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權少霸愛:寶貝,休想逃 > 第155章 我保住你的面子,你該不該順一順我的里子?
    第155章 我保住你的面子,你該不該順一順我的里子?

    酥骨的嗓音,從男人嘴里說出來,再通過耳膜傳入米蘭大腦。那磁性的低音炮,透著幾分醉意,幾分魅惑,米蘭禁不住抖了抖。

    傅聿宸這個妖孽,想干嘛!

    米蘭艱難的抬高頭,捂住他的嘴,強制命令自己不要被蠱惑,要保持冷靜。沉道,“傅先生,我保住了你的面子,你是不是應該順一順我的里子?”

    “嗯?”即使嘴巴被捂住,也不能阻止某個男人使壞。

    他咬著她的指尖,一根一根……

    米蘭只覺嘛酥酥的感覺從手指傳到四肢,全身都快癱了。但是不行,他們的問題一天不解決,她一天寢食難安。

    “傅聿宸,我殺了米夢思的孩子!”

    “呵——”傅大爺輕嗤一聲,知道米蘭還在為醫院的事生氣,厲道,“胡說,明明是我殺的!”

    “啊?”米蘭一臉懵逼。

    “米夢思懷的是死胎,流產手術,是我簽的字。”

    “那,那……”米蘭腦子有些當機,所以傅聿宸沒有怪她推倒米夢思嗎?可是……總覺得哪里不對。

    分神之際,某女上盤被攻破了,“啊——”

    他咬她,咬的好痛!

    米蘭抬起傅聿宸的頭,做出一副惡女的樣子,“那我還打了米夢思,推了她,如果不是我,她的孩子也不會死。”

    米夢思應該是這么跟傅聿宸誹謗她的吧?

    傅聿宸擰眉,她怎么還揪著一個問題不放?停頓片刻,男人幽邃的眸光微沉,“你不是白蓮花,也不是善類。”

    米蘭什么性格,他是知道的。除非有人找茬,否則她不會露出獠牙。

    走廊上,他雖然看不清具體發生什么事,但也能猜到,米夢思一定是說了什么,把她激怒了。

    兩個女人,特別兩個互看不太順眼的女人有些小摩擦很正常,只要不太過分,他沒有必要插手。

    “啊?”米蘭晃神,想不到傅聿宸這么了解她?

    就這么開小車的瞬間,下盤也被攻破了。

    “嗯!”

    傅聿宸!不要這么急嘛!

    米蘭努力維持最后一道防線,“等等!那天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我!”

    “什么?”

    “我不做全職太太。”

    “嗯。”他也沒讓她做。否則,怎會讓她去東宸當秘書。

    “那你讓我查全職太太的消遣?”什么鬼!米蘭有種,被當猴兒耍的感覺。

    “我不是要打發柔柔?”掰開她的阻攔,他勇往直前。

    米蘭大腦不太好使了……被男人折騰的同時,連智力也跟著下降,“你打發傅聿柔干什么?”

    “她想嫁給我。”又不太好直接說傷人的話,所以才叫米蘭想了個這個委婉點的。

    “哦~嗯……”

    不對呀!米蘭越想越覺得哪里有問題,“傅先生,你不想去傅聿柔,直接告訴她不就行了?干什么給人一堆設定?你這樣說,會讓她覺得有希望……”

    啰嗦!

    女人都這么煩嗎?

    傅聿宸一邊耕種一邊解釋,“柔柔還小,她現在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等長大了,心智成熟了,就不會再有非我不嫁的念頭。”

    傅聿柔什么性格,他很清楚。那丫頭天真爛漫,性格直爽,過些時日,等她對他的感情沖淡了,就絕不會喜歡他這種不解風情的男人。

    再說,教育學博士學位是作假的嗎?

    能從斯坦福大學畢業,哪個女人不是思想獨立又有見解,局時,當她了解生命的意義,向往多姿多彩的世界,怎會甘心做一個全職太太?

