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妃狠佛系暴君您隨意 > 520 針鋒相對(一更)
    言黎挺胸抬頭,心虛害怕的視線在言修與葉芷之間來回瞟,笑得比哭還難看,一步一步往回退,與他們拉開距離,“你們聽我解釋好不好,先收起殺氣,我怕(pia)!”

    言修的目光死死盯著他,身心難受得要命,不敢聽不敢問不敢回想,猝不及防面對言一色的“死”,此時此刻的他,很脆弱。

    反倒是看起來應該會崩潰的葉芷,臉色平靜得可怕,清明的眉眼間,縈繞著近乎兇悍的犀利,一邊緊握住言修的手給他力量,一邊艱澀地問道,“都是真的?”

    言黎咽了咽口水,猛點頭,“是!”

    事到如今,他再遮掩已經沒有意義了!他的父母不好糊弄,一旦被他們發現絲毫破綻,就是抽絲破繭查清真相的結果,更別說此時他們知道了全部!

    言黎這個時候不用想,也知發給葉芷的短信,十有八九與康長老脫不了干系!

    想起這個可怕的人,言黎心中竄起擔憂和怒火,他再也待不住,沖言修和葉芷兩人道,“爸,芷姨,當務之急是抓住康長老,阻止他鬧事!我先走了!”

    言修猛地站了起來,吼道,“給我站住,等你老爹!”

    葉芷一同起身,神情堅毅,“走!”

    ……

    先走一步的傅霆與風華,推測康長老去了地下研究所,兩人火速趕了過去!

    九山是個很大的地方,地下研究所更是有多個出入口,風華知道言霽與周第一出發的地點在三號核心實驗室,選擇了一個能以最快速度抵達那里的入口,恰巧她的權限也夠用,二人順利進去,直奔目的地!

    康長老因為借由自己的獨門功夫,完全假扮成了風華樣子,利用她的臉、指紋、瞳孔,順利從一個他僅知的入口進入了研究所,鑒于此入口距離三號實驗室較遠,即便他出發得早,卻很快被抄近路的傅霆與風華追上了!

    康長老與風華皆有古武功夫,兩人在狹窄的通道內打了起來,傅霆槍玩得不錯,身手也好,但到底沒有內力,無法插手他們的廝殺,便躲在一旁,伺機而動,準備趁康長老不察,向前沖去,通知實驗室內的言黎和周第一!

    然而他并沒有等到任何機會,因為康長老的武功比風華高強,沒一會兒就擺脫了她,駕馭輕功飛遠,閃電般逼近實驗室!

    風華與傅霆一前一后緊追不舍!

    ……

    三號實驗室內部。

    里面布局簡單,有些空曠,無非就是放置整齊的各種儀器,有的還在閃著光,紅色、綠色、藍色……

    一名身材高挑的男子,在對需要用到的儀器,做著出發前的最后檢查。

    他身材高挑,雖然偏瘦,卻仍給人一種力量感,一頭留了多年的長發,被染成了紅色,僅用一個黑繩圈在后脖頸處綁起來,垂在背后,身上外穿著一件不失設計感的白大褂,顯得專業而肅穆,而里面卻是一件寶藍色的錦袍。

    此人就是有周家瘋子之稱的少主周第一,天才頭腦、不善言辭,從小到大醉心神秘事物的研究,徜徉在未解之謎海洋中,而靈異力量只是其中一種,越是奇異未知有挑戰性,越吸引他。

    在角落的沙發上,坐著一個手執紅酒杯的年輕男人,身上的穿著也是一件古風袍子,腳上踩著一雙黑色靴子,整個人姿態閑適,無形中散發著低調華貴的氣質。

    他的皮相極好,僅僅望上一眼,就能令人神魂顛倒,不笑時,清冷深沉,像是云端之上的神花,高不可攀,一旦笑起來,便是柔情似水,天命風流,帶著致命的蠱惑,令人不免生出“哪怕只擁有他一秒也能死而無憾”的感覺。

    他就是言一色的哥哥言霽,在言家擁有相當大的話語權。

    言霽對面,是一個肉眼看不到屏障的光牢,里面盤腿坐著一個白發蒼蒼的人,他身上穿著半舊不新的玉色袍子和罩衣,雖然從頭發來看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者,但他的臉和身上的肌膚,卻是二三十歲的年輕狀態,一時間倒分不清,他是真老還是真年輕!

    他的外表是人的模樣,卻算不上是個真正的人,僅是傅霆等人認知中的靈異體,因為他這個是靈魂狀態,肉身留在了他故鄉的時空。

    此時他兩眼緊閉,看似在靜心打坐,實則心潮澎湃,期盼、激動,令他藏在袖中的手隱隱發顫。

    回去的這一天終于來臨了!他處心積慮送給言霽和周第一的報復,也終于要到了!哈哈哈!

    他的內心戲很豐富,言霽和周第一對此一無所知。

    周第一最后一次檢查結束,脫下了身上的白大褂,面無表情地看向言霽,“言霽,時間快到了,穿防護服,帶上行囊,整五分鐘后準點出發。”

    “嗯。”

    言霽應下。

    周第一走機關門,去隔壁拿東西。

    言霽放下酒杯,站起身,走到光牢面前,嘴角噙著憎惡的笑,漆黑的眼睛幽暗無邊,壓抑許久的殺意蠢蠢欲動,“墨變態,我們的恩怨總算要了結!是不是很激動。”

    墨滅睜開眼,眨眼間從地上飄到了半空,兩手抱胸,也不再掩飾對他的仇恨,神色猙獰,語氣嗆人,“自然!本座巴不得回到自己的主場后,親手撕了你!再將你做成肉餅,拿給你最疼愛的妹妹嘗嘗!”

    言霽冷笑,眼中的譏諷濃地快要溢出來,“本事不大,口氣不小!本少主到了那邊的第一件事,就是廢了你的經脈,將你做成人彘,等找到色色后,當著她的面,將你千刀萬剮!”

    言霽與墨滅的視線在空中交匯,噼里啪啦,火花四濺。

    兩個人針鋒相對是有理由的,只打嘴仗而不動手更是有理由的,這就要從言一色出事后說起。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遗漏头 这个平台不错 可以赚钱 彩客网比分直播 为什么陌陌捕鱼打不开 可以赚钱的社交app 918游戏中心最新版下载 亿客隆彩票官网 华夏手游赚钱吗 pk10牛牛首页 湖南幸运赛车 从北方拉苹果到南方卖赚钱不 类似痘痘的赚钱软件 青鹏棋牌官方网站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360数据 分享片赚钱吗 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