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穿越尋俠記 > 第六十三章 喝大了
    有羽裳的推血過宮撐腰,李智云后世練攤擼串喝扎啤的豪氣就側漏了,喝了與王薄互敬的兩杯之后,又回敬了李靖三杯,然后才氣定神閑地等候李世民給他介紹在座的幾位賓客。

    王薄?李密?王伯當?除了李靖之外,這三個人雖然都沒見過,但是他卻知道這三人都是隋末的風云人物,不說如雷貫耳也差不多,可是這三個人怎么搞到一起去了?而且貌似跟李靖關系極近?難道是因為我的穿越導致的?

    等到李世民為他介紹莊四虎時,忽覺這位莊四虎很是眼熟,一時之間竟然想不起在哪見過。

    這也不怪他想不起來,換了一身華貴衣著,束起了頭發洗凈了面孔的莊四虎已經與往日里那個蓬頭垢面的乞丐判若兩人。

    莊四虎也挺難為情的,自己和一眾乞丐兄弟剛剛得了李智云的慷慨施舍,卻來到他家里偷他家的東西,但怎奈王薄對自己有救命之恩,救命恩人相求之事不能不幫,就只能一碼歸一碼了。

    如此一來,他又怎么好意思跟李智云相認?只能初次見面似的點頭示意,受了李智云一杯敬酒,再回敬一杯了事。他可不想跟王薄和李靖灌醉這個出手豪闊的小恩公,吃了人家的,本來就嘴短。

    然而王薄和李靖卻并沒有就此收手,因為他們清清楚楚地聽見了羽裳說的是能保李智云十斤八斤不醉。

    十斤八斤算的了什么?

    這年月只要是在江湖上混的,喝這綠蟻米酒,誰不是十斤八斤的量?若是連十斤酒都喝不了,都不敢跟人提喝酒倆字。

    即使不說現在,就是把下午哥兒幾個在聚豐樓以及晚上在那個小酒館里喝的酒加起來,每個人也得喝了十斤開外了。

    可以說酒量好點的男人哪個不能喝個二三十斤?你羽裳能保李智云十斤不醉是吧?那就讓他喝上二十斤,二十斤不行就喝三十斤,就不信你推血過宮還能把他喝到肚子里的酒推沒了?

    于是兩人一邊夸贊李智云海量,一邊又換了大碗來跟李智云斗酒。

    場中眾賓客也都看懂了這兩人的用意,均想:這兩人莫不是跟新郎官有仇?怎么竟然如此死磕法?非得把李智云當場喝趴下么?

    于是眾人也都不喝酒吃菜了,就這么冷眼旁觀,想看看這場斗酒到底是個什么結果。

    就連陪在楊林身邊的李淵也覺得有些奇怪了,心說這幾人是從哪冒出來的?這些人里面他只認識李密和那個叫做李靖的,就連王伯當都不曾見過一面,當年武舉之時他正好不在長安,沒見過這位新科武狀元。

    但是不管怎么說都不能把人家跟新郎官拼酒定為過錯,這是風俗中很正常的事情,正好兒媳婦之一的羽裳也表示懂得推拿解酒,那就姑且讓他們斗一斗,讓他們知道李家的兒郎不是慫貨,也免得今后是人不是人都敢跟李家兒郎放對。

    換了大碗之后拼酒速度驟然加快,轉眼間李智云便已喝過了十斤,而王薄和李靖兩人每人不過喝了五斤多點而已。

    見此情景,羽裳便不禁惱怒起來,說道:“你們兩個到底想喝多少啊?我夫君可不能只陪你們兩個喝,他還要去別的桌敬酒呢!”

