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穿越尋俠記 > 第四十六章 九蓮寶燈
    眾人均用懷疑、嘲諷的目光看著李智云,李智云卻背起手來,在場中踱起步來,先是走到了楊玉兒的身前,嘴里還在自言自語:“若是找個男的跟你比,只怕你輸了也不服……”

    楊玉兒看向李智云的一雙璨若星辰的眼眸里滿是疑惑,忍不住問了出來:“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去跟她比吧?我可不行!”

    李智云忽然笑了,露出了兩行雪白的牙齒,“你沒試過怎么知道不行呢?你不會的我可以教你啊,但若是你自己都沒了信心,那就算了,我另找別人。”

    說罷就離開了楊玉兒,走向不遠處的楊素,到了楊素的面前仍然不看紅拂,卻先把目光看向身穿一身綠色衣裙的女飛賊,也不說話,就是在看,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菜市上挎著籃子買菜的大媽。

    綠扇當然與眾人的想法相同,認為李智云是在耍賴皮拖時間,就冷冷說道:“我知道你劍法驚人,但是這輕功嘛,你還是認輸算了,再怎么裝模作樣也沒用,不行就是不行!反正我是比不過人家,你也別想騙我出丑。”

    李智云就不禁嘆息一聲:“看來咱們兩個也是無緣啊。”

    說話間忽然轉向楊素問道:“楊爺爺,小子要向你借一個人用,只需小子指點她一句話,她就能施展這種叫做危若累卵的雕蟲小技,不知楊爺爺意下如何?”

    楊素已經親眼看見親耳聽聞李智云和綠扇之間的對答,猜測李智云是想借紅拂,但是紅拂的輕功如何自己還不知道么?又怎么可能比得過陰鳳姬?

    他有意想讓李智云出乖露丑,便爽快地答應道:“智云你盡管借,只要是我越國公府上的人,除了本公之外你借誰都行!”

    李智云深深一揖表示感謝,然后一指紅拂說道:“這位姐姐剛才手下留情,弟弟我由衷感激,眼下就請這位姐姐出場好了……”

    “可以!紅拂,你下場受教!”楊素都忍不住撇嘴了,但還是同意了李智云的請求,不如此就不足以打臉。

    李智云卻恍若沒看見楊素的表情,看向滿場眾人說道:“各位都看好了,只需我指點紅拂姐姐一句話,她便可以施展危若累卵,若是施展不出,就是我李智云輸了!”

    什么?沒有可能!太能吹了!

    人群頓時一陣騷動。

    所有人的心中都是認為李智云是在吹,紅拂卻是暗暗好笑,同時已經明白了李智云東走西顧的用意,原來他先找楊玉兒、又找綠扇,其實都是幌子啊,是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和他之間的關系。

    當即走到李智云身前,抱拳道:“李公子,就請你開始指點吧。”

    李智云點了點頭,湊近紅拂的身側,在她耳畔咕噥一句。

    他說的是什么?

    盡管全場眾人都已屏住了呼吸,盡管場中有陰世師和楊林這樣聽力絕佳的絕頂高手,卻沒人能聽清他說的是什么。

    即使紅拂本人也沒聽懂,只因李智云說的是后世的一句鷹語:玩兒銳顧的。

    其實紅拂也無需聽懂,她知道這都是李智云掩人耳目的手段,至于真正的輕功身法和光同塵,李智云昨夜就教給她了。

    所以她只看著李智云莞爾一笑,說了句:“我知道啦。”

    她知道了?她知道什么了?眾人盡皆疑惑,卻見紅拂已經向著雞蛋擺放之處走了過去,就不禁更加懵逼。

    只聽了李智云一句話,就能學會一門上乘輕功?這種事情、就是在神話傳說中都不太可能!

    更有人進而想道:就算紅拂能夠立足于蛋塔之上也是輸了一籌,因為那蛋塔是陰鳳姬提前壘好的,除非她打亂了次序重新壘出一座來,才有打成平手的可能。

    然而這些人隨即就發現,紅拂并沒有直接躍上先前那座蛋塔,而是走到了旁邊那些隨意擺放的雞蛋附近,人群中有目光銳利的均能看得清楚,地上零散擺放的雞蛋尚有九枚。

    這九枚雞蛋能玩出什么花樣來?

    明擺著的事實是陰鳳姬用了十四枚雞蛋壘成了一座三層蛋塔,難道紅拂竟然想用九枚雞蛋壘出同樣的蛋塔么?那絕對不可能!

