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權少霸愛:寶貝,休想逃 > 第258章 因愧疚而選擇的沉默
    第258章 因愧疚而選擇的沉默

    最顯眼的位置?

    詩彤怎么了?好像有什么急事?

    米蘭疑惑的邊走邊看,遠處,一個臨時舞臺吸引了她的目光,也正好正對入口。

    米蘭拖著行李走過去駐足,倏地,電視機上主持人的聲音透過空氣穿過她的耳膜。

    “華美集團又垮了!”

    “創歷史新低!”

    “跌停了!”

    “跌停了!”

    華美?跌停?

    什么鬼?

    米蘭抬頭望去,鏡頭給了華美股市一個大特寫,真的……跌停了?

    現在還不到中午12點,出什么事了?

    米蘭嗅到一絲不好預感,忙摸出手機,打開搜索APP,輸入“華美”……

    僅僅只輸入兩個字,屏幕里彈出的全是傅聿宸的各種新聞,還有兩張入獄照。

    米蘭盯著盯著“入獄照”瞪大了眼,怎,怎么回事?

    他不是……這會兒應該被M國的朋友撈出去了嗎?

    入獄照下方,一項項指控更是令米蘭瞠目結舌,惶恐不安。

    性侵?

    毆打?

    暴力?

    傅!聿!宸!

    都他媽什么跟什么!

    米蘭第一反應是傅大爺出獄以后,是不是把某個可憐女人當成了她,施暴一番,被告了。

    等等,不對!

    想起臨走前,那位絡腮胡警員暗示性的話,米蘭打了個冷顫。

    陰謀。

    這是一場針對傅聿宸,針對華美的陰謀!

    米蘭腦子“嗡”的炸開。

    遠遠的,萬詩彤看到站在舞臺邊發愣的女人,雙手托著肚子,快跑過去,一把抱住她,氣喘吁吁道,“死丫頭,你去哪兒了!我擔心死了!”

    “嗯?”米蘭腦子一瞬空白,握著手機的手抬起又放下,抬起又放下。

    給傅聿宸打電話嗎?

    可他們在吵架,在鬧離婚。

    不打……

    萬詩彤喘夠了氣,放開米蘭,正想好好兒看看她,卻發現好友臉上流著兩行淚熱。

    “別哭啊,傻丫頭,又不是你的錯!”萬詩彤一邊替米蘭試淚,一邊哽咽道,“我早跟你說過,那種男人有暴力傾向,咱以后離他遠點,越遠越好!”

    “詩彤……”米蘭搖頭,她不想哭的,但眼淚就是控制不住,“不是的,他沒有……不是……”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心里難受。”萬詩彤抱住米蘭的頭,輕輕拍著她的秀發,“走,去姐妹兒家,我那里永遠有你的房間。”

    萬詩彤牽著米蘭坐上賈志騰的車,一行人,駛離機場。

    氣氛詭譎的車內,詩彤一上車就嘰嘰喳喳說個不停,試圖轉移米蘭的注意力。可她又不敢多問,怕刺激到米蘭精神崩潰。

    米蘭一直緊緊攥著手機,目光渙散。

    賈志騰透過后視鏡,看到后座詭異的氛圍,方向盤一轉,將小車停在一塊空地,熄火,下車,“我去抽支煙。”

    待賈志騰走遠,萬詩彤瞧見米蘭仍是渾渾噩噩的樣子,心疼極了。雙手捏著她的肩膀,問,“Lancy,要哭你就大聲哭出來,我永遠陪著你。”

    “不……”米蘭呢喃著,“你幫我……給聞亦臻打個電話?”

    “好!”萬詩彤掏出手機,撥打號碼,摁下免提,“對不起,你撥打的號碼已關機,請稍后再撥。”

    “江鋒。”米蘭又道。

    “嗯。”

    這次,電話響了幾聲接起,江鋒疲倦又焦急的聲音傳來,“萬小姐,何事?”

    “傅……”米蘭用唇語說道。

    萬詩彤點點頭,秒懂,“江先生,傅聿宸呢?”

    江鋒挑眉,這萬詩彤……是作為媒體人來打聽傅總行蹤,還是?停頓半秒,他有絲不耐煩,“何事?我很忙。”

    米蘭以為他要掛電話,搶過手機,置于耳邊,“江先生,是我,傅聿宸……出來了嗎?”

    “米小姐?”江鋒有絲詫異,但還是如實回答,“我聯系不上傅總,董事長已經飛往M國了。”

    “聯系不上?”還沒有放出來嗎?

    米蘭掛斷了手機,腦中思索著,這會兒還能找誰?

    秦天熠?

    好像記得,秦天熠在M國的勢力非同尋常,對,就是他!

    米蘭一震,急切問,“詩彤,你有碧海云間老板,秦天熠的電話嗎?”

    “秦天熠?”萬詩彤嘴角抽了抽。

    “嗯!他跟M國某一黨領袖Eliud認識,找他就能把傅……”

    萬詩彤打斷道,“Lancy,秦天熠死了。”

    “什么?”

    “幾天前,海市傳來消息,秦天熠被人殺了。”

    ——

    M國,警局

    小小的空無一物的囚室內,傅聿宸手機被沒收,囚禁在這十來平的地方已整整24小時。

    期間,無一警員敢進入這間房,也無人來探望。

    如果說剛開始踏入這里,是對米蘭的一種愧疚而選擇的沉默。畢竟他不顧她的身體,不顧她的反抗,害她進了醫院,甚至差點丟掉性命。

    但是,隨著時間流逝,這種被人關押,與外界毫無聯系的處境,讓他越發煩躁。

    傅聿宸開始有些不舒服了,一腳狠狠踹向門口,“開門!”

    “碰——”

    莫少寒打開了門,倚在門框前,陰陽怪氣調侃道,“喲,知道著急了?”

    傅聿宸推開他,走了出去,“我手機呢?”

    莫少寒跟在后面,看好戲的意味越發加重,“嘿,傅爺,想不到你這么重口味啊,又是強上,又是虐打,還登上了M國和A國的頭條。”

    “?”傅聿宸駐足腳步,回頭,懵逼的臉上擒著凌厲,“米蘭告的?”

    “米蘭?關她什么事?”莫少寒愣了半秒,猛地一拍,“對哦,你被女人狠咬一口,我要是她,肯定落井下石!”

    “神經!”傅聿宸心情極差,丟給看好戲的莫少寒一記不耐煩的眼神,大步離開。

    從警員手里拿到手機,他按下開機鍵。

    “嗞——”

    “嗞——”

    “嗞——”

    未接來電提示音快打爆他的手機,不過24小時不在,莫非天兒就亂了?

    傅聿宸按下回撥鍵,父親的手機打不通,他又撥通母親的。

    “傅聿宸!你在哪兒!事情是不是真的!華美股價跌停了!你給我馬上回來!”信號一頭,孟嘉美氣急敗壞的聲音透著憤怒。

    “什么?”傅聿宸一頭霧水。

    “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玩女人,現在,馬上回國!”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捷报比分比 广西棋牌麻将 八闽福建麻将经典版下载 浙江十一选五任三投注表 南京麻将20微信群 新手怎样看pk10走势图 四川皮皮麻将手机版 幸运十一选五K线图 25选7 股票开户要多少钱 五分彩开奖 什么叫时时彩四星组选6 新疆时时彩专家 快乐赛车开奖 福建快3投注技巧 特四码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