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權少霸愛:寶貝,休想逃 > 第126章 被非禮
    第126章 被非禮

    萬詩彤擺擺手,身姿瀟灑的去了另一邊。

    傅聿擎心情不好,非常不好。不是因為米夢思,而是因為米蘭。

    三年多前,他搞錯了對象,以致愛錯了人,付錯了心。當發現真正喜歡的人是誰時,她卻成了兄長的女朋友。

    米蘭……

    你一定不記得,那天,白雪皚皚的雪峰上,有一個男人追逐著你的背影,想要與你認識。

    你在他的心里是那么純潔,那么美麗。

    難怪在文化宮第一眼看到她忙碌的背影,他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仿佛與三年多前重疊。

    “唉——”

    傅聿擎不敢讓這份愛慕被別人知道,他誰也沒叫,一個人來了海邊喝悶酒。

    坐在餐廳外的沙灘上,面前擺滿了空瓶子。

    為什么……

    為什么他終于恢復了單身,想愛的女孩卻不能愛?

    “啊——”

    老天,你在玩兒我嗎!

    傅聿擎平躺在沙灘,仰望著浩瀚星空。不知為何,眼眶竟澀的厲害。

    胸口好痛好難受,就像壓著千斤重那般,喘不過氣。

    一陣海風襲來,籠罩在他身上,頓時打了個哆嗦。

    媽的!想尿尿了!

    傅聿擎歪歪倒倒站起身,尋著衛生間走去。

    不知是不是視線重疊,加上燈光暗黃的原因,他撞上了一個人。

    “碰——”

    萬詩彤抱著手臂在打電話,倏然,有個人絆了她一下。

    “啊”,兩人雙雙跌倒。

    她的手機也掉了,氣得萬詩彤大罵,“誰啊,走路不長眼嗎……傅聿擎?”

    看清楚壓在身上的男人是誰,她“咯噔”一下。

    傅聿擎雙眼迷離,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湊在她耳邊聞了聞,“你,認識我?”

    萬詩彤翻個白眼,“你喝了多少酒?少他媽裝瘋,給小爺滾開!”

    傅聿擎將近190cm的個子,人高馬大,強壯有肌肉,加上這會兒喝醉了,沉的要死。

    萬詩彤想推,卻挪不動,可憐了她那小胳膊小腿。

    “好熟悉的味道。”傅聿擎可能想女人想瘋了,脫口道,“米蘭,是你嗎?”

    萬詩彤“噗”了聲,“媽的,智障,我是……唔……”

    沒有一點點防備,她被一張酒氣沖天的大嘴巴堵得結結實實!

    趁她怔愣之時,如泥鰍般的舌將她整個人品嘗了一遍。

    從未有過的感覺,從大腦彌散至全身。

    萬詩彤有種……

    意識到一只熾熱的手滑入衣襟,她猛地一驚,狠狠咬著嘴里的東西,拳打腳踢反抗。

    傅聿擎,你他媽混蛋,敢吃小爺豆腐!

    我活剝了你!

    啊啊啊啊啊啊!

    傅聿擎正在做美夢,夢到親吻米蘭,那樣的美感讓他沉淪。

    然,舌尖傳來的刺痛猶如被人當頭一棒,打的他險些痛暈過去。

    “唔!”

    傅聿擎睜大眼,女人的五官近在咫尺,但因為太近了,他看不清她的模樣,只知道,她在咬他,還在打他。

    再咬,估計他的舌就會斷。

    傅聿擎擰著眉頭,挪開身體。

    萬詩彤如釋重負,從地上爬起來,狠狠踹了癱在地上的男人一腳,飛快跑遠。

    她跑進海里,捧著海水不停拍打在臉上。

    該死的傅聿擎!

    她的初吻!

    呸呸呸!

    竟然會覺得舒服,有觸電的感覺!

    啊!

    惡心!

    萬詩彤悲劇的直接把頭埋進水里,想要沖刷干凈那奇怪的從未有過的感覺……

    米蘭只喝了小半杯酒,清醒的很,一雙星眸透著幾分明艷動人。

    江鋒從衛生間出來,重新坐回位置上,“萬小姐呢?”

    “詩彤在打電話。”她指了指海邊,又給江鋒倒上酒,“江先生,我能問你一些問題嗎?”

    江鋒一飲而盡,“什么?”

    “上次你說,傅先生和傅家關系緊張?”

    這……

    江鋒瞳孔一凝,有絲苦澀的望向海邊,“其實……我是傅太太派到傅總身邊的……”頓了頓,自嘲道,“有一個詞,好像叫什么……‘監視’還是‘間諜’來著?”

    對,他是監視傅聿宸的間諜!

    “江先生不是這樣的人!”米蘭提高音調,肯定道,“我相信江先生的為人,不會出賣傅聿宸。”

    “哦?”江鋒怪異的看向米蘭。

    連他自己都開始懷疑了呢,米蘭為什么那么肯定?

    “如何周旋,或者在兩者之間尋找一個平衡,保全自己,江先生,你是聰明人,我相信你能做得好。”

    “呵——”江鋒自嘲,許是酒喝多了,喝開心了的緣故,開始坦露心聲,“可是傅總,聞亦臻他們不相信我。”

    所以每次去東宸,他們像防賊一樣防他。

    江鋒其實很羨慕聞亦臻、戚豪,跟傅總不僅僅是下屬,更是朋友關系。

    哪兒像他?

    永遠戰戰兢兢,生怕做錯了事,說錯了話,如履薄冰……

    “信任,是靠相處才產生的。”米蘭剖析道,“傅先生明知你是傅太太的人,但他在你面前卻沒有避諱我,我想,他應該是認同你這個人的。”

    “……什么意思?”

    “我見過傅先生的處事手段,如果不信任,哪怕你是孟女士的人,他依然不會手下留情。”

    這倒也是。

    江鋒似乎想通一些問題,豁然開朗,“米小姐說的是。”

    “其他,不妨就交給時間。”頓了頓,“古人不是有句老話,叫‘日久見人心’嗎?”

    江鋒輕笑,舉杯,“米小姐,你也是我見過傅總身邊,最厲害的女人。”

    不是說武功有多厲害,能力有多厲害,而是洞悉人心的本事。

    “哈哈,過獎!”

    “Cheers。”

    聊的很愉快的兩人舉杯暢飲。

    米蘭放下高腳杯,一邊倒酒一邊問,“對了,能請你幫我一個忙嗎?”

    “請說。”

    “以后傅聿宸叫你處理米夢思的事,能不能也跟我說一聲?”

    江鋒倏地望向米蘭,神情復雜。

    米蘭聳聳肩,“我不希望我男朋友心里有第二個女人。”頓了頓,“昨天,傅先生拉著我在華盛頓注冊結婚,但我沒有簽字,知道為什么嗎?”

    “愿聞其詳。”

    “因為我心里不踏實,傅先生有權有勢有顏值,縱然我也長得不差,能力也不差,但跟他比起來,我差遠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吉林麻将背对背什么意思 单机打麻将免费 2020年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 海王捕鱼外挂 宁夏十一选五任选 乐玩棋牌 大乐今天透开奖号码查询 股票权重 湖北快三走势分布图 04年季后赛火箭vs爵士 体彩七位数近30期走势图 意甲2018一2019年积分榜 青海快3走势 斗牛棋牌开挂辅助工具通用版 华东15选5开奖走势图 甘肃快3走势图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