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穿越尋俠記 > 第一六七章 走火入魔的治愈方法
    李智云是如何從走火入魔中走出來的?這事要從公孫云鼎和王仁則兩人說起。

    此前昆侖奴無聲無息地卸掉了公孫云鼎一條手臂,把公孫云鼎和王仁則都嚇壞了,敵人的武功簡直深不可測,打是沒法打了,逃嗎?王仁則又舍不得逃,因為天降大夢神功的日期眼看就到了。

    王仁則舍不得逃,公孫云鼎也不發對,因為帶傷逃命是沒有辦法的無奈之舉,最佳的選擇是找個地方藏起來養傷。

    所以兩人就決定躲起來。好在這龍洞足有三十幾里的縱深,路徑曲折,岔口眾多,更有不下十余處出口通往山外,只要對方沒有特殊的搜索能力,那么躲起來藏匿一段時間就是可行的。

    事實證明了他們的判斷是正確的,對方六人并沒有搜索他們,而且時刻都暴露在他們的監視之下。即將月圓的時候,對方六人又發生了變故,在單盈盈的火折照耀下,王仁則看見她的身軀凌空飛起飛出老遠,摔在地上就再也沒起來,火折子隨之熄滅。

    見此情景,王仁則計上心來,對公孫云鼎說,你不是喜歡這個姓單的大小姐么?送你了。

    公孫云鼎的確喜歡單盈盈,因為他家里嚴禁葷腥,那些鶯鶯燕燕花花草草都吃不到脂肪類食物,以致于個個都很纖瘦、很骨感。

    然而作為眾女之夫,公孫云鼎又偏偏喜歡豐滿圓潤的女子,這事怎么解決?解決的辦法就是每年新娶幾個有肉的回來,但是胖的回來也得遵循家規忌食葷腥,過不了多久就又瘦了,所以就只能再娶新的回來,如此往復,就導致家里面妻妾成了群。

    單盈盈身材豐滿,肢體圓潤,再加上美**人,恰好符合公孫云鼎的審美,原本就很覬覦,只是王仁則有言在先,這是他自留的,卻不好橫刀奪愛,然而此刻王仁則居然如此提議,公孫云鼎豈能不動心?

    “行!你說吧,怎么個給法?”

    王仁則指著一條出路告訴公孫云鼎,“你悄悄掩過去把這女人抱走,我負責給你分散追兵,你女人到手就從這條路逃出去,出去以后直接回家就可以了,就算你幫了我的大忙。”

    公孫云鼎倒吸一口冷氣,有些不敢接招:“那怪人要是出手怎么辦?”

    王仁則斷然道:“不會。這女子得罪了那怪人,被摔在那里動彈不得就是證明,怪人怎么可能幫她?”

    別看王仁則說得斬釘截鐵,其實他心里也沒底,誰知道那怪人到底會不會突然出手阻攔公孫云鼎搶人?但是為了得到大夢神功,就只有這樣冒險一搏。

    公孫云鼎猶豫了許久才表示同意,他知道王仁則如此作法很可能是為了得到大夢神功,但這對他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他始終沒把所謂的大夢神功當成真事,最初是覺得自家武功已經天下無敵了,無需再學其它武技,現在卻又因為被人卸掉一條胳膊,覺得再練什么武功也練不到那個怪人的水平,還不如老老實實回到家里,享那溫柔艷福。

    兩人一拍即合,又謹慎地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直到八月十五凌晨才動手。

    按理說,王仁則這個計劃是可行的,因為沒有人會管單盈盈的死活,但是執行的時候卻出現了變數,變數就是狄知遜。

    狄知遜原本疲倦至極,夢做完了人卻沒醒,但是他卻聽見了不遠處悉悉索索的異常聲音。

    凡是得到夢授的人都有一個本領,那就是即使是在睡夢之中,也能對周圍發生的變故有所警覺,于是他就睜開眼睛看向聲音的來源,還沒意識到為何自己能在黑暗中視物了,就看見了甬道中剛剛抱起單盈盈的公孫云鼎。

    這事兒得管!狄知遜瞬間做出了決定。

    無所謂英雄救美,狄知遜對單盈盈并沒有產生過什么特殊的想法,他的家族陷入重重危機之中,哪有心思去想什么男歡女愛、兒女私情?別看他對賈菁菁很是不錯,其實那僅僅是因為他不敢得罪秦家。畢竟賈菁菁是秦安的弟子之一。

    狄知遜天生就是一個俠義人物,以往慣有的扶危濟困、鋤強扶弱等俠義行為都是出自本心,就拿此刻看見這事來說,他既然看見了就不能不管。

    眾所周知,公孫云鼎和王仁則是一丘之貉,而單盈盈則是秦安那一伙的人,公孫云鼎來抱動彈不得的單盈盈,這不是強搶民女又是什么?

