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權少霸愛:寶貝,休想逃 > 第195章 他走了
    第195章 他走了

    看著傅聿柔那張趾高氣揚的臉,米蘭臉上閃過一絲黑線。不懟吧,實在不是她的性格。懟吧,未來婆婆這么難搞,以后該怎么相處?

    傅聿柔見米蘭懦弱的不敢說話,氣焰越發囂張,“聽到沒有,還不快滾?”

    emmmm,話不能好好說嗎!

    米蘭不忍了,踏著沉穩的步子,一步一步,走進客廳。臉上也至始至終綻放著笑意,“傅小姐,你可能忘了,我拿的是傅先生的錢。”

    “我會叫我哥解雇你!”

    “行,那你打電話吧。”視若無睹的從她們身邊經過,米蘭大搖大擺坐在沙發上。

    “你!”傅聿柔被米蘭不要臉的模樣氣的說不上話。

    “打啊,要不要我幫你撥?”某女在一旁煽風點火,作勢掏出手機。

    “你以為我不敢?”說著,傅聿柔就要打電話。

    孟嘉美趕緊叫住女兒愚蠢的行為,“行了,別鬧了。”

    “媽咪……”

    “你大哥馬上就回來,急什么!”

    傅聿柔這才噘了噘嘴,不再言語。只是看向米蘭的目光,充滿敵意。

    三個人,詭異的坐在沙發上,誰也沒有說話。

    傅聿宸進來的時候,嗅到空氣中飄蕩的火藥味。他條件反射看向米蘭,見那丫頭面無表情,穩如泰山,就知她沒有吃虧。

    不錯,雖然腦子失憶,戰斗力卻沒有減弱。

    “哥!”傅聿柔一點沒有少女的矜持,跑上前,去推傅聿宸的輪椅,“你看看你!都不知道照顧自己!傷的嚴重嗎?”

    “沒事。”

    “你身邊就是缺少人照顧!我跟媽咪今天來,是接你回家的。”

    傅聿宸一滯,回……傅家?

    阿勒!

    接傅聿宸離開?

    米蘭冰冷的表情總算有了一絲變化,眸光看向不遠處的男人。

    傅聿柔閃身遮擋兩人“眉來眼去”的視線,握著大哥的手,撒嬌道,“哥,你有什么需要帶的嗎?我去幫你收拾。”

    “回……家里?”傅聿宸擰著眉頭,“我最近很忙,恐怕不常……”

    “你受傷這么嚴重!還忙什么!不行,你必須好好休養!”

    “柔柔……”傅聿宸轉而看向孟嘉美,“母親,我這點小傷,就不勞煩你們了。”

    “什么才叫大傷?截肢嗎?還是癱瘓?”

    額?

    “工作要緊,身體更要緊!這也是你爸的意思。”孟嘉美不容置喙道。

    “我……”傅聿宸指尖揉著太陽穴,“每天都有訓練……”

    不等他推辭,孟嘉美打斷,“還是你想我跟柔柔搬過來,住在這里?”

    “……”

    傅聿柔蹲下身,瓜子臉上寫滿擔憂,“哥,跟我們回家吧。媽咪也是擔心你,怕你工作起來,自己的身體不管不顧。”

    傅聿宸苦澀勾了勾唇,母親都說搬他這兒來住了,他能不回去嗎?

    扭頭,看向米蘭,“去收拾一下我的東西。”

    “啊?”米蘭沒有想到傅聿宸會同意,怔怔的杵在那里。

    “我去吧。”傅聿柔高興壞了,“你要拿什么?”

    “電腦,和書架上的幾本書。”

    “好。”傅聿柔一遛灰跑上樓。

    把妹妹支走,傅聿宸看向米蘭,“過來。”

    米蘭走近,臉上卻寫滿不高興的表情。他走了,她怎么辦?傅聿宸,你怎么可以丟下我一個人!

    男人執起她的手,緊緊握住,“一起?”

