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醫路逍遙 > 第718章 大佬云集
    “攤會只是一個小型的集會,就跟我們小時候所見的那種市集一般。”

    石愛妍耐心的解釋道:“雖然毛料很多,可真正解出來翡翠的卻很少。”

    “沒事,你要相信自己的運氣。”

    葉宇笑著說,換句話說,是要相信他的實力。

    有靈力和精神力這個作弊利器,他還怕淘不到翡翠嗎?

    “下午四點的時候是競標的時候,公盤徹底開放,讓我們進去挑選自己中意的石頭,然后寫上價格,進行投標。”

    “什么意思?寫價格投標?”

    葉宇一愣,他還真不知道還有這種操作啊。

    “對,這就是所謂的暗標。”

    石愛妍說:“只有這樣才能夠做到公平公正,所有的毛料都在監控之下,而監控的視屏就在這個大廳里面播放,任何人都做不了假。今天投完之后,明天十點宣布結果。誰出的價格高,那塊毛料就是誰的,至于是現場解石還是直接帶回家收藏,就看買主了。”

    “不過一般現場解石的比較多,畢竟那些大的珠寶商也想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能解出極品翡翠的話,對他們珠寶企業也有著非常大的宣傳效益。”

    “所以明天下午基本就是解石的時間。”

    “當然,外面仍舊會有攤會,只是大家都想去看解石,所以攤會并不熱鬧。”

    “真正熱鬧的是第三天,所有競標的毛料都被解開,那些沒有買到毛料的商人,就把目標放在了攤會上。”

    聽著石愛妍的介紹,葉宇暗自點點頭,心中卻在思考暗標的事情。

    對于別人來說,那些價格根本不透明。

    可他有神識,能夠把別人的價格看的一清二楚,到時候直接比別人多一塊錢,豈不是就能夠買下毛料了?

    只是想想,葉宇就感覺特別的振奮。

    如果他這種想法被別的修煉者得知的話,指不定如何腹誹他呢。

    “付氏珠寶付振宇到。”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的侍者再次喊了一嗓子。

    然后臺下的人立刻就喧嘩起來,跟之前慕容凱來的時候一個樣子,呼聲特別高。

    “付氏珠寶的人也來了啊,聽說他們這一次準備特別充分,奔著標王呢。”

    “可不是嘛,付氏珠寶可是云省本地最強悍的珠寶企業,他們作為東道主,如果還拿不下標王的話,對他們企業的影響可不小呢。”

    “還有這種事情?那為什么付天克沒有來呢?反而讓他那個不成器的兒子付振宇來了呢?”

    聽到這人的質疑,眾人這才意識過來。

    剛剛侍者報的時候,只說了付振宇的名字,并沒有說付天克啊。

    “我聽說付天克家里來了客人,他要迎接,所以不能到場。不過他來不來都是一樣,畢竟他們付家有錢,拍下標王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什么客人啊?竟然還要讓付天克親自迎接?”

    “誰知道呢?我們都是小人物,長長見識就行了,一會還等著去攤會淘寶呢。”

    在眾人的喧鬧當中,葉宇也也看到那進來的一行人。

    為首之人應該就是付振宇,穿了一身名牌,打扮的也特別闊氣,明顯給人一種我很有錢的樣子。

    在他的身邊還跟著幾個隨從,一個個西裝革履,很有牌面。

    付振宇一來,目光就落在了慕容凱的身上,冷笑著說道:“慕容叔叔,沒想到買個石頭這種小事情你竟然會親自到場,難道你們凱皇珠寶沒有其他人可用了嗎?”

    挑釁!

    赤果果的挑釁啊!

    “這付振宇果真是年輕氣盛,面對凱皇珠寶,竟然沒有絲毫的怯懦。”

    “廢話,如果我家這么有錢,我也不會怕慕容凱啊。再說,這里是云省,是付家的地盤,他怕個鳥蛋。”

    “話是這么說,可再怎么說慕容凱都是付振宇的前輩吧,這樣跟前輩說話,這付振宇有些囂張過頭了啊。”

    “隨便吧,他們打的越厲害越好,這樣就沒有時間去顧及攤會了,說不定我們還能夠撿個漏什么的。”

    ……

    “這兩家人有仇?”

    葉宇見狀,沖著石愛妍問道。

    不管是慕容凱還是付家的付振宇,葉宇都沒有聽說過。

    不過從他目前看到的情形來判斷的話,葉宇還是比較傾向于慕容凱。

    畢竟慕容凱能把謝東林給請過來,已經顯出了他的底蘊。

    再加上付振宇這囂張的姿態,讓葉宇看著就有點反胃,所以對他沒有一絲的好感。

    “怎么說呢,同行是仇家吧。”

    石愛妍想了一下才說道:“付氏珠寶是云省最大的珠寶商,幾乎壟斷了云省所有的珠寶門店,而且在別的省市,也都有他們的分店,可以說在華夏珠寶界,能排到前三。”

    “凱皇珠寶是后起之秀,雖然才發展幾年,可門店已經開門了大江南北,地位直逼付氏珠寶,很有可能超越對方,所以他們兩家的人,一見面就掐起來,也很正常。”

    “只是這個付振宇還是太年輕,有仇也不要當面說出來啊。”

    “原來是這么回事啊。”

    “并不是沒有人可用,而是我身為凱皇珠寶的負責人,有些事情必須要親力親為,什么事情都依靠旁人的話,那跟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區別呢?”

