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鬼手醫妃:攝政王爺有喜了 > 第三百二十二章 縛地靈
    第三百二十二章 縛地靈

    尸體脖子的切口很整齊,像是一刀割下來的,看血液噴發的情況和方向,這三人被殺的時候是前后一同走著,也就是說,砍下他們頭顱的時候,兇手是在他們的后方,嗖地一聲,兇器直接掠過三人的頭。

    三人的身上都沒有其他的傷勢,血液的瞬間大量流失,造成尸斑不太明顯。

    一個時辰之后,尸體送到了奇案門,攝政王親自主持兇殺案的會議討論。

    龍柒柒首先道:“尸體切口齊整,是頃刻被殺,無掙扎,無其他傷痕,死亡也很快,可以說不曾感受到什么痛苦和死亡的恐懼,頭和魂魄丟失。”

    白子道:“查看過現場環境,墻角濡濕,陰氣很重,但是這陰氣未必就是兇手留下的,因為這種重犯牢獄,本身就有很濃重的陰氣,地上除了噴發和尸體流出來的血液之外,一路到門口都沒見到血液滴下,也就是說,兇手是殺人之后直接拿了頭顱消失,是鬼還是妖,暫時不得知。”

    孟婆道:“三名死者均未到壽元大限,屬于死于非命。”

    “三人的身份,看看有無特別之處!”寧王提醒高捕頭。

    高捕頭呃了一聲,本以為沒那么快輪到他,聽到寧王點名,連忙就抬起頭道:“三人的身份都是一樣的,既是大理寺的獄卒,先前也當過陽鬼差。”

    “陽鬼差的計劃已經叫停了,他們還有執行任務嗎?”龍柒柒問孟婆。

    “沒有了,全部都叫停了。”孟婆回答說。

    “那他們還有進入地府的權限嗎?”龍柒柒問道。

    “這個……”孟婆忽然怔了一下,“似乎還是可以的,因為這個計劃只是暫停,而不是全面終止,也就是說等地府恢復秩序之后,陽鬼差的計劃還是可以再重提,因此,并未收回他們進入地府的權限。”

    高捕頭道:“不對啊,陽鬼差也進不了地府啊,我之前每一次收魂,到了陰陽交界處,就有鬼差來接魂了。”

    孟婆用憐憫的眼光看他,“那是你,你是比較低級的陽鬼差。”

    “啊!”高捕頭傻了,“你是說,我在陽鬼差的職位,要比他們三個獄卒低?”

    “是的!”孟婆說出殘忍的兩個字。

    高捕頭臉色漲紅,他這輩子最引以為榮的便是成為陽鬼差,這點便高于其他人,能去到陰陽邊界啊,尋常人能做到嗎?

    “真是太過分了,難道不是按照人間職位高低來分配的嗎?我的能力明顯比他們三個要高!”高捕頭怒道。

    “旺財!”南宮越看著旺財,神色頗為嚴肅冷峻,“盤問如何?”

    旺財正看著熱鬧,忽然聽到南宮越叫她的名字,嚇得一個哆嗦,立馬坐直了身子,“在!”

    “說啊!”南宮越投來一個冷銳的眼神,把旺財嚇得半死,連忙就端正姿態開始說盤問的結果了。

    “五名犯人都親眼看著死者被殺害,說當時只看到一道光,倏地隱沒,就看到血液飛濺了,至于五人都說,沒人看見頭顱落地,也就是說,頭顱被切斷的那一刻,就直接被帶走,速度很快。”

    “嗯,立案!”龍柒柒點頭,轉身就對孟婆道:“初步猜測,兇手可能要去地府,你馬上回去一趟,看到這三人的魂魄,馬上截下!”

    “好!”孟婆馬上起身走人。

    “白子,你帶旺財和阿衰到附近去轉轉,妙音,你回去大理寺,看看大理寺內有沒有縛地靈。”

    三人隨即起行。

    寧王問龍柒柒,“縛地靈是什么?”

    “縛地靈也是鬼,因為心里有放不下的事和人,會一直留在死的地方不離去,癡癡等待。”龍柒柒解釋道。

    “你覺得此案和縛地靈有關?”寧王聽到這些心里覺得有些不舒服。

    “總要排查的,大范圍撒網。”

    “那多余了,縛地靈只為等待他們想等的人,不會害人的吧?”寧王道。

    “不一定的。”

    寧王看著南宮越,“五哥覺得呢?”

    南宮越慢慢地說:“不知道,本王懼內,她說什么就是什么了。”

    寧王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當著傷心人面前秀恩愛,一點都沒有悲憫心腸。

    南宮越看著龍柒柒,“刺激他了?”

    “應該是的!”龍柒柒厚著臉皮道,“畢竟,他心里可能愛著我。”

    “你多不要臉啊!”南宮越哼道。

    “走,我們也出去轉轉。”

    “我們有什么好轉的?去找兇手嗎?”

    “當然是去找兇手,”龍柒柒頓了一下,“順便,假公濟私!”