    “不去!”她才不想過寄人籬下的日子。

    “你確定?”

    她……

    米蘭翕合著嘴唇,拒絕的話卻始終卡在喉嚨,說不出口。

    傅聿宸看出她的遲疑,柔聲道,“聽話,去收拾。”

    米蘭腦子里閃過很多亂七八糟的畫面,想象自己一個人去陌生地方,且那一家人都不待見她……

    不知道要受多少冷嘲熱諷,要遭多少白眼?

    不要!

    掙開傅聿宸的手掌,米蘭后退幾步,“傅先生要回家,也就沒我什么事了。”

    盯著那道遠去的消瘦背影,傅聿宸低吼,“米蘭!”

    米蘭沒有理他,徑直上了二樓。

    把自己鎖在臥室。

    走吧,走吧,傅聿宸,你走吧!走了就不要回來!

    米蘭氣呼呼倒在床上,拿被子捂著腦袋。可即便如此,她仍然聽到引擎的聲音。

    越開越遠。

    待到聲音消失,她“啊”了聲,站在樓梯口,“弗雷德。”

    靜謐的客廳,只有弗雷德忙碌的身影。他仰頭,看向米蘭,“米小姐,有事嗎?”

    “傅聿宸走了嗎?”

    “走了。”

    走、了?!

    混蛋!臭男人!

    米蘭又重新把自己關進臥室。

    這一晚,她睡得不安寧,整夜迷迷糊糊,稍微一個風吹草動就能驚醒。

    ——

    十二月的天,寒風刺骨。

    萬詩彤醒的很早,一睜眼,外面飄起了雪花。

    饒是屋內有暖氣,她也感到了一絲冷意。不是身冷,是心冷。

    傅聿擎……

    翻身,裹了件睡袍跑去客廳。

    沙發上,被子整整齊齊疊好,放在一旁。

    萬詩彤的心,更加悲涼。

    走了,他走了。

    木訥的走近沙發,坐在傅聿擎昨晚睡過的地方,萬詩彤咬著手指……

    半晌,起身,穿衣服!

    今天約了醫生,去打胎。

    帶著檢查報告,她來到醫院,繳費,排隊。

    今天做人流的很多,萬詩彤前面有十幾個。坐在冰冷的走廊,等著護士叫自己的名字。

    她的心情……

    “嗞——”

    震動傳來,是米蘭的號碼。

    “喂。”萬詩彤捂著嘴巴,做賊心虛似的,小聲道。

    “詩彤,你在哪兒?”

    “怎么了?”

    “我跟傅聿宸吵架了,先搬來你家住幾天。”

    說也奇怪,她跟傅聿宸鬧別扭,本來是應該回家找父母。但米蘭第一個想到的卻是找好朋友,萬詩彤。

    某萬:“……”

    姑娘,你動不動離家出走,這樣真的好嗎?關鍵是她還要打胎,打胎啊!

    “詩彤,你在聽嗎?”

    “在,在。”

    “你把定位發給我,我先將東西放你家。”

    “……”

    萬詩彤抬頭,懵逼的看向婦科手術室。

    唉!

    下次再來!

    與米蘭約定在小區門口見,萬詩彤開車返回家里。

    瞧見那道可憐兮兮的身影提著行李箱,孤零零杵在樹下,她摁了摁喇叭。

    米蘭將行李放在后備箱,坐上副駕駛。

    萬詩彤忍不住調侃,“說說,你男人又怎么你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大发快3全天在线计 甘肃快3开奖查询 曾经下载过的神来棋牌 北京快乐8开奖网址 内蒙点炮麻将规则 鹏华改革红利股票基 江西多乐彩开奖 北京快3彩票 河南11选5几点开始 江苏7位数 甘肃11选五方法技巧 江苏e球彩足球开奖 波克棋牌下载官方 广东快乐十分 甘肃快3走势 能赚钱的网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