    慕容凱反擊道。

    一句話便把付振宇說的臉紅脖子粗。

    什么事情都依靠旁人,說的不正是他老爸嗎?

    這么明顯的指桑罵槐,付振宇自然聽的懂,但他卻不知道該如何在言語上占到便宜,只能冷哼一聲,冷冷的說道:“哼!咱們走著瞧,這一次的標王,我們付家要定了。”

    心中卻堅定的說道:“有了那個貴客的幫忙,這一次誰都別想跟他們付家搶。”

    說完之后,付振宇就帶著他那一行人就坐。

    “關家關飛到。”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的侍者再次報了一聲。

    “關家?哪個關家?”

    聽到這個名字,葉宇一愣,沖著石愛妍問道。

    “還能是哪個關家呢?自然是珠寶界首屈一指的大佬,燕都關家唄。”

    說這話的時候,石愛妍臉上還洋溢著一股子羨慕的神色。

    似乎那就是她的目標,做到那個地步,她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燕都關家?”

    葉宇眼睛立刻就亮了起來。

    這不是關悅茹的家族嗎?

    原來他們家做的是珠寶行業啊?

    “燕都關家竟然也來了,看來這一次的毛料非常不錯啊,一般他們家族參加的可都是閩南一帶的國際公盤,像這種國內的公盤,他們都不屑于到場。”

    “真的有看頭了,珠寶界排名前五的竟然來了三家,這次的標王或許是個天價啊。”

    “有關家在場,慕容家和付家怕是要退避了。”

    在眾人的議論聲當中,從外面走進來一行人。

    為首之人跟付振宇一個裝扮,讓人看一眼,就把他認定為一個富二代。

    不過人家的確有囂張的資本,畢竟關家可是在燕都都能夠排上號的超然大物,有多少家族能跟他們相比呢。

    葉宇從關飛的臉上看到了關悅茹的影子,應該是關悅茹的哥哥或者弟弟吧。

    就是不知道這家伙的脾氣怎么樣?

    如果好的話,自己可以提前跟這個小舅子套套近乎,順便幫他兩把,也算對得起關悅茹了。

    “關少,沒想到你也會來。”

    看到關飛到場,慕容凱笑著打招呼說。

    “廢話,這次的毛料聽說可是老坑出來的精品,里面或許會開出帝王綠,我們關家怎么可能袖手旁觀呢。”

    關飛淡漠的說道:“慕容凱,既然我來了,你就讓讓吧,給我個面子,別跟我競爭標王,以后我也會給你們凱皇珠寶一個面子,準許你們在燕都開一家分店,怎么樣?”

    一出口,就是談判。

    而且氣勢十足,完全壓過付振宇和慕容凱一頭。

    慕容凱笑著搖搖頭說:“憑實力競爭,讓不讓就要看你們能不能拿出應有的價格了。至于去燕都開店,我這小本生意,還沒有做好那個準備。”

    “你!”

    關飛一滯,狠狠的瞪了慕容凱一眼,暗罵一聲不識抬舉。

    那可是燕都啊,遍地是金的地方,有多少人想要把自己的店鋪開到燕都,可卻沒有門路。

    現在他們關家讓出一個店面,對方竟然不領情,也太不給他面子了。

    關飛直接就把慕容家列入了黑名單,等回到家族之后,一定要借用家族的力量,對這個不知好歹的慕容凱進行一番打壓,讓他明白,在華夏國珠寶界真正的主人是誰。

    “關少,這閉門羹的滋味不好受吧?”

    付振宇調笑著說。

    “你是誰?有什么資格跟我說話?”

    本來就在氣頭上,猛然看到一個跟自己差不多年齡的人竟然敢調侃自己,頓時就讓關飛的憤怒達到了頂點,直接就撒到了付振宇的頭上。

    “我是付家的付振宇。”

    付振宇騰的一下子就站起來,傲然的說道:“別以為你們關家是珠寶界的龍頭,就可以不把別人放在眼中,我實話告訴你,等這次的公盤結束之后,珠寶界的龍頭將會易主,你們關家,就退避吧。”

    “哦?難道你們付家要搶我們關家珠寶行業老大的位置?”

    關飛一愣,針鋒相對的問道。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挖天珠怎么赚钱 江苏时时彩开奖视频 pc28走势图幸运28走势图 电脑什么应用赚钱吗 麻将来了角色攻略 育肥羊和牛哪个赚钱 雉水南通棋牌官方下载 葫芦兄弟破解无限钻石 倩女幽魂除了伏魂牌还怎么赚钱 上海天天彩时时乐 打鱼游戏攻略 犹太人赚钱从娃娃抓起 15选5中4个多少钱 等儿子赚钱了我就不干了 燕郊面包车货拉拉赚钱吗 有妖气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