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 > 第四百八十八章 迫在眉睫
    吳只只漸漸的冷靜了下來。

    她恢復冷靜之后才能繼續想脫身的法子,隨后,吳只只在網上預約了一輛出租車,兩個人就站在學校里面,等著車子過來,隨后一起擠了進去。

    可是,這還是被曹老虎的人敏銳的發現了。

    這要是學校里的車子進出他們是不會去在意的,可是從今天早上開始,但凡是一輛出租車進去,他們都要看上無數遍,確認里面有沒有熟悉的身影。

    現在吳只只和李金銘坐著的車子自然也沒有例外。

    出租車剛離開校園沒有多久,正當吳只只松了口氣,以為自己成功的甩脫了那幫人之后,卻沒有看到后視鏡里緊跟著出租車屁股后邊的一輛黑色面包車。

    它緊緊地尾隨在出租車的身后,吳只只根本沒有注意后邊車子,她還以為事情已經解決了,隨便找了個人多的商場讓李金銘下車,而她自己,則是繼續回家準備拿新的被子褥子來學校。

    一下車,吳只只便立刻回了自己的家里,她家是一棟舊式的五層老樓,住在其中的四樓,她拿出鑰匙打開熟悉的家門,轉身飛快地鎖住了房門。

    怎么辦,怎么辦,剛才差不多是在巷子口地時候,她發現了一輛看起來非常奇怪地黑色車子,它總是跟隨在自己地車子之后,吳只只擔心他們是曹老虎的人,可是也不能總是待在出租車上不下來,畢竟出租車也是燒錢的,她現在還沒有這么的奢侈。

    最后想著,反正曹老虎的人也是知道了自己家里的位置,現在看到自己來到了這里,肯定知道她是要回家的,比起沒有目的的亂轉,還不如她直接回家的好,至少家里還有一扇房門作掩護。

    后背緊緊地貼在門上,吳只只一邊在做著深呼吸,一邊想著如果那群人上來了自己要怎么解決這件事情。

    而此刻就在吳只只家樓下的三個混混,他們的臉上都露出了勢在必得笑容,剛才看到吳只只進家門了,不過是一個十八歲的小妞而已,他們三個人絕對搞得定,所以,就沒有通知其他人過來搶功勞。

    要是他們能夠抓到曹老虎一直想要的女孩的話,那么一定會得到很多的好處的,只要是跟錢扯上關系的,他們都愿意做。

    吳只只剛剛離開門口,正要到廚房去找杯水喝的時候,忽然聽到了門外的敲門聲。

    ‘咚咚咚。’

    她剛拿到手上的玻璃杯子掉在了地方,玻璃渣子四濺,但是沒有傷到吳只只,吳只只驚恐的扭頭看著門外。

    那群人上來了?

    門口的人顯然也有些立功心切,一大早的都沒睡醒就要去A大門口堵一個女孩的日子他們早都過夠了,巴不得早一點干好這件事情,早一點從曹老虎那里領錢,現在,誰都不想再繼續耽誤下去。

    “咚咚咚,開門,我知道你在家,快點開門……。”

    吳只只慌得像只熱鍋上的螞蟻,她此刻六神無主了起來,第一時間想的是有什么人可以來幫助自己。

    這片區的警察基本上是靠不住的,他們面對上曹老

    虎的時候大概也只有跪舔的份。

    李金銘肯定是不行的,她也不過是個女孩子,吳只只斷然沒有讓她過來的意思,可是現在還有誰能夠幫到自己的呢。

    敲門聲更加的急促了,外邊的人大有一副立即就踹門進來的意思,吳只只急了,她慌張的想要去摸自己口袋里面的手機,可是越是慌張手機就越是拿不出來,吳只只差點都要著急哭了。

    吳只只顫抖的拿出自己的手機,在通訊錄里面不停的翻翻找找著,最后,指尖停留在了顧有汜的聯系方式上。

    她剛剛想到顧有汜就趕緊搖頭,不行不行,她怎么還能繼續麻煩顧有汜呢,他已經幫了自己足夠多的了,現在這么危險的事情,吳只只實在不想再讓他涉險了。

    ‘嗵嗵嗵……,死丫頭在里面干嘛呢……。’

    外邊的人似乎更加的狂躁不安了,甚至開始用腳踹起了房門,吳只只的心跳跟著敲門聲,實在沒有辦法冷靜的下來。

    她閉上了眼睛,手指卻依然在顧有汜的名字上盤旋不定,最終,她抿了抿唇角,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整個人變得堅定了許多。

    現在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去求顧有汜來拯救自己,總比自己一個人在這里心驚膽戰的要強上許多。

    而且,要是真的被曹老虎的人抓走了,后果她根本連想都不敢去想。

    下定決心之后,吳只只立刻撥通了顧有汜的電話號碼,她在心底懇求著,一定要接啊,一定要接起來。

    電話里響起被接通的提示音。

    “吳只只?”顧有汜清朗好聽的聲音從聽筒里面傳過來。

    “大少爺救救我,我現在在家里,曹老虎那群人尾隨著我過來了,他們現在正在敲門,我好害怕,我不知道找誰,大少爺你救救我……。”

