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權少霸愛:寶貝,休想逃 > 第48章 委屈嗎?
    第48章 委屈嗎?

    從咖啡吧出來,米蘭心緒沉重。

    想著賈小晴,被強,對于一個女人該是多大打擊?但她為了喜歡的男人的前程,寧愿吞下所有屈辱……

    如果第一次見面,米蘭認為賈小晴對戚豪的愛慕僅僅是因為男色、權利、地位,那么這一次,她改觀了。

    或許賈小晴對戚豪,是真動了心?

    可惜……

    造化弄人,還未開始,賈小晴的這份喜歡就注定蒙上自卑的陰影。

    “米!蘭!”

    空氣中,傳來女人高亢的聲音。

    米蘭被嚇了一跳,抬頭望去,“詩彤?你怎么在警局?”

    萬詩彤三兩步跑上前,語氣不甘,“米夢思被放了!剛剛走!”

    什么?

    米蘭眼皮跳了跳,不明白好友話中意思。

    “昨晚米夢思被帶往警局后,我也一直跟著,蹲守到現在。就在剛才,華美集團的總裁助理江鋒把她保釋走了。”

    又是傅聿宸?

    米蘭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嘴硬道,“保釋了又如何,米夢思牽連進這個案子,警方不會放過她。”

    “我本也是這么想的,可我一打聽,才知米夢思是被冤枉了。”害她白白蹲守一晚上。

    “冤枉?!”特么逗她呢!米蘭提高語調,“不可能!你問清楚了嗎?”

    萬詩彤搖頭,“這事事關重大,我朋友只告訴我結局,其他的叫我別再多問。方才我老板也給我打電話,這條線,不許再跟了。”

    傅、聿、宸!

    是他一手遮天?

    米蘭不相信,急沖沖跑進大廳,可是沒有一個警察愿意透露消息,只告訴她,負責配合調查就行,其他的等最終起訴結果。

    因為案件涉及社會重要人士,影響大且惡劣,需嚴格保密。

    “……”保泥煤的密!

    米蘭無法冷靜,此時的她被憤怒沖昏頭。好不容易反將米夢思一局,怎么能讓她輕易洗脫?

    掏出手機,給傅聿宸打電話。

    “嘟嘟嘟……”

    鈴聲一直響,無人接聽。

    米蘭怔怔盯著屏保畫面,心,跌入無底深淵:傅聿宸,你是嫌我煩,所以不接電話嗎?

    明明早上,他們才做了世間最親密的運動……

    “嘿,你怎么了?臉色這么差?”萬詩彤推了推米蘭,其實她更想問,你怎么紅眼睛了?

    米蘭強自壓下心底的失落與痛楚,苦澀搖頭,“我沒事。”

    都快哭了,還叫沒事?

    萬詩彤與米蘭認識好幾年,這是第一次見好友紅眼睛,心里受到不小震撼,“需要……放松一下嗎?”

    “不用。”米蘭快步走向停車場,可,看著黑色轎車她躊躇了。

    “親愛的,有什么心事你別憋……”

    話沒有說完,米蘭從包里掏出車鑰匙,塞在萬詩彤手里,“聞亦臻的車,你開去東宸。”

    “欸,妞兒~……”萬詩彤拉住米蘭,“那你開我的?”

    米蘭睨了眼車鑰匙,接過,轉身離開。

    她沒有怒火滔天沖到東宸或華美集團質問,只是把車開去店里,正常上班。

    縱然心里有氣,但冷靜下來后,米蘭不想像個潑婦一樣,大吵大鬧。

    何況在傅聿宸面前,吵鬧是沒有用的,她只會被無情驅逐。

    萬詩彤來到東宸大廈,拿著車鑰匙說要見聞亦臻。

    前臺給秘書處打了電話,道,“萬小姐,聞總不在,您把鑰匙放這兒就行。”

    “不在?”萬詩彤挑眉,不確定秘書是不是故意搪塞,她試探的問,“那他答應我的事呢?”