    傅聿宸要傅聿柔學會的,是如何思慮自己的人生,如何過得有價值,而不是聽從母親的意見,被權利、金錢所迷惑。

    縱然作為兄長,他給不了她一段婚姻。但所能給的,是讓她過得肆意。

    “可是……啊!”

    米蘭還想說什么,卻被不耐煩的男人以吻封緘。

    戚豪醉醺醺從飯局回來,看著空蕩蕩的,留有女人余香的房間,他失眠了。

    特別空氣中傳來床擺搖動的“嘎吱”聲……

    爺一定是故意的!明知他剛失戀,受不得刺激!

    戚豪耷拉著腦袋,拎著酒前往聞亦臻房間。

    “啪啪啪!”他用力敲門。

    聞亦臻剛入睡,被震耳欲聾的聲音驚醒,迷迷糊糊道,“誰?”

    “三哥,是我。”

    聞亦臻穿了件衣服,“這么晚,你怎么還不睡?”

    “睡不著!三哥,陪我喝會兒酒。”

    聞亦臻臉色一黑,“我睡了。”

    “你要是再不開門,我就開槍了啊!”用槍打爆門鎖,踹門進去。

    聞亦臻:“……”

    “我數十聲,一、二、三……”

    “吱”,門開了,倚在門邊的戚豪差點一個趔趄,歪歪倒倒走進屋,“三哥,你喝什么?白酒?紅酒?還是果酒?”

    聞亦臻躺上床,“你自己喝吧,我睡了。”

    “欸……”戚豪見聞亦臻不陪自己,獨自喝完一杯,也上了床。

    聞亦臻睡得迷迷糊糊,感覺一團火挨著自己,他猛地睜眼,“啊!”

    視線所及,戚豪脫得精光!

    聞亦臻一腳踹他下床,“滾回你房間睡!”

    戚豪哀叫一聲,爬起來,又躺上床,“今晚跟你睡。”

    那……

    你他媽也不能不穿衣服啊啊啊!

    聞亦臻扔了被子在戚豪身上,“不許裸睡!”

    不裸睡,他熱啊!戚豪掀開被子,喃道,“有什么關系,大家都是男人,我有的你也有。”

    “我……”聞亦臻不敢去看不該看的東西。真是……頭疼!

    不一會兒,耳邊傳來吹撲打鼾的聲音,聞亦臻揉了揉太陽穴,下床。

    抱了棉絮打地鋪。

    翌日,米蘭紅光滿面走出臥室,剛端起碗準備吃午飯,戚豪風風火火跑出來,一臉擔憂的看向聞亦臻,“三哥,你是不是受傷了?床上怎么會有血跡?”

    “噗——”

    聞亦臻正在喝湯,聽到“血”字,一口全噴了。好在對面沒有人,不然就尷尬了。

    戚豪將摸了血的手指湊近鼻尖聞一聞,“不對啊,這血怎么怪怪的?”

    好像……

    聞亦臻唇角抽了抽,臉色不太好看。

    傅聿宸白了咋咋呼呼的戚豪一眼,“滾!沒看到我們在吃飯?”

    “哦。”戚豪可憐巴巴應了聲,走兩步,又回頭看向聞亦臻,“你哪兒受傷了?”

    傅聿宸拾起饅頭甩過去。

    戚豪嚇得飛走!

    聞亦臻吃了兩口,說聲“飽了”,離開餐廳。

    米蘭一雙精明的眼睛在幾人中來回打量,待聞亦臻走遠,她湊近傅聿宸耳邊悄悄問道,“聞先生,是女的?”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 闲来麻将贵州麻将 大发pk10走势怎么看 69俄罗斯幼儿交 nba录像全场回放 我要下载大众麻将并安装 湖北快三分布图走势图 河北排列七开奖号码 36选7好彩1奖金 四人打麻将免费 河北11选5开奖直播 3d开奖号带连线 麻将作弊软件免费 江苏7位数开奖号码 1分快3走势图 今天浙江11选5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