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權少霸愛:寶貝,休想逃 > 第106章 無處可卸的怒火
    第106章 無處可卸的怒火

    傅聿宸沒有回別墅,他來到賽車俱樂部,瘋狂飆車。

    喜歡賽車的男人,體內都有一顆不服輸、敢拼命的心。其他賽車手見有人橫沖直撞,速度之快,紛紛被激起了斗志!

    不與之較量,拼個高低,枉為賽車手!

    “轟——”

    “轟——”

    一輛輛顏色各異的賽車,像失了控一樣,如極光般飚速。

    誰也不肯認輸,誰也不肯屈之人下。

    傅聿宸本來帶著怒意,見有人自動送上門找虐,腳一踩,油門一轟,方向盤左右轉動。

    “轟——”

    囂張的尾氣一如他囂張的性格,帶著囂張的姿勢秒殺全場。

    無人是他的對手。

    然而輸贏,對稱霸M國賽車界的NO.1來說,關乎名譽,關乎利益,他絕不認輸!

    那人兵行險招,想強行從傅聿宸身邊超過去。

    傅聿宸從來不讓人,“硬碰硬”的處事原則貫徹了從小到大的整個生命。

    “碰——”

    兩輛賽車碰撞在一起,急速的摩擦激起火化,遠遠看著,比焊接時的火光還過之而無不及。

    前面就是急轉路口,他們卻誰也沒有讓誰,沒有減速,沒有調轉反向盤。

    始終車抵著車,急速行駛。

    撞上了……要撞上了……

    “碰!”

    另一輛轎車直直撞向彎道,撞的慘不忍睹,當場報廢。至于車里的人……

    120趕過來了!

    傅聿宸在賽車即將撞上彎道那千鈞一發之時,火速調轉反向盤,雖一側輪子無可避免的撞了下,但車子沒事,人也沒事。

    安全剎車、熄火。

    這就是傅聿宸的手段。

    與敵人博弈時,你以為他在跟你拼命,便不留余地,孤注一擲的反擊,其實,他只是想弄死你,保全自己。

    打開門,倚在冒煙的賽車旁,他雙手抄兜兒,高大的氣勢透著幾分睥睨。

    俱樂部服務員跑了過來,急急問,“傅先生,您沒事吧?”

    “有煙嗎?”

    “有有有。”服務員遞上一支煙,替他點燃。

    傅聿宸猛吸一口,吞吐著煙霧,睨一眼渾身是血,被抬出來的男人,語氣淡淡道,“他的醫藥費,算我頭上。”

    “是。”

    傅聿宸扔了只吸了一口的煙頭,碾滅,轉身離開。

    好似經過剛剛那場不要命的比試,心中的暴戾隨之驅逐,或被壓在心底最深的位置。

    他,不再失控,不再想殺人了。

    開車,返回別墅。

    米蘭洗漱好,整理了個人衛生,努力讓自己表現正常,不叫好友擔心。

    萬詩彤了解米蘭,知道她不想自己看到她的狼狽,所以才借口離開,給她時間收拾情緒。

    每個人都有一顆好奇的心,萬詩彤也不例外。

    她很想知道,有關米蘭,有關傅聿宸,有關他們之間為何會是水深火熱的相處?

    但,作為朋友,萬詩彤更應該給的是尊重。

    如果米蘭想說,不用問也會主動開口。

    “Lancy,我打聽了,這兒是M國,華盛頓,傅聿宸的私人別墅。”

    “嗯。”米蘭無精打采點點頭。

    萬詩彤看她一臉喪偶的頹廢樣子,嘆口氣,挽著她手臂,道,“要不,出去逛逛街吧?”

