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權少霸愛:寶貝,休想逃 > 第151章 她殺了我的孩子
    第151章 她殺了我的孩子

    嗯?

    傅聿宸打開包裝的手一滯。

    幫米夢思把床頭搖起,擺好醫用餐桌,放置好食物。他站在床沿,“快吃。”

    米夢思抬起扎著留置針的手,一雙可憐巴巴的大眼睛弱弱道,“手沒勁,好痛……”

    傅聿宸愣了愣,想起小時候的陽陽生病時也最喜歡耍賴,非讓他抱著喂東西,才肯吃一點。凝滯片刻,他坐在床上,端起粥,舀一勺遞至米夢思面前。

    米夢思張開嘴,眼睛里全是掩飾不住的笑意。果然,傅聿宸還喜歡她!

    雖然他只是傅家養子,沒有繼承權利,但作為華美集團的CEO,年薪好歹上千萬。

    雖然傅聿宸比不上袁金鎧那么有錢,但……先當個備胎吧,等找到更有錢更合適的下家,再甩開他!

    這么思量著,米夢思抬起纖纖玉手,覆上傅聿宸溫熱的手背,“聿宸……”

    傅聿宸猛地抽離開手,起身,放下碗筷,“米小姐,你先吃吧,我去辦手續。”

    米夢思盯著傅聿宸大步離開的背影,哼,瞧你這緊張又沒出息的樣子,不信你能逃過姑奶奶魔掌。

    傅聿宸啊傅聿宸,我一定會讓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只是……

    米夢思摸著肚子里的孩子,現在袁金鎧不在了,傅聿擎肯定不會要,孩子對她是個累贅。

    難道,是因為懷著傅聿擎的孩子,傅聿宸才拒絕她的嗎?

    ——

    三千萬?

    聽著父親獅子大開口,米蘭真想笑,特么的,當她是印鈔機么!

    來公司之前,她給賈志騰打過電話,問他有關答應,米國勝投資、被騙的錢能不能如約退還。

    賈志騰說可以,但要等到結案。也就是說,等到袁金鎧、袁健雄定罪之后。

    按照一般流程,A國的法律相對嚴謹,且事情復雜、牽涉面又廣,這個定罪怎么也得拖一年半載。

    一時半會人,錢是拿不回來的。

    好在跟傅聿宸簽完合同,東宸公司的財務立馬就先轉了一千萬到她賬戶。

    不然米國勝怎么鬧,她也拿不出錢。

    米蘭雙眼微瞇,散發著冷厲,“一千萬,多的沒有!”

    話落,甩門離開。

    米國勝氣得心臟都不好了,跳起來罵道,“米蘭!你個死丫頭,給我站住!”

    氣到發抖的米國勝砸了辦公室所有東西,邊砸邊指著喬桂月鼻子大罵,“你養的好女兒!我都快死了,她就這么見死不救?”

    喬桂月不敢上前阻止,只能站在邊上瑟瑟發抖,“國勝,要不……你先答應小蘭,后面的事情……后面再說,好不好?”

    “答應?她想要我的命,我能……”仔細一想,妻子說的話好像在理。

    只要米蘭第一次填了公司窟窿,還怕沒有第二次,第三次?

    就這么辦!

    米國勝一巴掌拍向桌上,“啊——”

    玻璃碎渣劃的他滿手是血。

    喬桂月驚慌上前,“國勝,你怎么樣?嚴不嚴重……”

    “愣著干什么!給米蘭打電話!”

    “哦哦……”

    米蘭剛下電梯,準備開車離開,電話鈴聲響起。

    “小蘭,你爸的手劃傷了,我不會開車,你帶我們去醫院打破傷風,好不好?”

    米蘭一滯,“下來吧,我在停車場。”

    駛往醫院的途中,三個人誰也沒有說話。米國勝板著一張臉,喬桂月瞧瞧女兒瞧瞧丈夫,也不敢打破沉默,怕父女倆一言不合又吵起來。

    米蘭完全不想說話,有這么一個貪得無厭又沒有擔當的養父,她也是醉了。

    開車到達醫院,她交了費,準備去急診。視線,不期然又瞥見那道熟悉的背影。

    傅聿宸!

    米蘭跑步緊追,但人來人往的走廊,哪里有他的影子?

    “難道是眼花了?”米蘭張嘴,想沖著遠方喊一聲“宸哥”,又覺得這么做像個傻子。

    搖搖頭,只得作罷。

    給父親繳了費,帶他打了破傷風,米蘭又叫了一個網約車送他們回家。

    站在醫院大門口,她沒有急著去開車,而是望向高聳的住院大樓。不知為何,腦海里總是心神不寧。

    米夢思在婦科住院吧?

    去看看!

    米夢思躺在床上,想著傅聿宸,臉色好看了些。但是袁金鎧……如果他活著,會不會供出自己?那她做的哪些事?

    穿上鞋,她來到外科。

    警察寸步不離守在病房門口,她不敢靠近,只遠遠看著,心底卻越來越不安!

    袁金鎧……不能活著!

    她該怎么辦?

    有醫生有護士有警察守著……

    遠遠站了一會兒,想不到辦法的米夢思又重新回到婦科。剛下電梯,長長的走廊上,她看到一個討厭的身影,“米蘭?”

    米蘭斜睨著她身上的病員服,眸光冷然,“米夢思,你跟袁金鎧不是在交往嗎?他怎么會綁架你?”

    “你聽誰說的!”米夢思被說中害怕的事,臉唰一下變白。大步上前,她拎著米蘭的衣領,“我知道你恨我,但也請你不要到處壞我的名聲!”

    “呵呵——”米蘭聽了本世紀最好笑的笑話,“你還有名聲?”

    一個人盡皆知的交際花,跟她談名聲?

    真是諷刺!

    米蘭掰開米夢思的指尖,反手用力捏著,“警告你,不要指染我男人,否則……”

    “你男人?”米夢思看到遠處走來的身影,忍著痛,故意刺激米蘭,“傅聿宸不是不要你了嗎?他今天一天,可都在醫院照顧我,早上還故意喂我吃……”

    吃泥煤!

    米蘭猛地推倒惺惺作態的女人,“米夢思,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

    “啊——”米夢思倒在地上,捂著肚子一陣陣抽痛。

    米蘭話沒有說完,就聽一道嚴厲的聲音通過空氣傳入耳朵。

    “米蘭!”

    宸哥?

    她咯噔一下,轉身,卻見眼前閃過一道極速的身影。

    傅聿宸抱起米夢思。

    米夢思全身顫抖,兩只淚汪汪的眼睛閃著害怕,“聿宸,我的肚子……好痛,好痛,我是不是……流產了?”

    “別擔心,我馬上叫醫生。”

    米夢思哇的嚎啕大哭,“都是米蘭,她推我!她殺了我的孩子!”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南昌麻将晒月亮技巧 北方推倒胡麻将胡牌规则 股票实时行情软件 金牛国际官方网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3d独胆王预测 nba直播老鹰vs步行者 日本东京热成人网 捕鱼达人版微信 四川麻将规则 山西快乐10分 今天深圳风采开奖结 苍井空50分钟无码 免费下载福州麻将 安徽快三今天走势图 福彩排列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