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權少霸愛:寶貝,休想逃 > 第169章 你,輕薄我
    第169章 你,輕薄我

    這是哪兒?

    她怎么了?

    米蘭躺在床上,任由醫生掰開她的眼睛,用燈光晃了晃,晃了又晃。

    好刺眼!

    她想移開,想閉眼睛,可惜沒有力氣,身上像散架似的,一點也不聽她的使喚。只模模糊糊看見,一個穿白大褂的醫生和一個穿黑襯衣的男人。

    不一會兒,醫生走了,穿黑衣服的男人擰著眉頭,抬手摸向她的臉……

    喂,你誰啊!

    男女授受不親!

    你把手拿開!

    可是……為什么,她竟然會覺得他的手仿佛有魔力似的,好溫暖,好舒服……

    米蘭噌著傅聿宸的手,又睡著了。

    再次醒來,病房里只有一位看起來和藹可親的中年婦女。那婦女見她睜開眼睛,竟然激動的哭了,“小蘭,你醒了?你知不知道,你睡了三天三夜,媽媽好擔心你。”

    媽媽?

    婦女是她的媽媽?

    米蘭眨眨眼,“嘶”了聲,頭好痛……她是怎么了?為什么感覺自己的腦子像爆米花機?

    隨時有碰一聲,爆炸的風險。

    “醫生!醫生!”喬桂月激動的忘了摁呼叫器,扯開嗓子大聲叫喊,“我女兒醒了,她醒了!”

    醫生聞訊趕來,又開始對米蘭做各種檢查。

    “能看清我的手指在哪兒嗎?”

    米蘭眼珠子和頭跟著轉,點點頭,“嗯。”

    “能說話嗎?”

    “能……”米蘭嗓音沙啞,語氣虛弱,“痛。”

    醫生露出微笑,“不錯,你恢復很好。”

    恢復?

    她為什么會住院呢?

    米蘭一臉懵逼,待醫生離開病房,她看向情緒激動的喬桂月,“媽……我……怎么了?”

    “什么?”喬桂月高興的喜極而泣,正想問米蘭有沒有哪里不舒服,卻聽到這么一句反問。

    “我……為什么……住院?”

    “你不記得了?”喬桂月欣喜的臉立馬變得緊張,“那天晚上,警察說你喝醉酒走路,不小心摔倒了,傷到后腦勺。”

    喝酒?走路?摔成腦震蕩?

    她沒那么蠢吧!

    米蘭下意識否定,可為什么摔傷,她是真不記得。而且,就連自己姓誰名甚,腦子里也沒有印象。

    好像……

    米蘭努力回想,想知道過去,可大腦神經剛一動,似刀割的疼痛鋸齒著頭皮。

    “啊!”

    好痛!

    米蘭雙手抱頭,眼淚花兒都差點疼出來。

    “好了好了,想不起來就不想。”喬桂月心疼的揉揉女兒肩膀,幫她松緩神經。

    “媽?”米蘭喊著喬桂月,雖然不記得和母親之間的種種,但喬桂月給她的感覺很溫暖,很親切,米蘭像是握住沼澤里唯一一根木棍,兩眼婆娑。

    喬桂月見女兒病懨懨的樣子,心里很不好受,一邊順著米蘭的頭發,哽咽道,“什么事?餓了嗎?”

    米蘭搖頭,“我……叫什么名字?”

    ——

    米蘭失憶了!

    當米夢思提著水果籃來醫院看望她時,聽喬桂月說,米蘭什么也不記得了。

    米夢思在心底偷著樂!

    那藥……真這么神奇?能夠讓人忘記一切?

    米夢思半信半疑,不確定米蘭是不是真的失憶,又或者會失憶多久?她試探的說道,“米蘭,我是思思啊,你最要好的朋友,你怎么連我也不記得了?”

    米蘭看著滿臉笑容的米夢思,雖然不記得她是誰,但感覺……很糟糕。

    做作!惡心!愛慕虛榮!賤!

    一系列不好的形容詞一股腦兒像噴泉似的飆上大腦,以致米蘭條件反射遠離她的接近。

    米夢思像是沒有看出米蘭的抗拒,激動的握住她的手,“我們高中那會兒,好的穿同一條褲子,你忘了?”

    高中?有那么好?

    可為什么,她本能的對這個女人只有厭惡?

    難道她們之間,是所謂的塑膠姐妹?

    米蘭抽回手,“不好意思,我不記得你是誰。”

    米夢思受到打擊,看向喬桂月,“阿姨,你看米蘭……我好傷心……”

    喬桂月知道米夢思和米蘭高中玩的好,至于后來發生的事,她卻很少聽女兒提。再說,她一個家庭主婦,每天的生活中心就是丈夫、吃、喝、穿、家務,兒女的交友她管不著,也少有插手。

    米蘭出國后,更沒有提過不開心的事。

    所以喬桂月對米夢思的印象,仍舊停留在高中時期。她安慰道,“小蘭剛醒,醫生說,她可能是短暫性記憶缺失,等過幾天傷好了,就會想起你。”

    呵呵,她這記憶,是好不了了!

    米夢思暗自發狠冷笑,面上卻表現出一副擔憂的樣子,“阿姨,你可要多跟米蘭說說我跟她的趣事,這樣,她就能早點想起我。”

    “好,我會的。”喬桂月連連應道。

    晚上,傅聿宸來的時候,米蘭正在休息。

    盡管四周光線昏暗,她依然感覺一道火辣辣的目光直直盯著自己。

    且,他在吻她。

    米蘭倏地睜眼,近在咫尺的男人嚇她一跳,“你,你……”

    她推開他。

    可惜男人堅如磐石,根本推不動。

    傅聿宸勾起女人的下巴,兩人之間的距離不過咫尺,他氣息凜然,帶著與生俱來讓人害怕的強勢,“失憶了?”

    米蘭不安扭動,身體不住往上移。既然推不開他,她主動離他遠點,可以吧?

    睜著又亮又圓的大眼睛,某女弱弱的語氣噙著指控,“你……輕薄我。”

    “嗯?”傅聿宸擰眉。她,抗拒跟他親密?

    “米蘭……”低低喊了聲,他的指尖停在她的唇角邊,細細摩挲,“你敢,忘了我?”

    磁啞的嗓音,加上冷厲的眼神,活脫脫一副威脅人的樣子。

    米蘭咯噔一下,忘,忘記你是什么十惡不赦的大罪嗎?

    哼!

    她怕天怕地,就是不怕威脅!

    米蘭抬頭挺胸,嚴肅著一張小臉,“先生,我跟你很熟嗎?我連我媽都不記得,憑什么記得你?”

    “……”呵!

    傅聿宸用舌尖抵了抵臉頰,女人,你很好!非常好!

    我為了查出害你的兇手,三天三夜沒有闔過眼,你卻……如此沒心沒肺!

    傅聿宸捏著米蘭下巴的手加重力道,“醫生說,你受不得刺激……”

    米蘭吞了吞喉,莫名有種窒息的錯覺。

    “女人,先欠著!”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kl888快乐8 快3形态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中一定牛 山东十一选五历史开 随便玩长沙麻将app 幸运飞艇pk10微信群 单机四人美女麻将 炒股哪里开户 南宁麻将胡牌图示 今日甘肃快三开奖推荐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彩走势图 股市趋势技术分析下 下载欢乐棋牌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7走势图 一本道外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