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真武狂龍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瘋魔
    血鷲魔帝心塞、心累……心寒,后悔不迭。

    滿腔抱負,雄心壯志未酬,沒等到進入神州,竟然接連碰上了兩個瘋子,而且是不要命的瘋子!

    陸九淵重創彌留之際突破,憑一身驚才絕艷的天賦才情,原本是有機會殺出棋局的,可愣是選擇了一條死路。

    哪怕是死,也要拉著他這尊魔帝同歸于盡,為的就是不讓他以巔峰狀態駕臨神州,以免生靈涂炭。

    義薄云天,高風亮節,莫過于此,哪怕明知自身是棄子,依舊心向人族!

    這是一個一生秉持自身信念,哪怕前路坎坷,也要以手中劍,為人族披荊斬棘,殺出一條路來的瘋子!

    哪怕,這條路是羊腸小道!

    但這畢竟是一尊圣者,劍圣傳說,同階存在,撞上這么個瘋子,血鷲魔帝捏著鼻子認了!

    可吳明算什么?

    平常吹口氣就能滅的螻蟻,甚至,連正眼看都懶得看的塵埃!

    勉勉強強,就是一塊算是可口的零嘴。

    可現在,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將他拉進了自己的識海,萬界生靈最重要的地方。

    原本,血鷲魔帝是開心不已的,心想碰上這么個愣頭青,不知道圣者之強,不明魔帝惑心之詭秘。

    即便自己不能碾碎其神魂吞噬,可也能一步步以力量的強大蠱惑,最終取而代之。

    可隨即發現,吳明竟然身具心魔傳承,以心魔之眼秘術鎮壓自己的殘靈不說,更是無時無刻在消磨自身的力量。

    原本,以雙方力量對比,短時間內根本沒有危險,血鷲魔帝也不擔心,有的是時間尋找機會,畢竟他是圣境大能,哪怕只剩下殘靈,也不是小小大宗師能比擬的。

    可現在,這螻蟻竟是以大陣為輔,自身神識秘術勾連,攻擊圣境大能,引來圣魂反噬,轉嫁到他的殘靈身上,這可就大大出乎了血鷲的預料,甚至是亡魂大冒。

    是的,以心魔之眼的詭異,大釣海術的堅韌,吳明自身的不怕死,生生將秘術無功而返的反噬,轉嫁于血鷲魔帝殘靈之身,并以此煉化。

    這種法門,血鷲魔帝聽都沒聽過,哪怕是魔族中最瘋狂的家伙,也不敢用這種法子。

    畢竟,那是圣者,即便是半圣尊者都不敢想,更遑論一介區區大宗師皇者了!

    誰給他的膽子?

    這不是瘋子是什么?

    到底要怎樣的生活經歷,才會造就如此瘋狂的人?

    所以,血鷲魔帝怕了!

    這是真正的死亡危機,不是死于吳明之手,而是死于一個同樣即將瘋狂的圣境大能——瀧靜菩薩!

    那一聲聲毫無底線的羞辱,無盡憐憫的嘲弄,赤果果的將一尊圣者隱藏最深的秘密剝開,血淋淋的暴露在天地間,并撒上一把把鹽,更是一次次捅刀子。

    這得多大仇多大恨多大怨?

    血鷲魔帝不知道,雙方原本無怨無仇無恨,卻因為莫須有的緣由,造就了如今不死不休的局面。

    可這后果,卻是要他來承擔,而且是有死亡危險。

    所以,血鷲覺得冤!

    太冤了!

    招誰惹誰了,出門碰上瘋子,而且逮誰咬誰的瘋子,更是不怕死的瘋子!

    “小子,不要逼本帝,快快停下,否則本帝自爆,與你同歸于盡!”

    血鷲魔帝色厲內荏喝道。

    “快自爆吧,本王等著呢,就怕你不自爆!”

    吳明心神深處不屑道。

    縱然渾身浴血,遭受心神重擊,他依舊沒有半分遲疑,堅定不移的一次次施展大釣海術。

    原本平常至多使用三次,對圣者使用一次,甚至就可能反噬而死,此時卻完全打破了這個極限。

    不僅僅是將反噬之力轉嫁于血鷲魔帝身上,吳明自身同樣受到了反噬,哪怕只是圣魂之力余威,也足以在一次次沖擊中,令他神魂俱滅,最輕也是個癡呆下場。

    可現在,不僅是血鷲魔帝自我反抗,外面還有百皇大陣,為吳明分攤這圣魂之力余波的沖擊!

    如此種種之下,才有了這一幕的瘋狂之舉!

    至于血鷲魔帝威脅自爆,吳明是真的巴不得血鷲魔帝這么做,當然也希望再拖延一番。

    只要將其力量最大程度的磨滅到一定程度,即便識海承受不住其自爆之能,也可以在最后關頭,以空間本源之力,將之轉移到山海界珠之內。

    若是真正的圣者大能自爆,山海界珠絕對承受不住,可只是區區殘靈,而且力量所剩無幾,哪怕吳明不動用最后的隱藏手段,就足以將危險消弭于無形。

    甚至于,以虛空破浪船承受都可以,只是此寶如今于他而言至關重要,雖比不得山海界珠,卻也不是隨便可以舍棄的。

    嘎吱吱!