    接待小姐不清楚萬詩彤與聞副總什么關系,又打了電話。

    數分鐘后,秘書處回復,“萬小姐,聞總和董事長出差了,聞總說,回來請您吃飯。”

    “好的,謝謝。”

    和董事長?

    萬詩彤離開大樓,細細咀嚼秘書話中意思。她并沒有問聞亦臻和誰,干什么去了……

    顯然,聞亦臻要轉告的話不是對她說的,而是——米蘭!

    萬詩彤趕緊掏出手機,撥打米蘭號碼,“Lancy,你的‘不確定’出差了。”

    “嗯?”

    “東宸董事長啊,聞亦臻說,他出差了。”

    “……”

    米蘭握著手機的手一滯,晃了晃。出差?所以不是故意不接她電話?

    可……

    米夢思無罪釋放,難道傅聿宸沒有從中周旋么?

    米蘭雙手拂面,心里并沒有好受多少。

    唉!

    誰讓她愛上了一個心有所屬的男人?

    活該受虐!

    ——

    萬籟俱寂的深夜,被一陣轟隆隆的聲音劃破。

    米蘭躺在床上,捂著耳朵,好吵!

    大半夜讓不讓人睡覺了!

    “嗯?”

    似意識到什么,她打了個激靈,翻身起床,光著腳走向落地窗。

    停機坪上,直升飛機剛熄了火,從上面走下來幾個男人。

    為首的,不正是傅聿宸么?

    他回來了?

    米蘭禁不住心底的喜悅,跑向門口。

    然,握著門把手的指尖卻始終沒有往下摁。她強自壓下跳到嗓門的心,收了手,躺回床上。

    閉眼,假裝仍在睡覺。

    “跺跺跺”,只聽腳步聲,卻不聞開門聲。

    米蘭等啊等,幾分鐘過去,依舊沒有反應。

    她全身緊繃豎起耳朵,奈何,別墅除了管家和保姆的聲音,再沒有其他。

    又過去一會兒,四周徹底靜下來,連風兒都沒了聲音。

    米蘭氣鼓著腮幫子,掀開床單。

    傅聿宸,你難道不應該給我個解釋嗎?

    就這么睡了?!

    徹底無眠的米蘭憤憤拉開臥室門,但視線,在看到書房透出來的光亮時,滯了下。

    他,沒有睡?在書房處理事情?

    米蘭撇了撇嘴,走上前,“叩叩。”

    “進。”

    她推門而入。

    傅聿宸正與電腦對面進行視頻會議,頭也沒抬。

    米蘭杵在書桌旁,兩只眼睛直直盯著談笑風生的男人,他的一舉一動,勾唇、挑眉,無不透著性感與魄力。

    漸漸的,原本染怒的眼眸噙著絲柔和。

    呸呸呸……

    意識到被男色迷的神魂顛倒,米蘭鄙視自己的同時,猛地掐向腰間。

    “嘶”,她低吟了聲。

    不大不小的聲音傳入傅聿宸耳朵里,他抬眸,瞧見米蘭五官擰成一團。對電腦那頭道,“先這樣,你們按計劃做。”

    啪,合上電腦。

    米蘭挺了挺胸,冷臉質問,“傅先生,為什么?”

    “嗯?”男人輕咦一聲,眸光鎖在女人深沉的臉上。

    “你為米夢思收買警方、媒體,用了多少錢?”

    收買?

    傅聿宸墨瞳一凝,邪肆的唇角溢出一抹冷酷的弧度,“委屈嗎?”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江苏快3真假 喜乐彩的走势图 3d开奖结果今天试 北京pk拾怎么玩才会赢 温州麻将游戏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股票入门与技巧 吉林快3稳赚公式 澳门博彩公司 天天贵阳麻将下载安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 三色鳄鱼捕鱼电玩城 甘肃快三最大遗漏号码 谁有东京热的官网 澳洲幸运8破解密 广东十一选五定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