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修羅刀帝 >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各方匯聚
    云塵身形一步邁出,同樣遁入空無狀態。

    下一剎那。

    遠處虛空巨震。

    一道染血身影,從內倒飛了出來,赫然便是風青陽。

    “不可能!”風青陽驚吼連連。

    對方并不是以強力將他從空無狀態震出,而是同樣遁入空無,將他拉了出來。

    這么高深的空間造詣,實在令他驚駭。

    “血肉化虛!遁!”

    風青陽咬了咬牙,身形猛地震蕩,整個身軀中的所有血肉,骨骼,全部瞬間消融,化為一股股精氣,沖著四面八方而去,鉆入虛無。

    每一股精氣,結構都非常的特殊,像是凝聚成了太虛魔蛇的雛形,同時遁入空無逃走。

    這一手,就連云塵也是錯愕不已。

    原來,風青陽當年進入遁天教的那處秘地,不僅僅得到了一柄破舊的化天傘,還同時得到了一葫蘆丹藥,和一本經書。

    那葫蘆丹藥,乃是以太虛魔蛇血肉為主藥祭煉成的。

    風青陽吞服煉化之后,讓自身的肉身法體出現了異變,擁有太虛魔蛇的一些血肉特性。

    而那本經書,則是記載了虛空刺殺之法。

    這三者相加的效果,才是他能以一劫修為,刺殺二劫強者,重傷渡劫三重高手的原因。

    不過現在,失去了刺殺的隱蔽和突然。

    風青陽知道自己若是硬抗云塵這種兇人,一招就得被打死,所以只能逃。

    “別白費力氣了!我既已現身,又豈容你走掉!”

    云塵這時也全力爆發了。

    以自身的無匹神力,配合對空間的掌控,一下子將周圍的天地全部封鎖。

    風青陽分裂的精氣小蛇,一條都沒能逃出去,被云塵封鎖在內。

    隨著空間不斷地收縮,所有精氣都被逼得聚攏起來。

    “不要!饒命!”

    風青陽重新凝聚出形體,驚慌大吼道。

    他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自己最擅長的方面,被人壓得死死的。

    “饒命?放心,我不會殺你的。”

    云塵一把抓住風青陽,臉上露出莫名的笑意。

    青雷域。

    金城。

    幾天時間,又有多方強者聚集于此。

    折家方面,因為死了當代少主,這次可謂是興師動眾。

    那位渡過五次神劫的老祖宗并沒有來,但卻來了一位四劫老祖,兩位三劫強者。

    比起先前青雷域有帝尊隕落時,折家派出的人,都要多。

    畢竟上一次,帝尊隕落和折家是沒關系的,可這次,卻是少主被殺。

    紅坊商盟只來了一人,乃是一個拄拐老嫗,五劫修為!

    黑網商盟過來了一位面相稚嫩的童子,可是身上兇煞之氣沖霄,濃烈得如同實質一般,一身磅礴的威壓,比紅坊商盟的那個拄拐老嫗還要強一點,竟然也是五劫修為。

    除了這三方人馬之外,場內還有一方,乃是夕月商盟的人。

    嚴顏跟隨在一個頭發花白的麻衣老者身邊,神情有些緊張。

    她沒想到這次各方出動的人,竟然會這么厲害。

    折家那邊倒是在意料之中。

    可是紅坊商盟和黑網商盟,竟然都派出了五劫強者。

    要知道,這種層次的存在,就算是在六大商盟內部,也是執掌大權的巨頭人物啊。

    “我折家的血蓮復仇印記,被一股力量給隔絕了。”折家那位四劫老祖輕嘆了口氣,目光在嚴顏身上掃了掃。

    另外兩個折家三劫高手,也是神色不滿。

    不過嚴顏沒吭聲,也沒回應,折家雖然勢力不弱,但比起夕月商盟來說,那還不夠看。

    “哼!”紅坊商盟的拄拐老嫗冷冷一哼,手中的拐杖砸在地上,冷斥道:“佟貴,你這個弟子是不是腦子進屎了!明知道那人殺了我紅坊商盟的人,居然還把八封符給了他,這不是給我們制造困難嗎?”

    嚴顏身旁的麻衣老者滿臉苦笑,都不知道該如何說好。

    自己這個弟子,曾經和紅坊商盟的人曾經起過爭端,而且向來看不起紅坊商盟的皮肉買賣,這次想著把八封符賣出去,想趁火打劫賺一筆,只是其中一個原因。

    另一個原因,估計也就是想惡心一下紅坊商盟。

    不過這次買賣沒成,還被人白搶了八封符,他也是哭笑不得。

    “我說了,那八封符不是我給他的,是被他搶走的!”嚴顏小聲抗議道。

    她還委屈著呢。

    因為八封符真的是被那混蛋搶了的。

    “呵呵呵……”這時,一陣陰冷的笑聲響起,黑網商盟的那兇煞之氣纏身的童子,陰測測道:“不管怎么說,這件事,你們夕月商盟總該有個交代。”

    嚴顏忽然覺得渾身發冷。

    她可以無視折家,也不害怕拄拐老嫗。

    但唯獨黑網商盟這個面容稚嫩的童子,喋喋怪笑起來,卻讓她心中寒意直冒。

    哪怕同為五劫強者的師尊,就在自己身邊,她心中也是忍不住升起恐懼之意。

    黑網商盟,可都是一群殺才啊!

    尤其是面前之人,看著是人畜無害的稚童,但他的手段之恐怖,那稱之為殺神都不為過!

    麻衣老者佟貴眼中也閃過一絲忌憚,嘆了口氣,說道:“罷了,這件事便交給老朽解決吧。”

    “你要怎么解決?”童子問道。

    麻衣老者嘆息道:“那八封符,乃是老朽用秘法,以心血為引煉制而成。其他人沒有辦法破去此符,老朽還是可以的!”

    說話間,麻衣老者悶哼一聲,臉上涌現一片潮紅,仿佛有心頭之血在體內灼燒。

    “師尊!”嚴顏喊了一聲。

    麻衣老者擺了擺手,說道:“無妨!”

    他臉上的潮紅退去,變成了慘白之色,說道:“對方那張八封符已經失效,不會在有效果了。”

    其他人見此,這才作罷。

    “師尊,對不起,給你惹麻煩了。”嚴顏愧疚道。

    “沒事的,只是虧損一點元氣罷了。倒是你自己以后注意到,別再去做那種虧本生意了,傳出去,實在丟我們夕月商盟的臉啊。”麻衣老者無奈地說道。

    這時,折家那位四劫老祖從身上取出了一顆血色的珠子。

    一翻催動之后,他臉色一變,怒道:“怎么回事?為什么還是無法感應到那人的血蓮印記?”

    此話一出,拄拐老嫗和黑網童子,臉色也難看下來。

    “這就與我們無關了,那人另有手段封禁血蓮印記的感應。”麻衣老者佟貴說道。

    嚴顏氣得差點吐血,心中在咒罵云塵祖宗十八代。

    這混蛋明明有手段可以解決折家的血蓮復仇咒印,竟然還要搶自己的八封符!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