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權少霸愛:寶貝,休想逃 > 第201章 精彩而充實的宅斗
    第201章 精彩而充實的宅斗

    他搖頭,勾勒出淺淺笑意,“只是沒想到,你這么了解我。”

    “什么?”

    傅聿宸以行動代替回答,拉著女人的手,用力一扯。

    “噗通”,米蘭遂不及防跌在他胸前。男人矯健又硬實的肌肉,把她臉磕痛了。

    “唔”,她皺眉,“傅聿宸,好干嘛呀,好痛……”

    他捏著她的下巴,邪肆道,“做……愛做的事。”

    “什么……唔——”

    很久之后,從浴室出來,米蘭幽怨的瞪著男人的腰。

    真是的!

    醫生說了不能劇烈運動,要克制!這男人怎么就不懂克制呢!

    嚶嚶嚶,腰好酸……

    躺在床上,米蘭累的趴在男人胸前,想睡,腦子里又裝著事情,“宸哥?”

    “嗯?”傅聿宸閉著眼,很滿足的樣子。

    “華美這場公關危機,你會如何處理?”

    傅聿宸摟著女人的腰捏了捏,“聽你意思,有主意了?”

    “我在想……你們的敵人那么精通人心對八卦的關注度,是不是,你也可以將計就計,反將一軍?”

    “怎么反?”

    “事情是由我開始的,明天,讓詩彤爆你跟我的緋聞,等把這事炒到全國皆知,再證明我們的關系,轉移人們對華美的多度關注?”

    “我不喜歡曝光。”

    一句話,堵了米蘭所有計劃。

    ——

    之后的數天,傅聿宸早出晚歸。有時十一點過回來,有時兩三點,早上準時六點起床,六點半出門。

    米蘭也被責令只能待在傅家。

    他說,怕那些瘋狂的人對她造成傷害,怕不安全,等風波過了,再出去。

    米蘭被蛇咬傷了手,行動不方便,再加上傅聿擎給的書,正好,她有時間看了。

    在傅家這幾日,每天都上演宮斗劇。

    要不是保姆給她的咖啡里放辣椒,就是吃飯太咸,難以下咽,或者突然斷水、斷電。

    好吧……

    人在屋檐,不得不低頭。

    米蘭買來咖啡機、咖啡豆,自己磨自己泡,衣服拿到外面洗,三餐叫外賣。反正傅聿宸給的銀行卡里有錢,多到用不完……

    現在都新世紀了,饒是你千萬種奸計,還能難倒一個有腦有錢的大活人不成?

    米蘭絲毫沒有在乎傅聿柔的小伎倆,每天窩在臥室,躺在休閑椅上,看看書,聽聽歌,曬曬太陽,很是愜意。

    倒是傅聿宸,有一次被屋子里的東西絆了下,詫異問,“你買這么多東西放在臥室干嘛?”

    米蘭笑了笑,“大哥,你這兒是三樓欸,我跑上跑下很累的好么?”

    傅聿宸環視一眼周圍,倒也沒有拆穿她。

    第二天,那些傭人看她的臉色變了變,對她的態度也好了些。

    傅聿擎也早出晚歸,看不到人影。

    孟嘉美和傅華東,米蘭住了七八天,也沒有看到他們回家。

    想來,大家都很忙……

    除了傅聿柔,不分白天黑夜在她面前晃蕩。

    由于有了第一天的“深刻”教訓,傅聿柔學乖了,不再直接與米蘭杠上,而是學會指揮一群傭人,給米蘭難堪。

    米蘭一顆心撲在《狼王》劇情里,偶爾斗一斗,又返回臥室繼續啃書。

    日子,過得倒是充實,也不乏精彩。

    “嗞——”

    “嗞——”

    女傭連續拿最大馬力的吸塵器在臥室門口吸了八天!不見米蘭有任何反應。

    “嗞嗞嗞、轟隆隆”的聲音卻在她耳邊形成回音,再干下去,女傭懷疑自己耳朵會出毛病,摁了暫停鍵,她給傅聿柔打電話,“小姐,里面沒有反應啊。她是不是,戴著耳機在聽歌,所以聽不到啊?”

    “行了,知道了!”傅聿柔氣得牙癢。

    “那……還繼續嗎?”頓了頓,“剛二少爺回來,罵了我一頓。”

    “不用了,我另想辦法!”她就不信,趕不走米蘭!

    這年生的女人,怎么可以無賴到如此地步!

    明知別人不待見她,卻死皮賴臉待著……真是……

    “柔柔,怎么了?誰惹你生氣啊?”傅聿柔的同學兼死黨,楊樂問道。

    “還不是那個狐貍精!”

    “咋了?她還住在你家?”

    “怎么攆都攆不走!”傅聿柔憤憤罵道,“你說,米蘭是不是沒有自尊心啊?”

    “那種女人……眼里除了錢,什么也沒有。”

    晚上,傅聿柔回到別墅,趁米蘭下來拿晚餐時,阻擋她的去路,一臉兇氣,“我們談談!”

    米蘭怪異的看著傅家大小姐,“我們,有什么好談?”

    “離開我哥,你要多少錢?”

    “what?”她沒聽錯吧?小小年紀,竟然學會用金錢衡量事物?

    “兩百萬!”傅聿柔一臉施舍,“夠你在六環買一套房了!”

    “噗——”米蘭忍不住爆笑出聲,伸出五個手指頭,在小女生面前晃了晃。

    “五百萬?”傅聿柔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米蘭,你不要獅子大開口!”

    “不不不,傅大小姐,您誤會了,真的誤會了,我說的是……五個億。”

    啊?傅聿柔眼睛猛地瞪大,被米蘭開口就是上億的標準,驚呆了!

    米蘭聳聳肩,“或許,我在你哥心里,可能不止五個億……說不準是五十個億?五百個億?”

    邊說,邊繞過傅聿柔上了樓。

    那樣的談笑風生,透著幾分英姿颯爽。

    傅聿柔氣得咬牙!

    500億?米蘭,你一個小小秘書,真敢開口!

    楊樂見傅家大小姐臉色一天比一天難看,禁不住又問,“怎么樣,米蘭要多少?”

    傅聿柔睨了眼好友,氣得心肝兒疼,“別提了,她根本不在乎錢!”

    “不在乎?”楊樂感到詫異。

    “是啊,我該怎么樣才能把她從我家攆走?好樂樂,你幫我出出主意,我實在不想每天回家都看到她,心里堵得慌!”

    楊樂擰眉深思,片刻,道,“啊,有了!”

    “什么,什么,快告訴我。”

    “前段時間,米蘭跟你二哥的緋聞,你還記得不?”

    “記得啊。”

    “有篇報道澄清了,說是米蘭被蛇咬,你二哥只是抱她看醫生。”

    “嗯,然后呢?”

    “我的大小姐,既然米蘭怕蛇,你可以……”楊樂欺近傅聿柔耳邊,悄悄說了幾句。

    “不行不行……”傅聿柔光聽都覺得毛骨悚然,更不可能干出這種事。

    “有啥不行?”楊樂忍著翻白眼的沖動,問道,“還是,你壓根兒就不想趕米蘭走?”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世界杯亚盘即时赔率 福建快3预测号码 体彩排列三字谜汇总 av日本女优快播无马赛克 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最新版本 快乐飞艇是哪个国家的 600366股票行情 福建11选五开奖一定牛 单机填大坑免费下载 老快三组合遗漏 3d今日试机号 长春小姐那里找 股票在线行情 星悦福建麻将辅助 台湾宾果28开奖 福建31选7012路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