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穿越尋俠記 > 第一二六章 沒見過美女
    聽出來胡同里面說話的是連明,李智云連忙縮身回來,藏在木門后面大氣兒都不敢喘一口,心想若是這時候被外面的人發現自己,定然會被他們認作是王仁則一黨,那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忽聽胡同的出口方向又有一人叫道:“是連師傅么?我們這邊沒找到那孩子的行蹤。”

    連明答道:“不用四處找了,只需守住每條街道的出口,一切等天亮了再說。”他邊說邊和同行之人走向胡同出口,腳步聲漸漸遠去。

    李智云長出了一口氣,忽覺茅坑里惡臭撲鼻,連忙屏住呼吸循著原路出了欄圈,重新回到秦家的中院,卻見那姓尤的小姐姐已然回來,手里果真拿了一張餅。

    少女的臉上笑意嫣然,“給你,吃吧,吃完了可不許耍賴,你得陪我練拳。”

    李智云實在是餓極了,搶也似的一把接過烙餅,狼吞虎咽起來,這時他忽然理解了紅拂對他的感情——別看只是一口吃的,卻要分什么時候,什么地點,什么人給你吃。

    就好比當初年幼的紅拂,跟著她母親在得勝凱旋的隋軍押解下進入長安,城內城外可謂是人山人海,卻又有誰會在意一個面黃肌瘦即將餓死的小女孩?

    眼下也是一樣,哪怕他李智云已經餓得肚皮貼在了背心上,又有誰會真正擔心他會餓死?即使是狄知遜也只是判斷出他的饑餓而已,卻沒想到他已經快餓死了,畢竟沒人知道他進入蟲洞以前還跑過一場馬拉松。

    所以這一刻在他的心中,如果一定要在世界上找出一個最好的人,那么這個人不會是別人,只能是面前這位姓尤的小姐姐。

    “唔,姐,你叫什么名字?”他一邊吃一邊詢問,這位小姐姐的恩情必須要報,而且必須以涌泉回報滴水,不知道她的名字怎么能行?

    少女嗔道:“嗯?你小鬼頭,不好好吃飯,問我名字干什么?想要圖謀不軌么?”

    不論古今,一個男性詢問女人的名字都是一件敏感的事情,女方若是如實回答了,雙方的關系就有了進一步發展的可能。

    或許是考慮到對方尚且年幼,根本沒有圖謀不軌的能力,少女被自己的話語給逗笑了,說道:“我叫尤翠翠,你呢?”

    “我叫萬云。”

    嗯,知道她的名字就可以了,至于我是叫萬云還是李智云都不重要,李智云如是想,艱難地咽下一口餅,道:“那我以后就叫你翠翠姐,可好?”

    尤翠翠無所謂的回道:“隨你怎么叫吧,反正都得叫我姐姐。”看見李智云吞咽的樣子,又掩口笑道:“你慢點吃,看你噎得!幾輩子沒吃飯了,餓死鬼投胎啊?”

    說到此處,忽而扭身而去,轉回屋子里又端了一碗水出來,遞給李智云道:“喝點水。”

    李智云感激地接過水碗喝了一口,然后就感覺舒服了許多,這才開始仔細地端詳尤翠翠的長相。

    尤翠翠長得很一般。如果跟蕭美娘那樣的絕代尤物相比,她這長相連一般都稱不上,只能算是丑女一類了。

    但若跟紅拂、羽裳、單盈盈那樣的絕色美女相比,便勉強可以稱作一般,只有跟陰鳳姬、賈菁菁、柳依依這樣的一般美女相比,她的容貌才能算是略有姿色。

    與賈菁菁的酒窩、柳依依的左上眼皮相比,尤翠翠的臉上沒有什么特別吸睛的地方,五官當然是周正的,眉眼也算得上嫵媚,但總體來看也就是一般般的美女。

    這樣的顔值若是擱在后世,大學里一定不是校花,擱在單位里也不會受到領導的重點栽培,拍電影就只能做配角,或者根本無法進入演藝圈,最多只能在央視一套當個新聞聯播的播音員。

    央視的女播音員通常不要求美若天仙也無所謂性感,只要長得有覺悟、思想過硬即可。

    這一刻他在腦海里把他在隋朝見過的女人挨個比較了一圈,就連楊林的女兒楊玉兒以及他的母親萬氏、大娘竇氏、三娘宇文氏以及二嫂觀音婢都算上了,得出的結果仍是尤翠翠顔值最低。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顔值最低的女子,卻是他自打穿越到隋朝至今最為矚目的,這一刻他目不轉睛地看著尤翠翠,心情里除了感激之外,竟然還滋生了一種別樣的情愫,什么情愫呢?難道是喜歡?

    好像就是喜歡。他竟然有些喜歡上了眼前這個女孩。

    “看什么啊?沒見過美女啊?不知道非禮勿視么?”尤翠翠從小到大從未被一個異性如此盯著看過,即使這個萬云只是一個十歲出頭的孩子,她仍然不免羞怯,嬌嗔地瞪了對方一眼。

    啊?非禮勿視!哎呀!非禮勿視!李智云被尤翠翠的提醒嚇了一跳,這才想起系統那條禁令,非禮勿視可是要被系統罰分的,自己怎么把這茬兒給忘了?

    但是緊接著他就詫異起來,為何系統沒有提示音響起?為何沒扣我的俠義值呢?

    為了驗證這件事情,他刻意地繼續盯著尤翠翠看了一陣,系統卻仍然沒有任何反應。

    難道說盯著丑女看是被允許的?還是說盯著丑女看不算非禮?丑女就不是女的么?況且人家尤翠翠并不算丑,只是長得一般而已。

    他默默地問了一句系統,可是這一次系統沒有給他任何解釋,對他的默問不予理睬。系統的默然仿佛是在說:沒扣就是沒扣,問什么問?

    “哦,我是真的沒見過……你這樣的美女。”雖然對系統的反常很是不解,但是不能不回答幾欲暴走的小姐姐,人家可是恩人,必須給予足夠的尊敬。

    為了解除尷尬,他忙不迭轉移話題,“那王仁則在你們家如此胡鬧無賴,你們秦大爺為何竟能容忍,不僅容忍,還讓你那些師兄弟師姐妹出來款待他?這是什么緣故?”

    “唉……”尤翠翠嘆了口氣道:“是因為秦夫人不許,前天秦夫人曾去城西三清觀上香,順便問了一個簽,解簽的道士說此后三天之內家里人不可妄動刀兵,否則必有滅門之禍。”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安徽25选5开奖公告 在家带孩子 不能出去赚钱的感言 注册什么账号赚钱 洪湖一绝赚钱吗 贵州11选5精准预测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情况 p3试机号查询全部 青海11选5最大遗漏 管家婆期期六肖三码中特 赌博类游戏赚钱 pc28的赚钱 浙江20选5ac走势图 时空召唤快速赚钱 代购下单赚钱 辽宁福彩中奖领奖流程 排列3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