    就在人們滿心懷疑之時,卻見紅拂也像陰鳳姬一樣從裙底踢出一只繡鞋,卻沒有如同陰鳳姬一樣聚攏九枚雞蛋,而是將一枚雞蛋踢向了空中。

    那雞蛋高高飛起,竟然高過了她的頭顱!

    這是搞什么?人們紛紛搖頭表示看不懂。

    沒錯,能將一枚雞蛋踢到如此高度,卻沒有將其踢碎,這一腳的功夫的確精湛高深,但是這功夫跟輕功又有什么聯系呢?

    沒等人們想明白,卻見紅拂雙足連環踢出,將地面上剩下那八枚雞蛋中的七枚全都踢了起來,霎時間總共有八枚雞蛋在她面前飛舞,此起彼落,煞是有趣。

    這是在表演雜技么?

    看見這個場面,人們立即聯想起那些行走江湖賣藝為生的藝人,嗯,這紅拂耍出來的雜技確實了得,但是跟輕功卻是風馬牛不相及呀!

    就在人們這樣想的同時,那八枚雞蛋已經依次落下,落下的位置卻是精準無比,最先起落的一枚落在了地上僅剩的那枚雞蛋上,緊接著又是一枚落在第二枚雞蛋上,一枚緊接著一枚,竟然在地上豎起了一根雞蛋壘成的柱子!

    總共九枚雞蛋壘成了一根蛋柱!

    即使人們再怎么認為這番表演與輕功無關,也忍不住爆出彩聲一片,“好!”

    但同時也有人會想:這雞蛋頂著雞蛋壘起來的柱子固然精妙,卻是不足以持久,最多也不過是曇花一現罷了,又甚至比曇花還要短促,轉眼便會傾倒崩塌。

    卻聽見紅拂嬌聲說道:“就讓大家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危若累卵!”

    說話時她的身軀已經冉冉而起,也沒有飛得太高,恰好是那根蛋柱的高度,就仿佛是量好了擺上去的一樣,上升之勢竭滯之時,她的右足尖恰好就釘在了蛋柱最頂層的雞蛋之上。

    “啊?”

    這時候人們才明白紅拂玩的是什么手段,頓時驚得連喝彩都忘了。

    這也太過匪夷所思了吧?她是怎么做到的?難道這九枚雞蛋的蛋殼上涂有什么粘物?能令這九枚雞蛋粘在一起?不然只需任意兩枚雞蛋之間的接觸點錯位,這蛋柱不就變成兩截了?

    微風之中,紅拂的嬌軀如同奔月的嫦娥,竟有乘風歸去之意!比之此前的陰鳳姬不知強了多少,陰鳳姬只是站在三層蛋塔上面,而紅拂卻是站在九層蛋柱之巔,不論其高度還是難度,都是不可同日而語。

    “好厲害!居然比陰家姑娘還要厲害!居然還會隔物傳功!處道,這些功夫都是你傳給她的?沒看出來啊!你的武功已經精進如斯了!”楊林不吝贊嘆,目光炯炯地看著楊素問道。

    處道是楊素的表字,表字是指在本名以外所起的表示德行或本名的意義的名字。古代習俗,男子在二十歲以后直呼其名便有不敬之嫌,故而通常人們均以表字相稱。

    楊素已經看傻眼了,心說這隔物傳功之術是我小無相功的特點之一,用此功壘出蛋柱并非難事,但是此刻紅拂站在這蛋柱之上御風欲仙的輕功卻是如何練成的?難道真的是李智云這小子一句話傳給她的?

    再看李智云時,卻見李智云正與紅拂對視,兩人一在空中,一在地面,目光交投,也不知是在傳遞著什么。

    一切盡在不言中。

    李智云滿懷欣慰,轉過身來看向全場說道:“大家都看見了吧?這樣的輕功真的算不得什么,只要有點輕功底子,再由我稍加點撥,也就成了。”

    眾人已是目瞪口呆,李智云卻繼續說道:“必須要更正一下的是,我傳給紅拂姐姐的這門輕功不叫危若累卵,而是叫做九子連環!又名九蓮寶燈!”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大话西游2移民傲雪凌霜带什么赚钱 公司股东私人给公司公户赚钱 哪个打字app赚钱最多 快乐8走势 白小姐论坛480111 事事通是怎么赚钱的 惠点点击广告赚钱 欢乐捕鱼人礼包兑换码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凤凰娱乐游戏 你们买码赚钱吗 魔力宝贝 防具维修赚钱 假货赚钱的怎么举报 快赢418泳坛夺金 分分彩漏洞获利2000万 十一运夺金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