    正如此想著,虛空破浪船發出一陣令人牙酸,仿若不堪重負的恐怖扭曲聲響。

    瀧靜菩薩到底是圣境大能,即便佛心有暇,被他生生逼出了破綻,隨手一擊都有毀天滅地之能。

    若非這里是虛無空間,任何力量都會遭受空間之力無處不在的削弱,虛空破浪船本身又有空間之能,恐怕早就被打殘了!

    “還能撐一段時間!”

    吳明緊咬牙關,渾不在意七竅流血,肉身氣血散逸,仿若即將崩潰,再次揮動紫竹釣竿,施展大釣海術。

    這無上秘術,同樣具有一絲空間特性,以目標神魂為引,直接溝通天地,瞬間降臨,令人防不勝防,可謂殺敵于無形的利器!

    若是覆海釣叟在此,雖不至于一擊抹殺瀧靜菩薩,但對方同樣扛不住三次大釣海術。

    可于這等存在而言,絕不會對同一個存在連續施展一種秘術,這是屬于絕頂強者的驕傲與堅持!

    但吳明不同,他面對的不是同階,而是遠超己身,心神即將失守的圣境大能,是不死不休的生死仇敵,是自己的磨刀石。

    除了以圣魂反噬之能,消磨血鷲殘靈外,吳明也是以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磨礪自身秘術!

    在一次次施展大釣海術中,將此秘術中的種種玄妙變化熟記于心,一點點的吸收,最終真正化為自身的力量。

    若放在平時,別說向圣者大能揮動釣竿,恐怕剛剛動念,就會被對方察覺,從而遭到反噬!

    這一次,同樣是為吳明提供對圣者大能最直觀,最寶貴的機會,為日后直面圣者大能打下最堅實的經驗基礎。

    此前圣罰加身,讓吳明獲得了第一手圣道資料,從而打開了返璞歸真的大門,此番直面瀧靜菩薩,自然要從全方位獲得好處。

    早在此前,吳明就定下了一系列計劃,而且不是一個,是整整一套可能出現的局面。

    這一幕,雖不能說完全在預料之中,可并不讓吳明意外。

    所以,從始至終都沒有任何驚慌失措,有條不紊的按照計劃進行,一步步將號稱上體天心的圣者,引入了陷阱之中。

    或許是吳明自身氣機不明,被蓮燈遺澤遮掩了天機,亦或者這一陷阱并不致命,更可能是兩者兼有之。

    以至于,瀧靜菩薩佛心并未察覺到危險,結果讓自身陷入如此不利的境地!

    “哈哈哈,你這毒婦如此死追著本王不放,果然是想殺人滅口!”

    就在此時,吳明再次揮出一記大釣海術,放聲長笑道,“你為了討好東海龍帝,不僅為他看守南海門戶,是不是也在討好他兒子,那條黑不溜秋的泥鰍?

    是了是了,一定是如此,你不是因愛生恨,不僅勾搭了南海龍帝,還勾搭了那條黑泥鰍?

    這就沒錯了,難怪敖青璃把你當賊一樣防著,時不時就串門,原來是查房啊!

    來來來,快說說,本王倒是好奇的緊,有沒有捉奸在床啊!”

    “你找死!”

    瀧靜菩薩目中殺機滔天,有如火山爆發,一身藍金色佛光紊亂不休,赫然多了一層血色。

    “入魔,這是入魔的征兆,這小子竟然將一尊圣者,而且是圣者中心境最穩的佛門菩薩,生生刺激的入魔了!”

    血鷲魔帝如墜冰窖,目瞪口呆。

    即便親眼所見,依舊覺得不真實,哪怕瀧靜菩薩只是有入魔的征兆,并未真正踏入魔域,可心境已經毀了!

    萬載修煉,毀于一旦,此生再無更進一步的可能!

    “拈花一指,金剛怒目!”

    瀧靜菩薩低吼一聲,不顧大釣海術突襲圣魂,調動全部力量,做如來拈花之象,遙遙點向吳明所在。

    原本,如來拈花,一笑度眾生,可瀧靜心神失守,暴怒之下,生生以金剛怒目之身施展出來。

    這一擊,再無半分佛門慈悲為懷,普度眾生之意,完全的殺戮爆發!

    不僅是對吳明的必殺一擊,更是狠狠斬了她自身一擊,在原本有出現了裂痕的佛心之上,生生又掰開了一道口子。

    茫茫宇宙,無垠虛空,一尊萬丈佛像忽然現身,佛光普照,映射天地,使得這片虛空安靜相合。

    可在須臾之后,佛像笑容一斂,雖拈花一笑,卻帶著悲天憫人,目中更有怒火沖天,截然相反的矛盾情緒,使得佛像赫然多了一絲猙獰詭異。

    肅殺之中,一指如劍,刺破蒼穹,直接出現在了吳明眉心,更是破入識海,直取神魂!

    “一起死吧!”

    血鷲魔帝瘋狂嘶吼,殘靈鼓脹,釋放萬丈血光。

    吳明面色沉凝,冷冷盯著裝若瘋魔的瀧靜菩薩,手中多了一柄劍,一柄劍身上有裂縫,并且在延伸的暗青血劍!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