    所以他在看見這一幕的同時就斷喝一聲,“把人放下!”緊接著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大步沖向甬道。

    公孫云鼎哪敢硬拼?別說他已經斷了一條手臂沒法再使刀劍合璧,就算他四肢健全也不敢逗留在怪人附近,只當沒聽見這聲喝止,把單盈盈夾在腋下就跑。

    既然管了就要管到底,狄知遜在后窮追不舍,只一會兒這兩人就跑得遠了,腳步聲消失在甬道盡頭。

    狄知遜這一嗓子驚醒了同樣沉睡的雁蕩雙刀,這兄弟倆覺也睡了,夢也做了,卻是沒有任何奇跡降臨到他們的頭上,他倆本來也不知道會有什么奇跡降臨,所以就是正常的入睡做夢,也不知道夢的是什么,然后就正常的被狄知遜驚醒。

    還敢喊啊?兩人被狄知遜的行為嚇了一跳,因為此前單盈盈被怪人扔出去就是因為她高聲喊叫,當然也可能是因為她點了火,又踹了“李尋歡”一腳,不管到底是因為什么,總之是前車之鑒,這三樣錯誤咱們都不能犯。

    所以這倆貨即不敢喊也不敢晃燃火折,更沒法去追狄知遜,只把目光看向怪人懸浮的空間和小兄弟練功的地方,卻是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見,也不知道那怪人是否還在那里,就當他是在那里好了。

    但是小兄弟肯定是還在練功的,這一次比上一次時間可長多了,這都過了一晝夜很久了,居然還沒練完。

    他們并不知道李智云走火入魔的事情,李智云自己口不能言,昆侖奴也沒對他們說明,他們只知道單盈盈冒冒失失地打擾了小兄弟練功因此被怪人給收拾了,別的都不知道。

    黑暗中,王仁則悄悄地摸了過來,真正的躡手躡腳,做到了悄然無聲,這甬道他和公孫云鼎都是早就摸熟了的,閉著眼睛也一樣能夠飛速行進,他此刻選擇緩緩靠近,只是為了不想發出聲響。

    他猜想,那怪人應該就是來傳授大夢神功的神仙,真正的傳功時間馬上就要到了,因為不論是根據李淳風的推算還是徐茂公的陳述,大夢神功都應該在八月十五子時之后、天亮之前這一段時間降臨。

    至于此前那怪人是否傳授了什么武功給萬云,他覺得應該是沒有,他既聽不懂那怪人曾經說的是什么,也沒看清那只豬獾是被誰用什么打死的。

    所以他覺得這怪人正式傳授大夢神功的時候他或許可以在旁邊沾一下光。

    雖然看不見任何景物,但是只憑感覺他也知道自己來到了這座天然的大廳之中,現在需要確定的是萬云的位置。

    前半夜火光一閃的瞬間,他看見了萬云像是一只皮球一樣在滾動,就按照那個方向去接近吧,也不能太近了,過于靠近就過于危險。

    他想當然的認為所有人都跟他一樣,是無法在這種沒有絲毫光線的絕對黑暗里看見景物的,即使是那個怪人在六丈開外卸掉了公孫云鼎的一條手臂,那也是聽見了他和公孫云鼎說話才確定了方位。

    ……

    李智云終于接收完畢了,他甚至沒法計算他究竟接受了多少信息,不論是以字符為單位,還是以信息的種類為單位,都是不計其數的多。

    當浩瀚星海中那些光點都投入到自己的身體之后,星辰大海消失了,感覺上似乎自己的身體變成了宇宙,因為此刻自己的身體里已經包容了剛才看見的所有的恒星。

    然而身體仍然僵硬,仍然口不能言,這浩瀚如海的信息并沒有解決他面臨的困境。

    既然我接受的信息包容了宇宙間所有的知識,那么當然也該有原版神足經的內容吧?只要有原版神足經,就應該有修煉原版神足經走火入魔的破解方法,不然這吠陀經就算不得全面!

