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627章 自己的酒自己喝
    “臥槽,你們……哎吆,疼,輕點啊。”

    董海波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只剩下痛苦的哀嚎了。

    當然,這些保安有了服務員的告知,并沒有對董海波下死手,只是狠狠的暴揍了他一頓而已。

    即便是如此,也把董海波打的半死不活。

    連著被揍了三頓,簡直是董海波有生以來的第一次。

    看著鼻青臉腫,滿身鞋印和血跡,臟兮兮的董海波,葉宇就不覺得有些好笑。

    你說你放著堂堂的大少爺不去當,非要自己作死,何必呢?

    不過既然已經決定要對董家下手,葉宇就沒有打算收手。

    如果他們家族真的沒有做什么違法犯紀的事情,葉宇也會酌情處理,給他們一個機會,放他們一條生路。

    可經過彭斌他們的調查顯示,這董家不但坐著非法的生意,甚至還聯合著川省那邊的人,在做一些毫無人性的實驗,這就更加堅定了葉宇的決心,不把董家給除掉,他誓不罷休。

    當然,在除掉董家之前,他也要好好教訓一下董海波。

    讓他明白做人的道理。

    畢竟他還年輕,也沒有參與家族里面的齷蹉勾當,有朝一日能夠從牢里走出來,興許還能夠造福這個社會。

    “董海波,現在你還覺得我們酒店的員工好欺負嗎?”

    服務員沖著董海波冷冷的問道:“還想不想讓我滾?”

    董海波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沒有再敢發聲。

    那么多人都在虎視眈眈的看著他,他即便是想發聲,也沒有那個膽子啊。

    “現在可以把你的賬單結一下了嗎?”

    服務員又問,“時間已經過去了,你沒有辦法退菜,拋開帝王廳的貴妃醉酒不談,你還需要支付我們二十七萬六千八百塊錢,不知道你的錢準備好了沒有?”

    “我打個電話問問。”

    董海波再也沒有之前那種囂張的氣焰了,頹然的拿出手機給自己的父親打電話。

    剛剛接通,他就哭了出來,委屈的說道:“爸,你快來救救我。”

    “怎么了?”

    董寬關心的問。

    “他們打我,都打我,快把我打死了,胳膊都被打斷了。”聽到董寬的關心,董海波哭的更凄慘。

    “誰打你了?”

    董寬一聽就急切的問道:“不就是欠了他們一頓飯錢嗎?至于要動手打你嗎?再說,咱們董家在玉宇酒店也有賬戶,實在不行,你也可以掛賬啊,怎么會動手呢?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不好意思,你們董家的賬戶已經被注銷了,從此以后,你們董家不再是我們酒店尊貴的客人,甚至說,以后凡是你們董家的人來我們酒店用餐,都會被拒之門外。”服務員在旁邊冷冷的說道。

    這是田可為的規定,敢得罪老總,那就是死路一條。

    田可為可是親眼見證了云溪縣得罪老總的那些大家族,沒有一個人還能夠完好無損的。

    他相信,哪怕遠在并陽縣的董家,既然得罪了葉宇,也一樣不會有好結果。

    “爸,你聽到了沒有,他們把我們家的賬戶給注銷了,還不準我們董家的人來他們酒店用餐。”董海波哭訴道:“你能給我點錢讓我先把賬給結了,然后回家嗎?我想媽媽。”

    “混蛋,有錢的話我會不知道給你嗎?”董寬氣憤的說。

    “沒錢?你借不到嗎?”董海波一愣,自己父親人脈那么廣,即便是資產被凍結了,也不可能連二十多萬都借不到吧。

    “嗎的,那群白眼狼,見到我們董家被調查之后,一個個都躲著我們,誰還愿意借我們錢啊?”董寬很是無語的說道。

    “那怎么辦?我是一刻都不想在這里多待了。”董海波急了,沒有錢,難道他真的要在這里給別人打掃廁所嗎?

    他可是堂堂的董家大少爺,哪里經受得住這種委屈啊。

    “還能怎么辦,先自己想辦法,我還要忙著把家族的資產給解凍呢,沒時間顧及你啊。”董寬說完又補充了一句,“你先撐著點,等我把這邊的事情解決完了,再去救你。”

    說完就把電話掛了,董海波聽到電話里面傳來的嘟嘟聲,心直接沉到了谷底,拔涼拔涼的。

    “怎么樣?籌到錢了嗎?”