    “敢情好!”兩人一拍即合。

    出去之后,南宮越才知道受騙了。

    龍柒柒是真辦公壓根沒有濟私,她帶著他走訪了各大孤魂野鬼集中點,一一查問打探。

    自從孟婆來了人間之后,這附近一帶的孤魂野鬼都有秩序很多了,每天定時定侯有供養,大家也樂意做孟婆的小弟小妹。

    其實好多孤魂野鬼只是因為沒入地府排不上輪回,還得等到自己壽元那日,很少會害人,甚至,他們很多都怕人,連嚇唬人都做不到的。

    問了一大通,發現最近并沒有什么暗中勢力找過他們,龍柒柒便帶著南宮越返回奇案門。

    白子他們也是一無所獲。

    妙音回來了,倒是帶回來了點兒消息。

    “問了一下附近的小鬼,說大理寺內是有一個縛地靈的,但是現在不知道去哪里了。”

    “身份!”龍柒柒馬上問道。

    “已經交給老高,讓老高去大理寺那邊問宗卷,是個死刑犯,但是撞死在牢里。”妙音道。

    “那咱就等高捕頭的消息。”龍柒柒說。

    寧王聽說縛地靈是有可疑,不禁飛了幾眼龍柒柒。

    龍柒柒見他陰陽怪氣的,便道:“縛地靈不僅僅是因為放不下所愛的人,也有可能是有極大的冤情或者其他原因才滯留不去。”

    “本王自然知道,方才妙音已經跟本王說過了。”寧王淡淡地道。

    龍柒柒知道他如今心情不好,惹不得,也就不說了。

    南宮越回了王府,這案子看來只是尋常的案子,和墨家和所謂幕后勢力沒有關系,所以他就不過問了。

    高捕頭速度很慢,晚上才從大理寺回來。

    他進門就直嚷嚷,“累死了,此人是二十年前的犯人,要翻找出他的宗卷來,可真是艱難重重。”

    他把一份宗卷遞給龍柒柒,宗卷已經很破舊,紙張泛黃,且有蟲蛀的痕跡,一個一個小孔排得密密麻麻。

    龍柒柒打開,眾人就湊了上來。

    犯人叫龍霞……大家看到第一句的名字就不自覺地看了龍柒柒一眼,龍柒柒沒好氣地道:“姓龍的人滿大街都是。”

    大家繼續看下去,犯人龍霞,男,三十二歲,京城白布街人士,至于犯罪事實,基本敲定,謀殺妻子和妻子的情夫未遂,卻陰差陽錯殺了守寡養大他的老母親。

    這犯罪事實本身就很尷尬啊。

    帶了綠帽子,想要殺害出軌的妻子和情夫,沒想到還把自己相依為命的老母親殺死,尋常人都受不住這個打擊,肯定要撞墻死的。

    大家就此事展開了熱烈的討論,案情的發展一度被推到了即將破案的高點。

    “他喊冤枉原則上是沒錯的,該死的人不是他和他的母親,如今奸夫淫婦都活著,他老母親被殺,確實冤枉啊!”白子道。

    “其實若有證據,當場斬殺了妻子和情夫,律法也是可以輕判,若是不貿貿然行動,提交祠堂審理,這妻子和情夫都得沉塘,所以,他真冤枉啊!”高捕頭道。

    “是啊,若是殺了情夫和妻子,律法也判不了死刑,偏生殺的是他母親,弒母啊,不死還得了?”

    “所以他撞墻死了!”

    “可死了,他為什么不走啊?要做縛地靈呢?難道等著伸冤?”

    “他現在就走了啊,且還是殺了人走的,他一定是兇手了,殺了人去地府告狀。”

    龍柒柒聽著他們熱烈的討論,插了一句嘴,“那么問題來了,他一個鬼去地府,為什么要殺三個人?”

    討論一時停止了下來。

    是的,縛地靈若說要去地府告狀伸冤,為什么要殺三個人?

    妙音想了一下,“先甭管這個,現在縛地靈消失了,那些魂魄也消失了,按照推斷,應該是縛地靈把他們的魂魄帶走,既然能帶走魂魄,應該他就是兇手了。”

    “為什么不能猜測為縛地靈也被兇手帶走?”高捕頭反問。

    妙音想了一下,“也成立!”

    大家見龍柒柒都沒怎么發表過意見,便都看著她。

    龍柒柒道:“看我做什么?等孟婆回來不就知道了嗎?”

    二十年前的案子,現在要查,也不好查了,也不知道那妻子和情夫死了沒有。

    孟婆回來了,且是帶著三個鬼魂一同回來的。

    “魂魄找到了,他們仨確實是去了地府,死者的魂魄也找到了,我交給了判官,讓他處理。”孟婆揚手,丟出三個魂魄。

    魂魄在地上滾了一下,站了起來。

    看到這么多人,三鬼渾然不怕。

    龍柒柒看著身形稍高,長相略好的問道:“你是龍霞?”

    “你認識我?”龍霞承認,瞪著她。

    “你額頭的傷口!”龍柒柒揚了一下宗卷,“你是撞墻死的。”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排三六码历史最大遗漏 亿客隆彩票 甘肃11选5购 7m篮球比分规则 怎样看计划群里的计划赚钱又稳又快 广东11选五推荐 双喜大厅代理 秒秒赚怎么赚钱 网络棋牌赌博怎么控制 手机麻将群怎样赚钱 甘肃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手机正规赢钱棋牌游戏 用手机赚钱是真的假的 口碑商家花呗怎么赚钱 新蒲萄京棋牌388怎么下载 190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