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王爺太難混 > 第799章 大型翻車現場之真假影后齊聚李毅家中 尊逸王見到龍無涯
    龍無涯的出現讓事情變得越發撲朔迷離起來,畢竟從世俗的定義來講,龍無涯跟死鬼簡靈一樣,都屬于……‘查無此人’的狀態,但詭異的是,今日兩人卻在李毅家重聚。

    不過時隔多年的‘再遇’并沒有讓兩人‘相談甚歡’,氣氛反倒是越發‘劍拔弩張’,而且兩個昔日的同行還在李毅家中大干一架,連表面功夫都懶得做了,可想而知龍無涯跟簡靈的之間的矛盾已經越發尖銳,甚至一度到了無法調解的地步。

    簡靈遠遠地跟著龍無涯身后,心中所想依舊跟【往生路】那部要了她小命的晦氣電影有關。

    龍無涯自然也知道簡靈始終綴在他后面,從影帝大人那從未舒展開來的眉頭就能感受到他此刻的煩躁跟深深怨念。

    其實龍無涯也很想知道到底是哪個混蛋擅作主張,非要將簡靈從至陰之地放出來,他真的很想狂揍那個‘好事者’一頓。

    很快,兩人就一前一后地走出了臥室,經過了滿地灰塵的長廊,而后就來到了一片狼藉的客廳。

    龍無涯跟簡靈之間始終都隔著恒定的距離,不遠不近,恰好兩步半。

    他們剛一現身,就聽到了一陣驚呼,“媽耶,我是眼睛花了嗎?龍無涯,你怎么還沒死?還有你身后的那個人她怎么跟我……”

    來人仿佛突然被貓叼走了舌頭,瞬間就失聲了,顯然是因為猛不丁地見到自己從未想過的‘故人’,受驚過度啊喂。

    “我這運氣倒是真心不錯,剛從至陰之地離開,就一連見到了對我‘恩同再造’的你們,好啊,真是好得很吶。”

    死鬼影后自然也看到了跟自己長相,微表情,小動作全都一模一樣的簡靈,黑眸當即就迸射出一抹銳利的寒芒,她快步上前,從龍無涯身后走了出來,表情不善地瞪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的后來者--紅裙簡靈。

    為了便于區分,從現在開始我們索性稱紅裙子的簡靈為‘替代品一號’吧。

    李毅家里突然‘毫無征兆’地出現兩個難辨真假的簡靈,本來就是一陣詭異非常的事情,如今死鬼影后剛看到‘替代品一號’,就跳出來沖某人發難,自然也讓局勢變得越發緊張,場面一度瀕臨失控……

    當死鬼影后說到‘恩同再造’四字時,俏臉陰沉如鍋底,垂落在身側的雙手更是寸寸收緊,表情略顯猙獰,可想而知此刻的影后內心很不平靜。

    畢竟三年多以前她還活得好好的,前途不可限量,要多風光,就有多風光,但讓新晉影后沒想到的是,在她摘下影后桂冠的那日,就是她孤身赴黃泉的時候。

    如今自己‘不人不鬼’地活著,甚至都不知道她到底隸屬于什么范疇,算不算‘新型物@種’,‘替代品一號’看起來倒是活得挺滋潤的,兩相對比,死鬼影后怎么可能不怨氣爆棚,畢竟她的身份跟位置都被‘冒牌貨’給頂替了啊。

    ‘替代品一號’并不是一個人單獨來的李毅家,尊逸王蘇君琰就是唯恐‘替代品一號’會遇到什么突發狀況,所以才寸步不離地跟著,不得不說蘇君琰對‘替代品一號’是真的挺上心的。

    所以當蘇君琰看到死鬼影后‘義憤填膺’地控訴‘替代品一號’時,他趕忙將還有些懵圈的‘冒牌貨’拉到身后,一副‘護花使者’的樣子,黑眸幽深如古井寒潭般,語氣生硬道,“簡靈,造成如今這種局面的并不是她,細算起來,其實她也是受害者,而且始作俑者歸根到底還是李毅,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你就算真的想報仇,也應該去找真正該對此事負責的人,而不是牽連無辜。”

    蘇君琰這話說得‘底氣十足’,那架勢就好像被他護在身后的‘替代品一號’才是一個小可憐似的。

    當蘇君琰為‘替代品一號’強出頭的時候,影帝龍無涯只是‘事不關己’地站在原地,雙手插兜,薄唇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幸災樂禍的樣子簡直了,就龍無涯這表情,但凡眼不瞎的人都能看出他擺明就是在……看熱鬧。