    “好啊。”

    兩人走至門口,保鏢卻閃身阻攔,“米小姐,爺說了,您不能出去。”

    “為什么不能!”萬詩彤比米蘭還憤慨,氣勢洶洶對著兩名壯漢。

    “萬小姐可以隨意出入。”

    “欸,你們……”萬詩彤還想爭辯,米蘭拉了拉她的手,“算了,我也不是特別想逛街。”

    轉身,走進屋內。

    萬詩彤看著遠去的單薄背影,火冒三丈,“米蘭,你干嘛!”

    米蘭繼續走,在花園的涼亭里停下,沖一臉憤憤不平的詩彤笑了笑,反過來安慰道,“坐吧,你看,這兒的風景很美。”

    萬詩彤用腳踢了踢椅子,氣憤坐下,“你還有心情欣賞風景?”

    該說米蘭心大呢,是心大呢,還是心大呢?

    米蘭慢條斯理倒水、沏茶,嗓音平靜道,“有人曾經跟我說過,處境越糟糕,越要冷靜。”

    萬詩彤真是佩服好友的心理素質,趴在實木桌上,鼓起腮幫子“呼呼”吹自己頭發。

    “……”

    不一會兒,米蘭沏好茶,遞至萬詩彤面前,柔聲道,“喝茶。”

    萬詩彤粗魯的一口喝光,因為心里憋著太多疑惑,憋的她快炸了。茶杯猛地一放,直起身體看向米蘭,“你跟傅聿宸到底……咦,你額頭的傷怎么回事?傅聿宸打的?臥槽,他不止打你屁股,還家暴你?殺千……”

    萬詩彤越說越氣憤,挽起衣袖,一副想跟傅聿宸大干一場的架勢,米蘭忙否認,“不是他,是袁金鎧打的。”

    “袁金鎧?”萬詩彤氣息一凜,“怎么回事?”

    “他叫我去餐廳,想給我注射毒榀。”米蘭摸著微腫的額頭,“估計是那會兒留下的。”

    “毒榀?袁金鎧碰了那玩意兒?”

    “嗯。”

    “不對啊,木頭不是跟你一起去的嗎?你被威脅注射毒榀,他不可能袖手旁觀。”

    賈志騰一再跟她保證,會保護米蘭的安全。

    米蘭扯了扯唇角,卻沒有一絲笑意,“我不知道。”

    或許,賈志騰是不想打草驚蛇?就像前一天晚上一樣,選擇視而不見?

    “不可能!”萬詩彤太了解米蘭,知道她在想什么,一副肯定的語氣替賈警官辯解道,“袁金鎧吸毒,逼你吸毒,已然觸犯法律,賈志騰有權利當場逮捕他,不會眼睜睜看著你被人注射毒榀卻不出手想救。”

    米蘭想了想,“或許吧。”

    萬詩彤生怕好友誤會,蹲在她面前,捏著米蘭的手,“妞兒,你相信我,賈志騰不是那樣的人,如果他真的見死不救,我回去就叫人停了他的職!”

    “你權利很大嗎?”米蘭笑著調侃。

    萬詩彤砸吧著嘴,有些話都到嗓子眼兒了……

    米蘭雙手揉著她的臉,“行啦行啦,我相信你,相信你的木頭,不會把我推入火海。”

    “這還差不多。”

    兩人相視而笑。

    燦爛的笑容正好落入走進來的傅聿宸眼里,他覺得,米蘭臉上的那抹笑意,如此打眼!

    大步靠近,一把扯著她的手摟進懷里。

    “啊——”

    米蘭被扯的生疼。

    不待萬詩彤打抱不平,傅聿宸冷冷命令,“送萬小姐回國!”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快乐10分 516棋牌游戏网站 体彩20选5怎么玩 5分pk10技巧公式准确大全 大学生理财平台哪个安全可靠 腾讯分分彩记录 网上如何让赚钱 广东麻将必胜技巧与窍门 极速飞艇计划软件 天津11选5 手机单机麻将哪个好玩 下载贵阳微乐捉鸡麻 中国体育彩票顺序可以不一样么 10分赛车 |app平台 财富通炒股软件 打广东麻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