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通幽大圣 > 第三十七章 開棺
    惡鬼化的王川整個人宛若一個大蜘蛛般沿著鐵鏈攀爬而上,顧誠卻是用手中的長劍全力斬向鐵鏈。

    那龍形鐵鏈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鍛造的,堅固無比,根本就沒有辦法斬斷,但隨著顧誠的斬擊卻上下擺動,讓王川的速度慢了下來。

    鬼臉望向顧誠,獰笑道:“你以為這樣便能阻我?靖夜司的鷹犬,去死吧!”

    隨著王川的話音落下,他整個人直接高高躍起,竟然脫離了鎖鏈,向著顧誠撲來。

    而顧誠所等的也是這一刻。

    借著鎖鏈震顫所帶來的力道,他也是直接躍到半空當中,黑僵臂出現在了右手上,手握長劍,以黑僵臂施展出一字炎陽劍來。

    劍鋒上那熾熱的氣勁變成了幽森的冥火,散發著明暗不定的光芒,那股力量讓王川的鬼臉瞬間變得更加扭曲。

    鬼魅的感知很強,在那一劍出現的瞬間他便已經察覺到危險了。

    但此時他身在半空當中,力道已經用盡,如何調轉方向?

    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顧誠那一劍斬落,巨大的力量襲來,那帶著幽森冥火的一劍猶如切豆腐一般,徑直將他整個人都給撕裂成了兩半!

    昔日顧誠還沒到八品的時候便曾經用這一劍刺穿過餓死鬼。

    現在顧誠已經到了八品,可以氣勁外放,這一劍更是犀利,王川哪怕有媲美七品的力量也是擋不住的。

    只可惜這一招必須要配合黑僵臂來施展,限制有些大。

    現在顧誠動用黑僵臂也只有幾秒的時間,而且還不能短時間內連續動用,所以留給他的機會可只有一次。

    顧誠此時向著場中望去,九條鎖鏈上,每條鎖鏈上都有人在纏斗著。

    靖夜司的人畢竟還是少,所以并沒有占據上風。

    柳盈盈那女人倒是有些出乎楚休的預料。

    她的兩只僵尸已經修復好了,大黑身形魁梧,力量強大,堪比八品后期。

    小白是那個人形的僵尸,力量雖然小了一些,但速度極快,并且雙爪當中帶有尸毒,讓人不敢硬撼。

    這兩具僵尸配合,八品的修行者幾乎沒幾個人是它們的對手。

    而柳盈盈自己則是在下方跟小乙還有方平站在一起,悠哉悠哉的操控著僵尸。

    趕尸一脈在某些方面的確是很強的,昨晚若是柳盈盈兩具僵尸一起動手,顧誠恐怕也要爆發出全力才能解決。

    只要他們不被找到真身,可以說是最難纏的對手。

    但同樣,趕尸煉尸,自身的實力便有些拿不上臺面。

    當初顧誠在山神廟當中遇到的那操控游尸的老者應該也算是湘西趕尸一脈的人,被找到真身之后,簡直就是不堪一擊,估計一個身強力壯的普通人都能夠將其斬殺。

    這時顧誠向著上方望去,杜攔江竟然已經靠近了那棺槨。

    顧誠腳下氣勁爆發,狠狠的蹬在鎖鏈之上,一瞬間跨越了數個鎖鏈,一劍向著杜攔江斬來。

    感覺身后勁風襲來,杜攔江的雙手都變成了淡青之色,猛然間揮手握住顧誠手中的長劍,發出了一聲‘鏗鏘’爆響來。

    同時他左手真氣爆發,直接一掌向著顧誠印去。

    收劍后撤,顧誠手中降魔金光印迎上,氣勁被真氣沖散,顧誠也是被轟退了數步。

    這幫左道江湖人當中,杜攔江的實力還當真算是最強的一個。

    他雖然是散修出身,但早年東拼西湊,也是有著正統武者的功法傳承的,修為也是到了七品鍛骨。

    到了七品鍛骨才能夠把松散的氣勁凝聚成接近實體,更加凝實的真氣,其質量跟氣勁無疑是兩個概念。

    雖然杜攔江這種散修出身的武者可能根基不是那么的扎實,但真氣就是真氣,單靠自身武道,顧誠還是要弱于對方一籌的。

    不過杜攔江卻也是感覺一陣棘手。

    這靖夜司的家伙一身武道根基扎實無比,竟然還修煉了一種左道秘法,兩者互補之下,就連鬼公子王川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自己若是跟他在這里纏斗,勝負先不說,起碼這寶物誰都別想拿到手了。

    稍微思慮了那么一瞬,杜攔江立刻大聲道:“諸位!大家一起出手去攔住那顧誠!

    我杜某人發誓,若是得到功法,大家一起修行,若得到寶物,大家一起均分。

    如違此誓,便叫我下水喂了河神,上路祭了山鬼,此生不得好死!”

    靖夜司對于任何邪崇鬼魅的態度都是鎮壓剿滅,但這些左道江湖中人卻有許多人迷信這些東西。

    杜攔江乃是水賊和盜墓賊出身,他發的誓言對于其他人來說有些莫名其妙的,但對于他的身份來說已經很重了。

    那些左道江湖人聞言思慮了片刻,立刻也向著顧誠殺來。

    眼下有著靖夜司插手,不把靖夜司的人解決掉,他們誰都拿不到寶物!