    自己的功夫自己知道,羽裳當初跟父親羽則男學來的這手絕學叫做“截脈融氣功”,其特點是在擊中對手經絡穴道的同時順勢化掉對手體內的部分內力。

    此功與中土各路武功絕不相同,乃是她父親羽則男這位高句麗排名第一的武學宗師獨創而出。就好比北冥神功加上六脈神劍即可將酒水循著經絡導出體外一樣,截脈融氣功加上忘情指亦能產生相同的效果。

    但是這門功夫用于導引他人體內的酒水卻不是無窮無盡的,而是受到了她本人內力的局限,此時化解李智云喝到體內的十斤酒水已經接近極限了,若是繼續行功下去,最多再消解三五斤酒,她的內力便會枯竭。

    你王薄到底想怎樣啊?不懂得什么叫做適可而止么?

    她之所以耗費內力來幫李智云掙面子,是為了討好李智云,以便套取青玄秘錄中的武功絕技,如若不然,只看李智云對待紅拂的態度就知道,即使李智云肯說出秘錄中的武功也只能告訴紅拂,絕不會告訴她和陰鳳姬兩人。

    但此時若是王薄不知道見好就收,仍然跟李智云死磕下去,那么最后非但李智云還會醉倒,而且她的一番辛苦也將付之東流了。

    所以她在質問王薄李靖的同時,狠狠地瞪了王薄一眼,意思是你別瞎搗亂行不?

    然而王薄又怎會知道羽裳嫁給李智云的真相?他把羽裳的眼色和質問都當作是呵護體貼李智云了,心中怒意不減反增,索性一咬牙,只當沒看見也沒聽見,直接抱起一壇酒來咕咚咚喝了一個壇底朝天。

    喝干了一壇酒之后才笑道:“新郎官,我敬你一壇!你看著辦!”說話時身體也不禁晃了兩晃,顯然也是到了量了。

    畢竟他是喝了一下午加半晚上才來的,縱使連續作戰能力較強,但是之前的酒意不能免除。

    相比之下,李靖反還不如王薄,十幾碗喝下來就已經隱有不支之象了,所以當王薄抱起酒壇拼酒之時,他便只能作為一名看客,靜等李智云醉倒在地。

    李靖不如王薄,一來是因為王薄久在長白山活動,天寒地凍之中飲酒比喝水還要頻繁,練出了一副好酒量,二來是因為他下午脖子受了傷,雖然沒有傷到食道,但終究是個傷,少量喝點無關緊要,想要酗酒就不免受到影響了。

    旁觀眾人見狀盡皆有些駭然,因為人們都是從頭看到現在的,有些細心的人一直在默默計數,算起來這個叫做王薄的人已經喝了足有二十多斤了,而李智云在回敬了李靖和王薄那十幾碗之后,若是再將這一壇酒回敬下去,那就至少要喝到四十斤以上!

    大家都曾聽得明白,李智云的新娘子之一、那個宣稱懂得推血過宮的美女只能保證李智云十斤不倒,可眼下他若是真的喝到四十斤,不倒才怪!

    即使是一個成年人,能喝到三十斤酒的也是難得一見的海量之人了,而李智云卻不過是個十歲多點的孩子,這壇酒他是喝還是不喝呢?

    人們覺得李智云不會喝這一壇酒,因為喝下去醉倒當場并不比認輸光彩幾多。

    就連李淵也打算過問一下了,你們這一桌上的人到底想干嘛?是來喝喜酒的還是來搗亂的?

    正想說話時,卻見李智云把手中的酒碗往地上一摔,身體踉蹌著幾欲摔倒,嚇得旁邊三個新娘子慌忙扔了手里的托盤酒壇將他扶住。

    李淵見狀就忍不住嘆了口氣,正想讓三個兒媳婦把他送回洞房時,卻見依偎在一團綿軟之中的李智云掙扎起來,一邊掙扎還一邊含混不清地喊道:“拿酒來!先拿十壇!”

    眾人聞言便是心頭一凜,完了,這孩子是徹底喝大了,不僅舌頭都硬了,而且神智也混亂了,一壇都喝不了,還要十壇?

    最為細心的紅拂,在緊緊摟住丈夫的同時,發現丈夫的褲子已經濕漉漉地貼在了雙腿之上,就不禁更加心疼,這一定是尿了啊,這回可真的是丟人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