    想到此處,就默默詢問系統:“能不能幫我查找一下破解神足經走火入魔的內容?”

    發出了這個請求之后,他感慨地想:幸好還有思想可以活動,再怎么兇惡的走火入魔都禁錮不了人的思想。

    然而系統的回答卻是:“不給找。”

    “怎么不給找呢?”李智云很是不解。

    “因為這不屬于本系統的職責范圍。本系統只負責查找原數據庫內的資料,而你接收到的信息都是系統之外的東西。”系統直接不給面子。

    “不是吧?”李智云感覺這系統就跟后世的國企員工一樣,領導帶了私人材料來單位沒人管,但是想讓員工替你加工這些材料就不行了——不好意思,咱不接私活。

    李智云覺得腦殼疼。用自己的大腦去從浩如煙海的新進信息里查找相關的資料有多難?真的很難。比查字典都費勁,字典還有部首或拼音索引呢,而這些新進信息則是什么索引都沒有。

    系統被動地接受并貯存了東西是不假,但是它拒絕整理和排序,更不會替李智云建立索引和目錄。

    李智云忍不住要痛斥這種人浮于事的大鍋飯行為:“你這樣做沒道理啊!你賴以生存的空間是我的識海!那是我的地盤,我還沒按平方收你租金呢,你怎么能這點忙都不幫?”

    “你錯了。”系統寸步不讓,“你和我是一起穿越過來的靈魂體,你租住的是這個叫做李智云的整個身體,我租住的是他的識海,你最多也就是個大房客,有什么資格盤剝我這個小房客?”

    李智云欲哭無淚,這道理貌似也對哈。

    系統見李智云不再爭辯了,反而來了勁,乘勝追擊,痛打落水汪:“還有,你可是頂著李世民的名字穿過來的,進入李智云的身體屬于私闖民宅并強行霸占,沒人找你收房租就算不錯了。”

    行吧。你牛逼。李智云服了,老老實實地自己去新增的記憶里查找。

    東西都在,就是找起來太費勁了,就好像人們都曾經遇見過的一種現象一樣——某個人、某個物品或者某件事自己剛剛還記著的,但是現在就是想不起來了,說不定過一會又想起來了——你說這記憶丟失了么?真的沒丟失,但就是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

    也不知想了多久,或者說是不知道找了多久,還真的就從記憶中找到了破解神足經走火入魔的法子。

    印度武功的走火入魔與華夏武功不同,破解的法子也是大相徑庭,華夏武功的走火入魔是真氣走岔了經脈,致使經絡淤塞,解除或者說治愈的方法是打通相關經絡穴道,然而印度武功的走火入魔卻是全身血液發生變異甚至壞死,治愈的方法居然需要用到劇毒來以毒攻毒。

    熟知武林史料的他立即就想到了北宋游坦之那一次走火入魔,當時是在河邊,游坦之看見鳩摩智撿走了經書,心中一急就走火入魔了,但是后來卻又自然解除,是何緣故?只因他的血液中蘊有冰蠶劇毒。

    但是我的血液里沒有劇毒啊,這事咋辦?人動不了,話也說不了,就是想找毒藥也沒辦法不是?

    既不能開口找人幫忙,也不能自己主動去拿毒藥,若不是這樣,此刻被師父擱在地上的那株情花就是現成的毒藥,只需讓師父用花瓣刺一下自己又或自己摸一下花瓣上的尖刺就行了。

    巧合的是他剛剛想到此處,就聽見了狄知遜那一聲大吼,緊接著就是一先一后的兩個腳步聲迅速冤屈,他立即睜開了眼睛,卻看見了難以置信的一幕。

    他看見王仁則正在緩緩地走向自己這邊,而自己身邊的師父也在看著越來越近的王仁則,卻對王仁則的接近不聞不問,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短视频怎样在自媒体上赚钱 开自助烧烤火锅店赚钱吗 炸金牛棋牌游戏规则 足彩4场进球开奖结果 市场门口卖方便袋赚钱吗 微信炸金花发牌原理 玫瑰小镇怎么赚钱快 15选5玩法技巧 全民玩捕鱼有什么技巧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情况 宁夏十一选五游戏规则 百度知道合伙人行家赚钱 捕鱼大师1元赢版现金 江西多乐彩重号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源码 画油画的怎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