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權少霸愛:寶貝,休想逃 > 第68章 死了都沒人知道
    第68章 死了都沒人知道

    哼!

    你叫我走,我就走。

    現在,休想叫我再回來!

    傅聿宸,我不是玩偶,你想扔哪兒就扔哪兒。

    米蘭氣死了!肺都氣炸了!

    站在門口的是聞亦臻,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出現會讓米蘭反應這么大,懵逼的又按下門鈴,“米小姐,開門,爺找你。”

    “不開!”她像個炸毛的獅子,“告訴傅聿宸,我要跟他冷戰!”

    絕交兩個字,她卻終是說不出口。

    聞亦臻站在門外,聽著米蘭憤憤不已的聲音,眉頭擰了擰。

    時間快來不及了,米蘭要繼續使性子,他沒法兒完成爺交代的任務。

    靈機一動,聞亦臻沉道,“米小姐,爺叫我來……送避孕藥。”

    啥?

    米蘭“噗”了口,差點沒把自己氣吐血!

    傅聿宸,你混蛋!

    鐵了心要跟我分手嗎?!

    我,我……

    這一刻,米蘭感到前所未有的心痛。像被人用鐵鉆,一點一點鉆穿了心,任由鮮紅的血液肆意逆流,軟了身子,白了容顏。

    “米小姐,請不要讓我為難。”聞亦臻催命似的聲音再次傳來,“你若不開門……”

    睨一眼門上的電子鎖,他淡定的從懷里拿出設備,兩秒,“咔嚓”一聲,門打開了。

    聞亦臻走進,卻看見米蘭兩眼淚痕,似滾滾清泉般止也止不住。

    他,怔住了。

    米蘭趕緊擦拭淚水,雙眼腥紅看向聞亦臻,伸出手,哽咽道,“拿來!”

    聞亦臻掏出早準備好的白色小藥丸。

    米蘭一把搶過,踩著“蹬蹬蹬”的步子回屋里取了水,當著聞亦臻面兒吞下去。

    “滾!”她指著門口,心碎怒吼!

    傅聿宸,從今天開始,我米蘭,再也不認識你!

    去他娘的青梅竹馬!

    去他娘的承諾!

    統統你妹的!

    傅聿宸,如果有一天,你想起我了,想起兒時的兩小無猜,不要來找我,不要讓我知道。

    我們……年少的青春,在你的冷漠,你的無情里……消散的,似雁過無痕……

    聞亦臻看著米蘭越流越猛的眼淚,怔怔的杵在原地。

    米小姐……哭了?

    她不是一向沒心沒肺,狡猾又善變,怎么哭得這般傷心欲絕?

    讓人意外又震撼。

    米蘭見聞亦臻完成了任務不走,卻站著看她笑話,心里那個火……

    想打人!

    她抓起鞋柜上的傘朝聞亦臻揍過去,“滾,滾出我的視線!”

    聞亦臻生生挨了一記,在米蘭揮第二次時,準確抓住,“米小姐……”

    “藥我已經吃了,你還想怎樣?”她怒視他。

    “我……”對著女人止不住的眼淚,聞亦臻心底升起一種負罪感,他是不是太殘忍了?

    “聞亦臻,你再不滾,我叫保安了!”

    “……”

    米蘭情緒激動,連著說了幾個“好”字,掏出手機……

    聞亦臻一把搶過,既然都已經說了那么殘忍的話,再殘忍點也無妨。他道,“我怎么知道,我走后,米小姐不會把藥吐了?”

    “你……”米蘭指著聞亦臻,“你”了半天說不出一個字。

    好!很好!

    傅聿宸,你大爺!

    米蘭氣得整個身體直哆嗦,“傅聿宸擔心我偷偷懷他的種,是吧?行……你看著……”

    她瘋了。

    被男人冷血而絕情的態度逼瘋了。

    米蘭踉踉蹌蹌走向陽臺,打開跑步機,站在上面快速跑了起來。

    幸好萬詩彤平時有健身的習慣,所以家里放著健身器材。

    米蘭跑的極快,沒兩分鐘大汗淋漓,“跑半個小時,就算我去廁所吐了,藥效也已經吸收進身體。”

    聞亦臻:“……”

    米小姐,您不用那么較真,真的。我只需要……幾分鐘就好。

    擔心米蘭忽然暈倒,聞亦臻站在跑步機旁,全神戒備。

    “呼哧,呼哧”

    劇烈運動叫米蘭止住了眼淚,心里的痛卻是誰也無法愈合。

    跑了沒兩分鐘,一陣眩暈感襲上大腦。

    腳跟不上機器頻率,絆了下,她整個人往前栽,眼見就要摔倒。聞亦臻眼疾手快的伸長手臂,安安全全把她撈出來。

    “放……”她寧愿摔死也不讓傅聿宸的人幫忙!

    可是,怎么感覺身上軟綿綿的,提不起力氣?

    她……頭也暈,迷迷糊糊……

    意識到情況不對勁,米蘭戒備的抓著聞亦臻衣服,“你,給我……吃的……什么?”

    “不是避孕藥。”

    聞亦臻打橫抱起米蘭往外走,“米小姐,得罪了。”

    “聞亦臻,放……開……我……”

    可惜,運動加速了藥效吸收,米蘭很快暈過去。

    再次醒來,是在一間簡陋的房間,四面有三個上下鋪,六張床,空間極其狹小,目測10平米左右。

    這是哪兒?

    米蘭扶著暈乎乎的額頭,起身下床。

    拉開窗簾,白茫茫的一片迷霧令她的瞳孔陡然睜大。

    水?

    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海水?

    噗,米蘭咳嗽一聲,捂著胸口壓抑震驚,她不會在海上吧?

    什么情況?

    米蘭打開門,邊走邊喊,“聞亦臻?”

    迎面走來一個中年女人,熱情的抓著她的手,急道,“米蘭,你終于醒了?快,換好衣服,去賭廳伺候。”

    賭廳?

    什么鬼?

    婦女塞了一套緊身制服給她,催促著快點。

    米蘭一臉懵逼,外加搞不清狀況。

    難道,她在做夢?

    狠心掐了把自己大腿,“啊”,痛的她舌頭直打顫。

    不是做夢,她真的在海上!

    “換好沒有?要幫忙嗎?”中年婦女喊道。

    “哦……馬上……”

    雖然不知聞亦臻究竟把她帶到哪兒,但既來之則安之,是米蘭的一貫處事原則。

    先摸清目前處境再說!

    快速穿上制服,米蘭打開門,笑吟吟問,“姐,這艘船開去哪兒?”

    “不知道。”

    “……我怎么會在這兒?帶我上來的那個人呢?他叫聞亦臻。”

    婦女顯得有點不耐煩,“我不知道是誰帶你上來,但你要記住,上了這艘船,就只能埋頭做事,絕對不能打聽任何消息,也不能惹事。否則……”

    頓了頓,婦女一臉嚴肅,警告道,“這里是太平洋,公海,不小心招惹了大人物,把你扔海里,死了都沒人管,也沒人知道。”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30选5开奖结果二等奖 广西11选5开奖 温州麻将规则 2012年3d定胆公式 扑克麻将绝技教学 吉林长春麻将吉祥棋牌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篮球球探比分即时比分直播 网上怎么做兼职赚钱 今天贵州快3和值推荐号码 手机打麻将游戏下载 喜迎棋牌官网手机版 体育*甘肃十一选五 快船vs山猫 海王捕鱼最新版 九游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