    在董海波掛掉電話之后,服務員冷冷的問道。

    董海波沒有說話,可他臉上的神色已經說明了一切。

    “既然沒有錢,那菜我們也不會給你上,而且你現在也不能再這里吃飯了,必須要給我們酒店打掃廁所來補償我們酒店的損失。”服務員淡漠的說道。

    “我現在胳膊斷了,能不能等我傷好了之后再去打掃啊?”董海波想要用拖字訣。

    只要他爸把家族的事情擺平,資產解凍之后,他就能再次恢復大少爺的身份,就不用再去打掃廁所了。

    “你覺得可以嗎?”服務員皺著眉頭問。

    不過在問這話的時候,他看向了葉宇,征求他的意見。

    葉宇也清楚,如果自己不開口的話,這些人肯定不敢擅作主張,便笑著說道:“要不這樣吧,我們先吃飯,等吃完飯再讓他去打掃廁所。”

    “聽到沒有,人家這位先生多會說話,和聲和氣,問聲細語的,聽著就讓人舒服,就沖他這說話的態度,我決定給他個面子,讓吃完飯之后再付賬。”

    服務員立刻就拍起了馬屁說:“如果吃完飯,你還沒有錢付賬的話,那就真的不好意思了,必須要給我們打掃廁所。至于胳膊受傷的事情,不歸我們管。”

    說完之后,服務員就帶著那群保安離開了。

    “董海波,你應該謝謝我,又給你爭取了這么長的時間。”葉宇沖著董海波玩味的說:“而且這頓飯是你出錢,所以等會你也可以享用,不用跟我們客氣。”

    “葉宇,你他嗎的究竟是什么人?”

    即便是再傻,董海波也看出來了,這酒店的人都在暗中幫著葉宇。尤其是剛剛那個服務員說話的時候,總是看向葉宇,見葉宇沒有反應了,他才敢繼續說下去,甚至最后那個問題,他還像是在征求葉宇的意見。

    再加上之前耿樂的忠告,董海波依然明白過來,這次真的是踢到了鋼板上了。

    “現在才想起來問這個問題嗎?你不覺得一切都太晚了嗎?”

    葉宇冷笑著說道:“我讓耿樂找你的時候已經算是給過你機會了,可你呢?珍惜了嗎?”

    “既然你自己都不懂得珍惜,那就不能怪我下手無情了。”

    “至于我的身份,暫時還不想跟你說,等晚上去并陽縣,咱們到董家的老宅說吧。”

    “你還要去并陽縣?”

    董海波一愣,忙問道:“這么說,我們家族的事情也是你在背后搞鬼?”

    “什么叫背后搞鬼啊?如果你們家族沒有做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即便是被查,也不會有任何的問題。”葉宇反駁道:“可偏偏他們做了,那我就不得不管上一管了。”

    “人在做天在看,虧心事做多的話,總有一天會遭到報應,今天就是你們家族遭到報應的時間。”

    “你,你,你究竟是誰?我調查過你的身份,不過是省城中醫大學的一個教授,怎么可能具備這么大的能量?再怎么說我們董家在并陽縣也是排在首位的家族,你怎么可能說調查就調查呢?”董海波再次問道。

    “先別管這些,咱們先來說一下眼前的事情吧。”

    葉宇擺擺手道:“我們幾個要么是老師,要么是學生,不喝酒,你點了那么多的酒水,還都打開了,所以你要自己給喝完,不然浪費就有些可恥了。”

    “喝完?”

    董海波皺著眉頭,一臉苦澀的說:“你開什么國際玩笑,這可有十多瓶呢,我一個人怎么可能喝完?”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有什么關系。”

    葉宇淡漠的說:“誰讓你點了那么多的酒水,還在里面下了佐料呢。”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里面下了佐料?”董海波無語起來,葉宇來的時候,他已經把所有的藥粉都倒入到酒水里面,按說根本不可能被看見。

    再說,當時葉宇也提出過質疑,他早已經把藥粉紙包給藏了起來,已經算是自證清白了。

    “你看看那是什么?”

    葉宇指著掉落再董海波腳下的那團藥粉紙包,笑著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種藥粉應該能夠催化人體內的某種激素,可以無限擴大一個人的想法,讓他做出沖動的行為。”

    “你在我們之前,把這種藥性的藥粉倒入酒水當中,究竟想干什么?”

    “我,我……”

    董海波像是被抓了一個現行,呆滯的說不出話來。

    葉宇解釋的非常到位,讓他沒有任何反駁的余地。

    “一會警察就要來了,如果讓他們知道你在酒水里面動了手腳的話,你覺得他們會怎么做?”

    葉宇玩味的說道:“我現在可以給你一個建議,把這里的酒水都喝完,警察來了就死無對證,你也就能夠逃過他們的制裁,怎么樣?要不要考慮考慮?”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用PPT怎么赚钱 微信对接赚钱 真人街机捕鱼 天津十一选五胆拖投注表 华为彩票游戏 百胜彩票安卓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时时彩下载手机版下载 广东时时彩彩票官网 南粤36选7走势图带坐标 财神捕鱼最新版本下载安装 2017年赚钱攻略首先找人借20万 体彩山东时时彩 山西11选5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图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新浪网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