    龍無涯想讓自己‘置身事外’,但蘇君琰又豈會如他所愿,方才當尊逸王看到跟國師無塵長得一模一樣的龍無涯時,其實蘇君琰內心也閃過了一抹驚訝,不過蘇君琰跟無塵接觸不少,自然一眼就看出面前的這人并非無塵,聯想起某些隱秘過往,蘇君琰自然也認出了龍無涯。

    只不過龍無涯突然也出現在津南市,而且還好巧不巧地來到李毅家中,身邊還跟著正兒八經的‘本尊簡靈’,也讓蘇君琰疑竇重重了,畢竟若是按照蘇君琰所掌握的情報來看,無論是龍無涯,抑或是‘正版簡靈’都不應該在這個時候‘露面’。

    很顯然,時間線又再度‘重疊’了,要不然絕對不會出現如今這種‘大型翻車’場面好嗎?

    正當蘇君琰打算追問龍無涯什么的時候,耳邊已經傳來了死鬼影后的輕笑聲,“蘇君琰,就算要討美人歡心,你是不是也該看下場合?你口口聲聲說她是受害者,那我呢?我難道就不是嗎?你這雙標不要更明顯。”

    “李毅我當然要找,但我特么也不會放過這個‘光明正大’冒用我身份的人,占據別人的軀體,‘盜取’別人的人生她還有理了不成?姑奶奶我今天就要好好地教她做人的道理。”

    蘇君琰‘顛倒黑白’地訓斥死鬼影后,自然也讓影后心中的怨憤越發強烈,在咆哮的當下,她就已經攻勢凌厲地朝著某個猶如呆頭鵝似的‘冒牌貨’出手了,畢竟‘反派死于話多’的道理,死鬼影后表示她很懂,所以她絕對不會犯那種低級錯誤啊草。

    蘇君琰一直都提防著死鬼影后,唯恐影后會對‘替代品一號’不利,所以當簡靈動手的當下,尊逸王蘇君琰黑眸一厲,瞬間就一躍而起,顯然是想化解簡靈的攻勢。

    當蘇君琰選擇幫‘替代品一號’的時,站在一旁的龍無涯眉頭狠狠一皺,漆黑如墨的雙眸閃過了一縷暗芒,不假思索,龍無涯也加入了戰局,但龍無涯并不是打算幫死鬼影后,反倒是罕見地跟蘇君琰聯手,兩人‘齊心協力’地對付簡靈,明顯是希望將簡靈……逼退。

    蘇君琰萬萬沒想到龍無涯居然會在緊要關頭‘臨陣倒戈’,在接了簡靈一掌之后,跟龍無涯錯身的當下,尊逸王直接追問起龍無涯來,“你~為什么要幫我?”

    蘇君琰話音一落,龍無涯當即就低低笑了起來,仿佛聽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話似的,龍無涯的笑讓蘇君琰心里很不舒服,那一刻尊逸王突然覺得自己就跟個傻逼似的,至少在龍無涯眼里,龍無涯肯定是這般認為的。

    很快,蘇君琰耳畔就傳來了龍無涯那冷冰冰的話語,“我不過就是跟她站在一起,難道就能證明我跟她立場一致嗎?我倒是沒想到尊逸王你會如此天真。”

    龍無涯話語之中的不屑表現得淋漓盡致,他絲毫都沒有掩飾自己對蘇君琰的深深惡意。

    還沒等蘇君琰做出任何反應,一旁的死鬼影后也瞬間暴跳如雷,語調都跟著拔高了好幾度,當即就質問起龍無涯來。

    “龍無涯,你個瘋子,為什么要幫她?”

    在死鬼影后眼里,龍無涯幫的并不是‘多管閑事’的蘇君琰,而是那個始終以無辜者自居的‘替代品一號’。

    影后那尖銳的怒吼總算讓‘替代品一號’從怔楞中醒過神來,她趕忙插了一句,“你們是不是應該給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跟她究竟誰是真的,誰是假的?”

