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權少霸愛:寶貝,休想逃 > 第277章 米夢思吻陳閱
    第277章 米夢思吻陳閱

    傅家

    沉寂的客廳,傅華東、孟嘉美、傅聿宸、傅聿擎四人坐在沙發上,面色凝重而壓抑。

    傅聿擎如坐針氈,但父母不說話,大哥不說話,他就算有想法也不敢先開口。

    傅聿宸作為養子,特別養父母目前的處境不樂觀,就算心里有應策之法,但……

    傅華東也沒有說話,雖然傅聿宸是他領養的孩子,但從領養那一天開始,他就知道傅聿宸不簡單,絕對是個讓人畏懼的狠角色。

    他現在在華美的處境十分艱難,但傅聿宸卻一點也不上心。

    傅華東想大發雷霆想罵人,但又不想撕破臉,一切怨念只能寫在臉上,憋在心里。

    孟嘉美看看丈夫,再看看養子。

    這個家,總有人當惡人。

    她知道男人與男人之間有些話不好說,作為女人,就算說的不好說的難聽,傅聿宸也不會跟她計較。

    畢竟他得叫她一聲媽!

    孟嘉美直直看向傅聿宸,責備道,“聿宸,公司的事,你知道了?”

    傅聿宸點點頭,“知道。”

    孟嘉美又問,“你怎么看?”

    “恐怕……”傅聿宸停頓兩秒,有些話就算不中聽,也不得不說,“你們得從華美集團撤出來。”

    “什么!”孟嘉美全身一抖,差點跳起來,“你說的什么話!”

    傅華東也坐不住了,面色鐵青,“聿宸,華美是我跟你媽一手建立的,怎么可能退!”

    孟嘉美炸了,胸廓劇烈起伏,“傅聿宸,你不幫著想辦法解決危機,說什么風涼話?事情要不是因為你,怎會鬧到這種地步?你……”

    傅聿擎趕緊阻止母親失去理智的指責,安撫道,“好了,媽,爸。”一邊揉著母親的肩,一邊道,“先聽聽大哥的分析好不好?”

    傅華東抽了抽嘴角,卻是一個字沒有再說。

    孟嘉美也在兒子的安撫下,漸漸平靜。

    傅聿擎看向兄長,“大哥,能說說爸媽為什么要撤嗎?難道沒有其他法子?”

    傅聿宸深邃的眸光看向養父母,不答反問,“海外項目,當初林老、劉老拍胸脯支持,但現在為什么出爾反爾,你們想過沒有?”

    孟嘉美與丈夫對視一眼,不明所以。

    傅聿宸又道,“為何伍振國一來,曾經最好的項目,他們卻說丟就丟?”

    傅華東沉默片刻,道,“商人言利。”這是恒古不變的真理。

    “對。商人言利。”傅聿宸附和道,“海外項目已投資了幾個億,現在撤資無疑是血本無歸。你們想過沒有,也許對你們來說,是損,但對他們來說,是利?”

    “怎么可能!”孟嘉美反駁。

    傅華東聽了養子的分析,眉頭緊鎖。暗忖片刻,他有些不相信,“不會……你的意思……是指他們洗錢?”

    傅聿宸莞爾道,“不然呢?”

    傅華東眼底閃過一絲駭然,“不,不會……”反駁的話,他卻找不到理由。

    孟嘉美也不相信,嗤道,“這太匪夷所思了,老林他們……”她看向養子,神色間依舊是深深的不信任,“你一句話,就給他們下定論了?”

    傅聿宸,你當你是誰?神機妙算嗎!

    傅聿宸早知養父母不會相信,但他拿不出證據,畢竟那種勾當伍振國等人不會大張旗鼓的做。他也只是揣測,而已。

    傅聿宸道,“事情到底如何……可以往后看。”

    孟嘉美:“……”

    室內,再次陷入詭譎的沉默。

    傅聿擎見父母一時間難以接受,又問,“哥,為什么我們只能退出華美?”

    傅聿宸繼續分析,“我猜過不了多久,他們會進行下一輪融資。”停頓兩秒,他看向傅華東,“到時父親、母親手里的股份會被再次稀釋,你們在華美內部已是舉步艱難,為何不在徹底被架空之前,主動退出?”

    傅聿擎是三人中最理智腦袋最清晰的人,一邊朝大哥擠眼色,一邊問,“主動退出有什么好處?”

    “原本與M國的合作預計月底公布,但因為出了些意外,一時半會兒公布不了,股價也不會大漲。”頓了頓,“現在是最好時機,你們能賣到一個好價錢。”

    傅聿擎“故意”大聲口算,“華美現在是65一股,乘以爹地媽咪手里的股份,哇,至少一!百!億!”

    一百億三個字,傅聿擎揚高了音調,夸張的就像暴發戶一樣。

    孟嘉美被兒子夸張的模樣逗得哭笑不得,一巴掌拍過去,“瞧你那出息!”

    ——

    夜,微風徐徐,透著幾分落寞下的寂寥。

    米夢思灌了自己一些酒,頂著微醺醺的醉意敲響陳閱在酒店的房門。

    “叩叩——”

    陳閱從可視機里看到妹妹有些歪歪倒倒的身影,立即打開門。

    一股酒意撲面而來。

    “米小姐,你怎么……”

    話沒有說話,米夢思撲在他懷里,“我喝酒了,喝了很多很多。嗝~~”

    陳閱擰眉,一邊扶著她的身體,一邊關門,“為什么喝酒?你還在生病……”

    下午分開的時候,她不是還很好嗎?難道是傅聿宸?

    “生病有什么了不起,他根本不在乎!”米夢思嘶喊道,“我是死是活,他也不關心!”

    陳閱扶妹妹坐在沙發上,試探問,“傅聿宸……對你不好?”

    米夢思輕咬嘴唇,像是受了多大委屈,倏然,淚意襲上眼眶。

    咬合力度加重。

    陳閱心疼極了,“如果不好……”

    米夢思猛地坐在他腿上,竄進他懷里,雙手死死抱住他的頸間,“我好難受!”

    陳閱愣了愣,但很快,擔憂蓋過心底不好的疑惑。他抬手,安撫她的背脊,“想哭就哭出來,我會陪著你。”

    “唔——”

    米夢思細細抽噎,想著自己多舛的遭遇,流露出切切實實的痛苦,“為什么……為什么他要那么對我……我做的還不夠好嗎?”

    “你很好,是他不懂得珍惜。”

    “嗚——”

    哭了很久很久,她一直坐在他腿上,他也不厭其煩順著她的背。

    當哭聲減弱,室內氣氛莫名飄逸出一股曖昧味道。

    米夢思順勢,湊上紅唇,吻上他的臉。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新福利辽宁35选7开奖号 江西11选五5开奖结果一定牛 e球彩 熊猫四川麻将作弊器 九游游戏中心登录 南京麻将算法100进园子 山西十一选五的走势图解 国内期货可以配资 申城棋牌最新版下载 福州麻将教学视频 广东省快乐十分直播 黑龙江6+1玩法 西宁酒店按摩 福建11选五的网站 22选5必中3的计算方法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