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纏綿入骨:總裁好好愛 > 第324章:這便是默契
    第324章:這便是默契

    封行朗俊眸微瞇:這是在唱雙簧么?

    “哥,你這么說這么做……就不怕藍小姐吃醋么?”他悠聲反擊。

    本以為藍悠悠會立刻跟言她不吃醋;可事實卻正好相反。

    “立昕,你就別棒打鴛鴦了!既然他們相親相愛,那就成人之美,讓他們倆在一起好了!”

    不知道藍悠悠說這番話時哆嗦不哆嗦,反正雪落是聽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再說了,即便你想阻攔,他們來個暗胎珠結,你不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么?”

    藍悠悠這番指桑罵槐的話,聽著讓人好不尷尬。

    既損了封立昕的無能沒用;又斥罵了封行朗和林雪落這對不要臉的小叔子和嫂子。

    因為直到這一刻藍悠悠都不知道:雪落其實是封行朗法律上的妻子,而并非封立昕的!

    一句‘暗胎珠結’,聽得雪落猛的一怔:這藍悠悠該不會是若有所指吧?難道她知道自己懷上封行朗的孩子了?

    應該不會的!別自己嚇唬自己了!

    雪落自認為自己的保密工作做得十分的到位。連每個月該來的大姨媽她都沒有忽視。

    藍悠悠的話中有話,心思細膩的封立昕又豈會聽不出來。

    突然間,他就不想跟藍悠悠解釋弟弟封行朗跟雪落的關系了。

    因為解釋了,他怕藍悠悠聽到封行朗已婚的消息后,會讓她心里覺得更加的哀傷。

    而現在藍悠悠誤認為雪落是他封立昕的妻子,至少還能給藍悠悠一丁點兒的幻想空間。

    封立昕為自己有這樣的想法而悲哀!

    兩個男人,兩個女人,該愛的不愛,不該愛的亂愛。

    所以提及這個話題時,永遠都是敏感的。除非有人退出,成全別人之美。

    在封行朗、雪落和藍悠悠三人之間,該退出的藍悠悠是不會退出的。

    而在封行朗、藍悠悠和封立昕之間,封立昕隨時都做著退出的準備!

    這連進去都沒有過,又何來退出一說呢?

    晚餐桌上。

    藍悠悠搶著要喂封立昕晚餐。

    見她喂得還算體貼,封行朗也就默認了藍悠悠的行為。只是偶爾才會喂個食物到封立昕嘴里。

    雪落的胃口照樣很好。也不管不顧別人異樣的目光,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藍悠悠這才意識到:雪落的好胃口是事出有因。

    這一大一小兩張嘴,也難怪她這么能吃!

    害喜嘔吐她遮掩,好胃口她也遮掩,演得實在是太逼真!

    藍悠悠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這封家兩兄弟應該不知道林雪落這個賤女人懷了孩子。

    要是知道,封行朗再怎么兇殘,也不會把一個懷了他親骨肉的女人丟下封家外的臺階!

    林雪落對她隱瞞也就算了,為什么還要對封家兩兄弟隱瞞呢?

    估計是怕丑怕丟人吧!

    想想也是:一個‘嫂子’懷了小叔子的孩子,這封立昕頭上得有多綠啊!

    不過想來封立昕也是慫貨,即便被自己的弟弟綠成了烏龜,他也不會吭聲的。他只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正吃著黑魚湯的封立昕突然就不安了起來。

    他本能的想側頭朝身后張望,似乎在尋找莫管家的身影。

    而此時此刻的莫管家剛巧跟小錢去了車庫取東西,并不在客廳里。

    “立昕,你怎么不吃了?”藍悠悠喂過去的湯,封立昕并沒有喝。

    “哥,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方便是嗎?”

    感覺到了大哥的異樣,封行朗連忙放下筷子湊近過來。

    “老莫呢?”封立昕問了一聲。

    “莫管家不在,有我呢!”

    確定封立昕應該是想上廁所,封行朗立刻起身推動他的輪椅。

    其實莫管家真的很辛苦。封行朗不在家的時候,就由他一個人伺候封立昕的吃喝拉撒睡。

    ‘吃喝’還可以,畢竟還有安嬸能幫上忙;但后面的‘拉撒’,就只有莫管家了。

    所以封立昕很依賴莫管家。

    而封行朗伺候得并不比莫管家差:三分鐘后,洗手間里便傳來了封行朗活躍氣氛的口哨聲。

    就像一個正給頑童把尿的家長一樣。滿滿的都是關愛。

    被推出洗手間的封立昕,被封行朗整理得干干凈凈。

    他知道大哥封立昕是個小有潔癖的人,尤其在他心愛的女人面前,他總想表現得優雅從容一些。

    一個矜貴的,倨傲又霸道的男人,卻能將自己的親大哥伺候得如此體貼入微。

    雪落真的挺感動的。也就更加敬佩封行朗對封立昕不離不棄的手足之情。

    藍悠悠冷漠著,似乎有些厭棄。從封立昕出來餐桌之后,她就再沒喂過他。

    手機作響,封行朗瞄了一眼,見打來電話的是嚴邦,他便放下了去喂封立昕的碗勺。

    足以證明這個電話的重要性!

    封行朗是非接不可。

    見藍悠悠不再繼續喂封立昕,雪落連忙放下自己的碗筷,上前來端起封行朗放下的碗勺,繼續喂封立昕魚湯喝。

    這便是默契。

    封行朗贊賞的在雪落的頭頂上敲一下,這才放心走到落地窗前接嚴邦的電話。

    “朗,我約到河屯了!”

    手機那頭,嚴邦的聲音沉沉的。壓抑著憂慮。

    嚴邦知道,即便他不替封行朗約河屯,封行朗自己也會去冒險找他。

    “太好了!時間,地點?”

    封行朗簡明扼要的追問。整個人都被仇恨的火種給點燃了起來。

    “今天十點。御龍城,我的地盤。”

    “好!我一定到!”

    “朗……”

    “嗯?你說。”

    “答應我,別沖動!好嗎?”

    “去了再說!掛了!”

    封行朗果決的將手機給掛斷了。他沒有給嚴邦繼續說下去的機會。

    向來狠厲的嚴邦,竟然也有磨磨唧唧、婆婆媽媽的時候。

    封行朗實在是不太適應這樣的嚴邦!

    再回到餐桌時,封行朗已經收起了俊臉上的凝重,將面容放松下來。

    “行朗,誰的電話?”封立昕問。

    “哦,嚴邦打來的!說是釣了一條大魚,讓我去喝魚湯。”

    封行朗打趣的說道。

    他實在是太想把河屯那家伙給燉成魚湯喝了!敢傷害他大哥的人,他會喝他的血,扒他的皮,吃他的肉!

    可藍悠悠突然就神情緊張了起來,“阿朗,求求你,別去!”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有没有挂证就能赚钱的 江西快三推荐号码推荐 即时赔率亚洲赔率澳门赔率 吉林十一选五top10遗漏 2019哪种基金赚钱 足球指数北京 哈尔滨踢足球赚钱 7m篮球比分网 通化大嘴手机版 深海大赢家pt捕鱼季官网 3D 僵尸来袭中文破解版 运动是如何赚钱的 山东11选5遗漏前三组 118足球比分直播 888棋牌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