    吳只只實在是太害怕了,那些人的敲門聲和罵罵咧咧催促的聲音一直就響在自己的耳邊,她實在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恐懼。

    顧有汜如今正在研究室里,怎么都沒有想到吳只只既然又出事了,他手里抓著手機,顧不得電腦里的數據,轉身拿起外套便要往門口走去。

    和必看到好友有溜走的意思,正想跟著一起過去的時候,余光瞄到了辦公室內一臉嚴肅的老頭。

    他臉上的興奮蕩然無存,蔫蔫的又重新坐了下去。

    “你家的位置在哪里。”顧有汜一邊等著電梯,一邊問著電話里的吳只只,不知怎么的,聽到她著急的聲音,顧有汜便不自覺的擔心了起來。

    “我發一個定位給你好嗎,求求你了,我不能被曹老虎抓走,我真的好害怕啊大少爺……。”

    吳只只現在已經有些口不擇言了,她泫然欲泣的捧著手機懇求著顧有汜。

    顧有汜咬牙,“快點發定位給我,你找個什么東西擋住門口,等著我,我馬上就帶著人過去救你。”

    吳只只感激不盡的道謝,可是就是一直不發定位過來,顧有汜索性先掛掉了電話,大概一分鐘之后,吳只只的定位發了過來。

    顧

    有汜看了一眼位置,他此刻也已經到了自己車子的面前,閃身坐進車里之后,他沒有立刻發動車子,還是打了一通電話。

    “常叔,我這里有件事情需要你派我一些人手……。”

    顧有汜不是傻子,他如今也不是能一個單挑許多個的,再說了,他完全有那個本事可以找得到人來與曹老虎對抗。

    搞定了人手的事情,而且也告知了地理位置,顧有汜這才發動車子,向著吳只只發過來的定位疾馳而去,他的車速實在太快,甚至還被學校門口的保安攔住,準備教育一通,可是當看到車內鐵青著臉的顧有汜之后,氣勢又瞬間蔫了下去。

    最終還是打開了學校門口的門禁,顧有汜閃電一般竄了出去。

    發過了定位之后,吳只只便立刻聽從了顧有汜的建議,將家里大廳的雙人沙發推到了門口抵著門。

    之后又覺得不夠,她又推了一張桌子過去。

    現在也不知道顧有汜什么時候能夠趕到這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抵著門,不讓外邊那群混混闖進來。

    門外咒罵的聲音越來越甚了,他們罵罵咧咧的簡直不管不顧,吳只只捂著耳朵強迫自己不要去聽他們的話,可是那些聲音還是飄進了她的耳朵里。

    她不停的大喘著氣,等她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又覺得門外的聲音安靜了許多的時候,又發現門外的人正在竊竊私語著,似乎是在商量著如何破開眼前的房門。

    他們本來就是一群混混,哪里會在乎自己損壞了那扇門,為此,三個人便輕輕松松的決定了。

    “小丫頭片子,你要是再不主動開門,老子們就砸了這扇破門,到時候看你能還往哪里逃。”

    吳只只聽著這話,急忙從大門口跑開,待跑進自己的房間之后,她立刻轉身又反鎖了自己的房門,之后,便軟軟的癱在了地上。

    待會就算他們破開了那道門,至少,這間臥室的門也還可以再抵抗一段時間,吳只只不由得又想到了顧有汜。

    他什么時候能趕過來呢……。

    而此刻的顧有汜,他距離地圖上吳只只的家里已經越來越近了,而剛才打電話需要的人現如今也已經派過來了,就跟在他車子之后。

    三輛車子緊緊地跟著顧有汜的車子,生怕跟丟了大少爺。

    顧有汜越是靠近吳只只的家里,整個人越是擔憂,剛才電話里吳只只的聲音讓他忍不住的擔心,他一顆心都繃得緊緊的,生怕自己去的太晚了,耽誤了什么,顧有汜腳下又狠狠的踩了一下油門。

    車子像離弦的箭一般疾馳而去,而他身后的車子照樣寸步不離的跟在身后。

    在等待著顧有汜的這段時間里,吳只只覺得自己的心理防線都快要崩潰了,外邊的混混真的開始砸門了,房門也傳來了搖搖欲墜的聲音,就連鎖子,吳只只也覺得它們可能支撐不了多久了。

    期間,自然有其他的住戶收不到吵鬧的聲音出來詢問,可是一接觸到三個混混兇煞的臉又很沒有出息的將頭縮了回去。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天津11选5一定牛 3d开奖号码 篮球比分板 足球即时指数赔率比分 过去不花钱的好的赚钱门路 国际足球直播 北单比分賠率 手机皇室捕鱼全民千炮 福彩广东36选7开奖 royal皇家88 怎样倍投能赚钱 前几年小本赚钱方法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黑龙江p62 内蒙古十一选五 诈金花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