷皺著眉頭說:“拼酒的時候,誰去洗手間就算誰輸了,這點常識你都忘記了嗎?你是不是……”

    賀旗回頭沖著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嚇的萬婷婷急忙把剩下沒有說的話都給咽到了肚子里,拿起筷子去夾菜,不敢再看賀旗。

    “嗎的,老子就喝個酒,你一個女生在一邊比比個沒完,跟個蒼蠅似的,打擾老子的雅興。”

    賀旗無語的說。

    閆瑞搖搖頭,臉上露出一副不易察覺的笑容,然后才從椅子上站起來,搖晃了幾下身子,如果不是及時扶住了椅子,恐怕都要摔倒在地上。

    “哈哈,醉了吧,我還以你有多能喝呢,等去洗手間回來,看我怎么收拾你。”

    賀旗見狀在心中得意的說道。

    而劉璐璐急忙過去扶著閆瑞,擔憂的問:“閆瑞,你沒事吧?還是讓我來扶你去洗手間。”

    “好。”閆瑞點點頭說。

    兩人一起去了洗手間,剛剛關上門,閆瑞就小聲的說:“師娘,你不用扶我,我沒事。”

    “都快摔倒了,還沒事呢?”劉璐璐不滿的說。

    閆瑞笑了笑,沒有解釋,而是把手伸向了盥洗池,然后劉璐璐就看到從閆瑞的手指尖噴射出一道水柱,就跟《天龍八部》里面跟喬峰拼酒使用六脈神劍作弊的段譽一樣。

    劉璐璐直接就傻眼了,“這,這……”

    “我跟著師父修煉,體內有修為,別說是一瓶酒了,即便真的喝了十瓶八瓶也不會對我造成任何的影響。”閆瑞笑著解釋說。

    “那你這……”

    “賀旗因為我的到來擠走了萬婷婷,他想要幫萬婷婷找回場子,我本來是想喝酒賠罪的。可他看我的眼神不對勁,既然如此,我就要好好整他一番了。”

    說話之間,閆瑞已經把酒都給傾瀉了出去,拍拍手說:“走吧,免得他們等急了。”

    出來的時候,閆瑞又靠在了劉璐璐的身上。

    而且她剛剛動用了一些靈力,把臉色弄的更加的紅潤,看起來跟喝醉了一個樣子。

    兩人在回到包間的時候,閆瑞還故意摔倒在地上。

    “閆瑞,你怎么了?”

    劉璐璐嚇了一跳,心說不是沒事嗎?怎么還會摔倒呢?

    不過在她看到閆瑞眨巴著的眼睛,立刻就會意,忙責怪的說:“不能喝酒非要逞能,吐的一塌糊涂不說,連路都走不好了,這樣等會結束之后,你怎么回寢室啊?”

    “沒事,我還能喝。”

    閆瑞擺擺手,很隨意的說。

    “閆瑞,如果不能喝的話就趁早投降,我一個大男生也不會跟你太過計較,你趕走萬婷婷的事情就這樣算了。”

    賀旗癟癟嘴說。

    看似在替閆瑞開脫,可明眼人都能夠聽出來,他這是在萬婷婷的事情說事,如果你不喝的話,那這件事情咱們就沒完。

    葉宇他們聽到這話臉色都不太好看,尤其是不知情的肖娟,都瞪向了萬婷婷,想要讓她幫忙說兩句話。

    萬婷婷則直接把腦袋扭向一邊,想讓我幫忙說話,門都沒有。

    我男朋友剛剛都喝吐了,在這里丟了人,必須要扳回來一局。

    “放心吧,我沒事,咱們繼續。”

    閆瑞在劉璐璐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坐到椅子上,拎著牛二想要繼續跟賀旗喝酒。

    “閆瑞,你去了一趟洗手間,這為了公平起見,我也要去一趟。”賀旗阻止道。

    “去吧去吧。”