    說這話的時候,‘替代品一號’臉上血色盡失,雖說之前‘替代品一號’已經有了某些心理準備,但當她切切實實地看到另一個簡靈站在她面前時,心中也受到了巨大沖擊。

    沒人能夠在看到一個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時,還能繼續保持鎮定,更沒人能夠在聽說自己才是‘冒牌貨’時,一臉淡定。

    ‘替代品一號’這話一出,死鬼影后當即就陰惻惻地笑了,黑眸之中惡意呈現得淋漓盡致。

    “這有什么好問的?我們兩人之間,真假一目了然,我才是簡靈,至于你……無名氏。”

    死鬼影后估計是被關太久了,所以現在整個人都表現得比較‘尖酸刻薄’,說話更是犀利得讓人直呼扛不住。

    她那句‘無名氏’深深地刺痛了‘替代品一號’的心,‘替代品一號’當即就扭頭看向俊臉表情很是復雜的蘇君琰,直接追問起蘇君琰來。

    “蘇君琰,你說,她說的是不是真的?”

    臨了,‘替代品一號’再度補充一句,“你不要將我當傻子忽悠,真話假話,我還是聽得出來。”

    說這話的時候,‘替代品一號’身軀輕晃,很顯然是受到了太大的刺激。

    “簡靈,你不要被她影響,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其實……”

    蘇君琰一看‘替代品一號’那脆弱得都快哭出來的樣子,心里也挺不是滋味兒,尊逸王嘗試著用最溫和的語言安撫‘替代品一號’,然后效果卻不怎么明顯。

    因為還沒等他把話說完,‘替代品一號’直接打斷了蘇君琰的話,情緒很是失控道,“你特么別廢話,我就問你一句,我跟她誰是真的,誰是假的?”

    蘇君琰‘顧左右而言他’的方式還是讓‘替代品一號’難以接受,雖然如今的情況完全出乎了‘替代品一號’的預料,但她還是想知道‘真相’,哪怕那個真相對她而言不過是往她心間劃上另一道口子,‘替代品一號’還是不想活在蘇君琰編制的‘虛假幻象’中……

    ‘替代品一號’眉眼間聚著淡淡的哀傷,也許當刺激到了一定程度,人反而會變得‘冷靜’起來,只不過那種冷靜卻會讓旁觀者更加難受。

    “簡靈,你……”

    看著‘替代品一號’那傷心欲絕的樣子,尊逸王都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能繼續往下說,畢竟真相永遠都是……慘烈的。

    蘇君琰的‘欲言又止’已經讓‘替代品一號’知道了答案,她身形又是一晃,搖搖欲墜的樣子讓人不免擔心起她來。

    就在這時,一旁的龍無涯突然插話道,“就算是假的又如何?如今這個世界,誰又能分辨出你跟她的真假呢?而且能夠活在陽光下的只有你,哪怕她才是真的又能奈你何?”

    “她不過只是過去,而你才擁有現在跟未來,對于世界來說,最終勝出的人才是至關重要的,至于真假,又有誰介意呢?”

    龍無涯這番話說得格外冷靜,但也格外殘酷,畢竟對局外人來說‘真假’只是一個可以引發不少熱議的命題,但對于掙扎在局中的人來說,‘真假’卻是她們的命,更是他們在世間行走的身份。

    龍無涯這話一出,最先暴怒的自然是死鬼影后,影后將拳頭捏得咯吱響,眉眼帶著一抹無從忽視的戾氣,各種咬牙切齒道,“龍無涯,你這個混蛋。”

    死鬼影后的咆哮并沒有讓龍無涯臉色變幻分毫,他只是眸光淡淡地瞥了一眼正牌影后,而后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一語雙關道,“簡靈,你已經死了,這才是需要你正視的事實,而她其實相當于你的‘重生’,你可以將她看做硬幣的一體兩面,正面是你,反面還是你,所以你何必計較這些‘細枝末節’呢?”

    龍無涯似乎想要嘗試說服簡靈,不要再跟‘替代品一號’起沖突了,而且從龍無涯的態度來看,很顯然,他跟尊逸王蘇君琰一樣,都是選擇站在‘替代品一號’這邊。

    當場面越發劍拔弩張的時候,反倒是深陷‘漩渦中心’的‘替代品一號’適時地出聲,說了一句公道話,“如果我是假的,那么就是我侵犯了她的利益,搶奪了她的人生,那樣對她是不公平的,而且我也不想做一個‘掠@奪#者。”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加拿大快乐8号是不是合法的 如何理财让钱生钱 湖北11选5走势图表 甘肃快3走势图走势图手机版 陕西十一选五数据统计 辽宁11选5基本走一定牛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任五 注册送30元现金游戏 股票融资配资? 下载上海快3最新版本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查 美牛配资 宁夏11选五走势图推荐号 保利配资 贵阳快3开奖结果查询 淘股吧股票论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