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娛樂有屬性 > 第257章 “龍組教官”?!【中】
    “師叔,都說京都這邊臥虎藏龍,我看也不過如此。”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京都大酒店,也是在海富盛所在的酒店某處。

    一幫十七八歲的小年輕跟在一個中年人的身后,邊走邊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

    中年人滿臉冷漠,仿佛是不想說話。

    如果楚柏在這里,他一定能夠認得出,這可不就是前不久他在佛山認得那位譚侄兒嗎。

    ——譚摩昶!

    自打上次在楚柏面前栽了一個大跟頭后,楚柏這個名字在他這里就已經成為了一個禁忌。

    甚至整個譚家都默契地不愿談及那個人,“楚柏”這兩個字已然成為了譚家的禁忌。

    “不要掉以輕心,昨天你們見識到的不過是京都三流武館,還算不上真正的武林世家,等過了今天……”突然,譚摩昶步伐一頓,后面的話戛然而止,整個人如臨大敵。

    不等那些譚家子弟驚疑詢問,他就已經果斷轉身,急聲催促道:“回去!都回去!快點!!!”

    譚家眾子弟錯愕間連連。

    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本能地選擇了聽從譚摩昶的話。

    畢竟譚摩昶的暴脾氣他們可是最清楚的,誰也不敢得罪,何況這次來魔都家里的人都提醒過,千萬不要招惹這位譚師叔,尤其是去招惹被楚柏欺負過的譚師叔!

    一幫人連忙轉身,就要跟著譚摩昶原路返回。

    譚摩昶早就已經快步走到了最前頭,眼看就一個拐角出現,他只要再邁快兩步就能從這個走廊消失。

    結果!

    “站住,回來。”一道平靜的聲音從走廊的另一邊傳來。

    聽不出任何的輕松,但冷意十足,讓人都有些不寒而栗。

    譚家眾子弟紛紛打了個激靈,有些人腦袋都不敢往回扭,似乎生怕看到什么可怕的東西。

    也有人膽大,剛準備扭過頭去偷瞄就被旁邊的同伴抓住了衣領,快速拉了回去,不讓他落在隊伍最后。

    一幫人鴕鳥一般趕緊往回跑。

    卻沒想到,譚摩昶已經止步,一幫人沒剎住閘紛紛撞了過去。

    譚摩昶也有些狼狽,但還是轉過身,沒敢真的再往前踏一步。

    看到楚柏面無表情地一步步走近時,他扯動了下嘴角:“楚宗師,我自問沒招惹你吧?”

    楚宗師!!!

    譚摩昶一說出這個稱號,譚家的那幫子弟瞬間全都瞪大了眼睛。

    是他!

    那個大魔頭!

    不是說他三頭六臂嗎?看起來好像并不像是壞人欸。

    就在譚家子弟偷瞄楚柏的同時,楚柏目光隨意地瞥在譚摩昶的臉上:“我想招惹你不行?”

    譚摩昶語噎。

    媽丹,要不是勞資打不過你……

    楚柏這會已經收回視線,隨口道:“跟我走。”

    去哪?

    譚摩昶一怔。

    但楚柏已經率先離開,似乎也是不擔心譚摩昶敢不聽他的。

    這讓譚摩昶有種憋屈。

    實力啊!!!

    “師叔,我們怎么辦?”旁邊有小輩緊張問道。

    譚摩昶捏緊拳頭,心里再如何惱火,但到底還是低沉道:“跟上去!”

    也不知道是對自家子弟解釋和,還是在給自己打氣:“他不敢拿我們怎么樣的,這里是京都,他絕對不敢亂來的!”

    一幫人憂心忡忡地跟著楚柏來到了一間住房門外。

    就看見楚柏的眼神朝譚摩昶一甩。

    譚摩昶:“……”

    看我做什么?

    一時間他的眼神有些費解。

    停頓了會,他覺得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誤會。

    所以沉吟了會出聲解釋道:“這不是我的房間……”

    楚柏淡淡道:“我當然知道這不是你的房間。”

    譚摩昶愣住:“……”

    眼神迷茫起來。

    那你來這里做什么?

    還看我做什么!!!

    然而楚柏沒有想要理會他那種迷茫的意思,淡淡道:“開門。”

    譚摩昶凌亂了會,弱弱道:“沒鑰匙……”

    就在這時候,旁邊有譚家子弟小聲提醒道:“師叔,可以踹開它。”

    譚摩昶:“……”

    嘴角扯動了下,瞄了眼楚柏那里,一咬牙,上去朝門上一腳。

    “嘭”地一聲,房門就被暴力踹開。

    緊隨其后,屋內立馬傳來了一道驚怒的咆哮聲:“誰!”

    譚摩昶默默回過頭看向楚柏。

    楚柏依舊面無表情。

    他只好收回視線,將爛門徹底打開,然后退到一邊。

    楚柏抬步,率先走了進去。

    “師叔,我們要不要現在離開?”有小輩詢問。

    譚摩昶搖搖頭:“進去看看。”

    老實說,他的確是被楚柏的來意勾起了好奇心。

    ……

    海富盛被譚摩昶踹門的聲音驚醒。

    還以為是自家那只母老虎來抓人,也顧不得床上那個同樣光溜溜的女人,一把將她推開,訓斥道:“快特么穿衣服!”

    說完光著臀部就下了床去找衣服。

    誰知道剛拿起衣服,迎面就看到一幫人闖了進來。

    老老少少,就唯獨沒個女人!

    幸好那婆娘沒來。

    海富盛虛脫了般松了一口氣,心里的拿快大石頭也終于落地,等回過勁就指著楚柏為首的一幫人,破口大罵道:“你特么想死啊是不是?敢踹老子的門?知不知道老子——”

    楚柏抱著臂膀,面無表情。

    扭過頭,一個冷漠的眼神再次丟向譚摩昶。

    譚摩昶有點凌亂:“……”

    特么的,怎么又是我!

    敢怒不敢言地移開視線,瞅向對面在破口大罵的海富盛。

    楚柏他不敢招惹,但這種死肥豬……

    上前一巴掌直接不耐煩地抽過去:“吵死了,死肥豬!”

    海富盛臃腫的身子在空中旋轉了一百八十度,狠狠撞在了墻壁上,砸在床上的時候,直接將那裹著被子的女人彈了下去,尖叫聲中,那女人暴露了許多春光,譚家的那些年輕小伙子一個個眼睛都看直了。

    譚摩昶當場聽到身后一片吞口水的聲音,回頭瞅了眼自家子弟,呸了句沒出息。

    視線跟著也掃了過去一眼。

    旋即恨恨地瞪向海富盛:瑪德,好白菜都被死肥豬給拱了!

    ……

    楚柏面無表情地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淡漠地看著從床上滾落在地的海富盛。

    譚摩昶站在他的身側,像極了狗腿子。

    但海富盛愣是沒看明白,那幫十七八歲的小伙子都是什么情況。

    “好漢,好漢饒命!”海富盛雖說是糊涂,但也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忙地便低頭。

    視線尤為敬畏地瞄了譚摩昶一眼。

    剛剛那一巴掌實在是給他打怕了。

    楚柏沒說話,只是目光冷淡地瞥向他。

    譚摩昶二話不說,直接揪住海富盛本就稀疏的頭發,像極了面目猙獰的容麼麼:“知道錯了嗎?”

    “知道了知道了!”海富盛忙點頭認錯,只是一點頭頭發那里就一陣撕裂感,他有些心疼……畢竟他頭發可沒幾根了。

    譚摩昶冷哼道:“知道錯哪了嗎?”

    海富盛一怔。

    ……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