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穿越尋俠記 > 第三十七章 李智云會不會武功?
    你楊廣幫著討要又能怎么樣?我就是一口咬定那秘籍被人偷走了,你又能把我怎樣?

    打定了主意的李淵毫不畏懼楊廣施加的壓力,嗤笑道:“表弟你這話未免太過難聽了,青玄秘錄不過是一本武林中人公認的垃圾秘籍,我有必要藏著掖著不還么?我說它被盜走了,它就是被盜走了,又何必謊言相欺?”

    這話就是擺明了告訴楊廣,反正我說書丟了,你愛信不信,不信又能怎樣?莫非你還敢搜查我的唐國公府不成?

    他這么一說,楊廣還真就拿他沒轍,張了張嘴卻是想不出該說什么,就只能把目光看向楊素和宇文化及,意思是我沒轍了,就看你們倆的了。

    楊素早有準備,便即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在下倒是覺得唐國公此言不盡不實。”

    楊素這么一說,就等于承認了他和楊廣是同一戰線的,李淵就不禁臉色更加陰沉,冷笑道:“如何不盡不實,還請越國公說在明處。”

    楊素看了一眼眾人說道:“唐國公說這青玄秘錄是一本沒用的秘籍,這話在從前說來大致是沒錯的,但是今天卻不能這么說了。”

    李淵甚至懶得爭辯,只冷冷地看著楊素,想聽聽他的下文。

    楊素當然有下文,“想必大家都已經知道,唐國公的小舅子萬宣道以十歲孩童之身,連敗長孫無忌、宇文成龍等青壯好手……”

    聽到這里,靠山王楊林便即重重點頭,“是有這么回事,如若不然老夫今天也不會帶著玉兒打擾唐國公,但是這事跟青玄秘錄有什么關系?”

    楊林這話等于是給楊素捧哏,楊素便很是感激地向他這位族兄抱了抱拳,說道:“王爺有所不知,那萬宣道是以李家的擒拿手對陣長孫無忌的柔云掌法,只三五招連環使用便能戰勝長孫無忌,在下斗膽請教王爺,以王爺你的蓋世武功,必能察覺此事有所異常吧?”

    楊林也是大隋朝野公認的高手,不說與大隋第一高手陰世師齊名也差不許多,曾以一對囚龍棒橫掃天下、生平未逢一敗,為他的兄長楊堅建立隋朝立下了赫赫功勛。

    更有人認為這兩人各勝擅場,陰世師比較擅長步戰短打,而楊林卻更善于馬上廝殺,若是這兩人相斗,步戰是陰世師較強,馬戰必是楊林獲勝,只是這兩人同屬大隋朝臣,彼此之間不可能有所爭斗,這番猜測就只能是理論上的分析。

    此時楊素在答謝楊林的同時送上一頂高帽,令楊林頗為受用,雙眉一軒道:“不錯,李家擒拿手不過是黃級武學,長孫家的柔云掌法卻是玄級武學,以黃級對玄級,除非是前者的內力修為高出后者數倍,否則沒可能取得速勝!”

    楊素便接著楊林的結論說道:“王爺所言極是!但是那萬宣道偏偏就以李家的擒拿手戰勝了長孫無忌的柔云掌法,而且是三連勝,這就太過匪夷所思了,他一個年僅十歲的孩子哪來那么高的內力修為?而且據我所知,萬宣道練的是他萬家的鐵布衫,屬于外家功法,根本沒有內力!”

    楊林聞言便把眉頭皺了起來,自語道:“這可就真有點奇怪了,老弟你覺得是怎么回事?”

    楊素答道:“兄弟我認為,這必是唐國公參悟了青玄秘錄,找到了某種神秘的練武訣竅,以致于唐國公府的上上下下盡皆武功大進!”

    “打住!”李淵再也聽不下去了,心說你這不是胡扯么?萬宣道的功夫是怎么長進的,昨夜說得明明白白,那是我家智云突然神智開竅的結果。

    但是這話卻不能如實說給這些居心叵測的外人,就編了個理由說道:“萬宣道的擒拿手是我傳給他的,我李淵學練這門家傳擒拿手數十年,期間汲取別家武功優點,截長補短、去蕪存菁,把這門武功改進了許多,所以才會顯得較為凌厲,這有什么大驚小怪的?難道你覺得我們李家的子弟就只會因循守舊故步自封么?”