    閆瑞擺擺手,揉了揉自己的腦袋,好像真的要不行了一般。

    見到賀旗站起身子,萬婷婷急忙要去攙扶他,卻被另外兩個男生給阻止道:“嫂子,旗哥是男生,這上洗手間的事情還是交給我們吧。”

    說完兩人就架著賀旗去了洗手間。

    被風一吹,賀旗的腦袋立刻就暈的不行,剛剛到洗手間,他就忍不住張口吐了出來。

    另外兩人捏著鼻子拍打著他的后背,叫罵道:“草,一個女生,怎么會這么能喝?竟然把我們的旗哥給喝醉了,太強悍了吧。”

    “兄弟,你們覺得閆瑞長的怎么樣?”

    賀旗吐過一陣,感覺舒服了很多,便出口問道。

    “恩?”

    這兩人的一聽這話,眼睛立刻就亮了起來。

    閆瑞雖然長的不如劉璐璐,但那身材和臉蛋也都不差,至少也是校花級別的人物。

    “等會回去之后,你們替我擋下酒,咱們盡量把閆瑞給灌醉。”

    賀旗見那兩人的眼神,知道他們心中也有那種念頭,就笑著說:“他們寢室的肖娟要陪著肖小強,耿歡是一個獨來獨往的人,不喜歡照顧人,而劉璐璐今天剛剛被葉宇表白,結束之后肯定會去酒店,咱們可以趁此機會送閆瑞回宿舍。”

    “只是那個時候她喝醉了,至于究竟會送到哪里,還不是我們說的算嗎。怎么樣?要不要跟著哥一起干?”

    “必須要一起啊。”

    那兩人立刻就拍著大腿表態道。

    開玩笑,這么好的撿尸的機會,他們又如何能夠錯過呢。

    更何況三個人一起,豈不是更加的刺激。

    如果還能夠拍點視頻啥的,把閆瑞控制起來,培養成他們的奴隸,豈不是更加妙哉了。

    只是這三個人絲毫沒有意識到,在他們商定這些的時候,危險已經在悄無聲息的向著他們靠近了。

    等這三人回來,閆瑞就拎著牛二要跟賀旗繼續喝。

    “閆瑞,我哥不行了,要不我替他喝怎么樣?”

    其中一人站起來說道:“我也不占你的便宜,畢竟你之前喝了那么多,又是一個女生,這樣,你喝一杯,我喝雙倍,怎么樣?”

    “這樣合適嗎?”

    劉璐璐皺著眉頭說:“你之前又沒有喝過酒,閆瑞卻喝了一瓶多,哪怕你喝兩個閆瑞喝一個,她也喝不過你啊。現在賀旗喝不下去了,就應該認輸,把這件事情給揭過去。”

    “我還能喝。”

    賀旗抬起頭,一把奪過那人手中的酒瓶,咬咬牙說。

    不過還不等他喝呢,那人又把酒瓶給奪了過去,沖著閆瑞說:“閆瑞,你把我嫂子趕出了寢室,即便是過了我哥這一關,但也過不了我這一關,今天你必須要跟我喝一場,讓我輸的心服口服才行。”

    “你確定要替他喝?”

    閆瑞瞇著眼睛問。

    那人點點頭,閆瑞想了一下說:“這樣,我喝一杯,你喝三杯。否則的話,面談。”

    “你!”

    那人一滯,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三杯,那就是一瓶啊。

    他哪有那么大的酒量啊,不過看到閆瑞紅潤的臉蛋,以及她東倒西歪的姿態,那人沉吟了一番就咬咬牙說:“行,三杯就三杯,誰怕誰啊!”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四川金7乐奖金表 北京pk10官网开奖视频 街机捕鱼电玩 校狐怎么赚钱 任选9场奖金最低排名 类似于朋友圈赚钱的软件苹果手机 多乐彩票骗局幕后老板 世界顶级德州扑克高手 极速快乐十分假的 广西11选5网站 福利20选5中奖说明 福建11选5开奖分布走势图 辽宁11选5直播 3分时时彩计划在线 梦幻西游打造69级武器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