    數名實力堪比八品的武者圍攻過來,一時之間倒還真把顧誠給拖在了那里。

    這些人雖然單打獨斗都不是他的對手,但此時這么多人一起上,顧誠也不可能瞬間將其全部斬殺。

    眼看周圍終于沒人阻擋,杜攔江立刻爆發出了全部的速度,來到那棺槨前。

    不過到了那棺槨前杜攔江才發現,在棺槨之下竟然還吊著一個人,只不過眾人之前都在鎖鏈上,天黑離的又遠,所以沒有注意到。

    那是一名容貌姣好,帶著些許異族風情的年輕女子,杜攔江瞬間便認出來,對方竟然是盜墓三人組當中楊三娘。

    在盜墓三人組當中,楊三娘擅長各種秘術,她本人也是少有的正統煉氣士出身,達到第七境觀想,并且還修煉了各種秘術在身。

    此時她身上拿著一面陣盤,顯然是想要通過某種秘術拿到棺槨中的東西,但卻失敗了,死在了這里。

    這讓杜攔江一陣緊張,自己此時開棺,會不會也落到楊三娘這種結局?

    不過眼看后方的顧誠已經要沖殺過來,杜攔江猛的一咬牙,富貴險中求!

    他雙臂都泛著青玉之色,真氣被他調動到了極致,猛的把那青銅棺槨給推開。

    跟想象當中的陰氣爆發有些不同,在那青銅棺槨當中,竟然浮現出了一絲絲的氤氳之氣,好似仙境一般。

    杜攔江一愣,他將目光看向那棺槨內,心中卻頓時咯噔了一聲。

    那棺槨內并沒有什么詭異恐怖的場景,只是躺著一個人,一個皮肉完好,甚至看不出來絲毫死氣的人。

    但這恰恰才是最詭異的事情。

    武者肉身強大,修煉到一定境界,骨骼強度甚至都可以比肩金鐵神兵了,的確是能夠保持很長一段時間不朽。

    但問題是那是骨骼,誰也沒聽說過,肉身皮囊還能夠不朽的。

    而且棺槨里面的人雖然身材魁梧,但卻穿著道袍,還帶著道冠,這打扮,怎么好像是一個道士?

    那道士手中還托著一個皮質卷軸,雙手交疊放在胸口處,好像極其珍重的模樣。

    杜攔江下意識的便要取走那卷軸,就在這時,那道士卻是猛然間一睜眼,眼眶當中沒有眼珠,有的卻是一股朦朧的黑霧。

    無形的力量籠罩在杜攔江的身上,將他直接懸空抬起。

    “又是你們!又是你們!只剩一年的時間,為何偏偏要來打擾我?”

    憤怒的聲音響徹在了地宮當中,震得人腦袋嗡嗡響。

    杜攔江想要求饒,但他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那股力量越來越緊,最后轟然一聲,他的肉身都被擠壓成了一張肉餅,血霧飄散在半空當中。

    所有人都已經被嚇傻了,奪寶?在這種力量面前,他們拿什么奪?

    顧誠想都沒想,在杜攔江被捏成肉餅的一瞬間,他便跳下龍形鎖鏈,大喝道:“撤!”

    這種時候還想著什么富貴險中求的純粹是腦袋被驢踢了,當然是安全第一,保命要緊。

    將軍山內的存在超乎了他們的想象,哪怕他們什么都不拿走,只要把其中的情況消息帶回去告訴靖夜司,情報獎勵也絕對不會少的。

    但就在顧誠跳下那龍形鎖鏈的一瞬間,他卻忽然看到懸掛在棺槨之下的楊三娘,她手中的陣盤竟然開始自動吸納周圍的陰氣,最后爆發出了一道光芒來,直接穿過棺槨,籠罩在那尸體手中的卷軸之上。

    下一刻,陣道光芒消失,那卷軸竟然也奇異的消失。

    顧誠落到了小乙的身邊,小乙驚訝道:“是虛空傳送陣!”

    “什么是虛空傳送陣?”

    小乙道:“虛空傳送陣是可以將東西隔空傳送到另外一邊的陣法,聽著簡單,實際上卻是極難布置。

    靖夜司便有幾座這樣的陣法,據說是昔日羅浮真人葉法善所留下的,九成都在京城,用來傳送一些極其重要的物資。

    不過這東西只有道門大派才能布置出來,而且都是大型的,幾個盜墓賊,就算是有些名氣,也不應該擁有虛空傳送陣才是。

    而且這座虛空傳送陣這么小,顯然是專門為了轉送棺槨內的東西所布置的。

    不過之前棺槨上應該有陣法封禁,所以無法傳送,方才杜攔江開棺后,陣法才起作用。”

    聽到小乙這么說,顧誠的心中卻是猛的咯噔了一下。

    他們貌似是摻合進了其他大人物的布置當中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做中央空调承包赚钱 在家里除了微商赚钱的方法 快乐12分析软件下载 海南环岛赛群 必赢体育篮球比分球探体育 黑龙江苏11选5走势图 体彩甘肃十一选五 白山视频棋牌游戏麻将 汇丰电商怎么赚钱的 澳门宝马奔驰网站 内蒙古快三 双色球历史开奖号码 体球网即时比分 九乐棋牌 爱彩乐彩安卓版下载安装 鸿彩网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