    這話說得理直氣壯,擲地有聲,卻不給楊素爭辯的機會,緊接著說道:“至于你說我李家上上下下練武之人盡皆武功大進,就更是荒謬可笑了,我闔府之人就只有萬宣道一人得我傳授新招,哪里還有第二個武功大進之人?”

    楊素呵呵冷笑,說道:“唐國公你當我們這些人都是傻子么?若是我現在就能給你找出你府上第二個武功大進之人,你待怎講?”

    李淵氣呼呼地問道:“誰?你說出來就是!”

    楊素點了點頭,卻突然一指李智云,“就是你家這位智云公子咯,我剛才就說他會武功,你卻說他不會,真當我們這些習武多年的人都是傻子么?”

    聽到此處,楊廣和宇文化及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剛才楊素說李智云會武功,竟然是在這里等著李淵呢,可是楊素是怎么知道李智云會武功的呢?

    再看眼前這個手拄竹竿的少年,怎么看也不像是會武功的樣子。

    李淵聽了這話就更不服氣了,氣得笑了出來,說道:“越國公你真了得,我自己的兒子會不會武功我不知道,反倒是你這個外人了解的如此詳細,豈有此理啊?”

    聽了這話,場間眾人便不禁紛紛點頭,均覺楊素說話未免太過荒謬,人家自己的兒子不會武功,你卻言之鑿鑿說他會武,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眾人皆把目光看向楊素,楊素卻沒有半點理屈之色,只淡淡地說道:“光是咱們倆空口白牙地爭辯到死也辨不出誰對誰錯,這里不是演武場么?大家也都是習武之人,你兒子會不會武功,試試不就知道了?”

    李淵怒道:“怎么個試法?各位也都看見了,我這智云孩兒病體虛弱,可禁不住你越國公一根手指。”

    楊素笑道:“我楊素雖然不才,卻也不至于淪落到跟令郎一較高下的地步,這樣吧,我就派我身邊一個侍女跟令郎過兩招,你放心,但凡我的人傷到令郎,便由我楊素抵他一命,在座的靠山王、晉王都是證人,唐國公,你看如何?”

    這話可就說得非常重了,他以堂堂越國公、當朝皇帝的族弟的身份去抵押李淵庶子的一條命,李淵再說不能試都不行了。

    話到此處,楊素也不等李淵是否同意了,轉頭就看向身邊的紅拂說道:“紅拂,本公就派你去跟李家的四公子討教兩招,切記點到為止,只需他招架還擊即可停手。”

    他之所以派紅拂去跟李智云對戰而不派綠扇,是不想現在就把昨夜綠扇潛入唐國公府和李智云對戰的事情捅出來。這事一旦公之于眾,理虧的就是他楊素——你好端端地派人夜探唐國公府作甚?

    綠扇今早返回越國公府時曾向他匯報,說李智云的武功極其厲害,她連一招都擋不住。這就更加堅定了他對青玄秘錄的猜想,不然李智云這個眾所周知的病秧子如何能夠一招制住綠扇?

    而他此時派出紅拂測試李智云,另一層用意則是他更想趁機看一看李智云究竟怎么個厲害法,竟然令落敗的綠扇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紅拂當然不能違逆楊素的命令,當即領命下場,站在了李智云的對面,抱拳說道:“小女子紅拂奉命向公子請教,還請公子進招。”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325棋牌下载官网 易语言做小游戏赚钱 重庆百变王牌微信群 69棋牌游戏最新 微信公众号有打码赚钱 排列3试机号和开奖号走势图 湖北30选5开奖奖结果 卖真发票赚钱吗 彩乐网安卓 作弊赚钱的网络项目 什么手游小号赚钱 快乐十分走势图 广东36选7今日开奖号 疯狂德州扑克官网下载 3d组选6码遗漏统计 上海天天彩选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