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當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三十二章 臨時休戰協議
    曲夭夭這兩天的心情很愉快,她雖然住進了醫院,卻狠狠享受了一把折騰賀飛的樂趣。

    醫生說得沒錯,就算賀飛和她不是那種關系,可她受傷他脫不了關系。

    老實說,賀飛在這一點上倒也沒有耍賴,忠實地履行了他的責任。

    咬著牙,忍受著曲夭夭的各種作妖。

    他每天往返醫院和曲夭夭的住處,給曲夭夭下廚,親自烹制一日三餐。

    最讓賀飛郁悶的是,曲夭夭這貨,完全沒有受人恩惠的態度。

    一副理所當然,還要挑三揀四的德行,好幾次都差點把賀飛惹毛。

    直到這個時候,賀飛才知道曲夭夭到底有多作。

    喝個粥而已,她蔥不吃,蒜不吃,太稀了不喝,太稠了不要。

    頓頓要換不同的食材來煮,食材還要和粥融為一體,要煮爛了在里面。

    下粥的肉松一定要某個品牌的魚肉松……

    以上各條,要有一條違反,她就不吃。

    被曲夭夭甩過臉子教育后,賀飛有好幾次都差點要尥蹶子。

    可轉念一想,看看曲夭夭到現在都舉不起來的胳膊,就又失去了和她爭吵的底氣。

    還好,賀飛的悟性還是不錯滴,畢竟也是學霸出身。

    被曲夭夭折騰過兩次重來后,他的進步神速,居然熬出了讓曲夭夭滿意的粥。

    他觀察過了,曲夭夭倒不是故意折騰他,她是真作。

    換其他人熬粥,她也一樣的作。

    他不由得暗暗慶幸,還好自己不是和曲夭夭談戀愛。

    要是真碰到她那樣的,那就是倒了八輩子血霉,肯定吃不消。

    他安慰自己,暫時的,暫時的……忍忍就好了。

    只要忍到這個妖孽出醫院,自己就解放了。

    當然,能讓鋼鐵直男賀飛堅持下去的理由,除了他上面的。

    還有一條,他是不會承認的。

    那就是,當曲夭夭終于等來賀飛幫她熬好想要的粥。

    喝得超級開心,眉開眼笑的樣子,像極了高興的孩子。

    尤其她笑起來,露出甜甜的酒窩,漂亮的眼睛彎成一片月牙兒。

    讓賀飛看了相當心動,那個時候的曲夭夭,看起來完全沒有討厭的樣子。

    嗯!甚至,讓人相當喜歡。

    這個時候,杠精賀飛也會放下,被曲夭夭罵了后的郁悶的心情。

    笑得很是燦爛,還不忘提醒狼吞虎咽的曲夭夭:“喂!曲夭夭,我說。

    你慢一點!燙到我可不負責,你看看,一個女孩子怎么這個吃相?

    曲夭夭,能不能不要這么丟人,你都弄到臉上了。

    還有呢!你要不夠吃,我再幫你熬……”

    曲夭夭這個時候往往會沖他吐吐舌頭,一邊忙不迭地吹著粥。

    一邊嘟囔道:“要你管?賀飛,你曉得我多久沒喝過這么好吃的粥了嗎?

    都怪你!要不是你,我就可以回家喝粥了。

    還別說,你熬的粥和我媽熬的有的一拼。

    看不出來,你不做游戲,也能當個廚神。

    你要是哪天不做游戲,開餐館,我一定來光顧……”

    賀飛白了她一眼,冷笑道:“曲夭夭!

    你倒是挺識貨,這輩子,我還是第一次被人使喚去熬粥。

    我媽都沒有讓我這么伺候過,第一次伺候人,居然是伺候你?

    我告訴你,曲夭夭,你趕緊給我養好胃出院。

    你耽誤我不少事了,你再養不好胃,我也不伺候了。”

    曲夭夭看看他,把粥碗放下,不滿地說道:“你以為我想在醫院躺著嗎?

    你覺得這活輕松,讓給你,我寧愿去幫你熬粥伺候你。

    好了!不和你說了,賀飛,看在你這兩天伺候本姑娘滿意的份上。

    我也不會折騰你了,喏,這個給你!”

    曲夭夭一邊說著,一邊從病床旁邊的抽屜里,抽出一張寫好的A4紙給賀飛。

    賀飛拿過一看,楞住了。

    他咬咬嘴唇,看看繼續端起碗來,喝粥的曲夭夭。

    問道:“曲夭夭!你這是什么意思?”

    曲夭夭笑了笑,吹了吹粥,說道:“賀飛,你又不是不識字?

    看不懂辭職信的意思嗎?我告訴你,賀飛,本姑娘就沒想過和你纏斗。

    要不是你那天太過分,一再阻攔我的事,我也不會動手打你。

    你既然查過我,前因后果你應該清楚。

    不錯!我來你們公司就是為了把標書送進來。

    這是我的責任,我之前因為和你在地鐵站發生矛盾,錯過了投標時間。

    導致我負責的項目停止下來,我們這個團隊之前的辛苦全白費了。

    這個任務我一定要完成,不過你放心,我曉得你不喜歡我。

    我也沒打算在這里長呆給你添堵,辭職信我寫好了,日期是兩個禮拜之后。

    我完成任務,會自動走人,我先把這份辭職信給你。

    省得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為我要留在這里搶你什么東西。

    這樣你總可以放心了吧!”

    賀飛驚呆了,曲夭夭說的是真的?她真的愿意兩個禮拜之后離開?

    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讓賀飛有些懵圈。

    他還沒有從曲夭夭帶來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曲夭夭沖他呵呵一笑,把手掌在他眼前晃了晃。

    說道:“賀飛,不會吧!你傻了?

    是不是琢磨這么想把我趕走?到現在還未能如愿。

    沒想到得來這么容易,對吧?”

    賀飛臉色微微一紅,被曲夭夭說中心思,有些尷尬。

    他開始爭辯道:“曲夭夭!我哪有你說的這么不堪。

    誰讓你動機不純混到我部門里搞事?

    話說,你這么做也不算沒有良心。

    既然你這么爽快,我也大氣一點,看在你為我擋酒瓶的份上。

    就給你兩個禮拜的時間,先說好。

    這兩個禮拜,你不能像以前那樣過分,讓我給你沖咖啡,朝我這邊噴香水什么的……”

    曲夭夭一汗,有些無語,想不到這個杠精這么記仇。

    算了,不和他計較了,正事要緊。

    至少,自己這個表態,換來他兩個禮拜消停。

    他不去揭發自己,自己才能有時間運作標書的事情。

    既然他這么計較香水的事,大不了自己到洗手間去弄好了。

    曲夭夭嘆口氣,難得妥協了一次。

    說道:“好了!我知道了。

    但我這邊也有一個要求,你現在都知道我的事了。

    那你也不能想原來一樣,故意破壞我的事。

    我要是投不進標書,就會賴在你部門里面給你添堵。”

    賀飛大汗,這曲夭夭還真是不省心的料。

    她這個操作還真是針鋒相對,不過賀飛想想。

    曲夭夭走了,對自己有好處,再說,她當初送不進標書。

    的確是自己壞了她的事,她現在做這個也是為了盡快走人。

    自己沒有道理會攔著她。

    想到這里,他忙不迭地把辭職信放進口袋,點點頭。

    沖曲夭夭說道:“成交,你放心,曲夭夭,這件事不用你說。

    我巴不得你能早點走,沒問題,你投標書這件事。

    你自己搞定,我不會攔著你,但我有言在先。

    你搞得定,搞不定是你自己的事,和我無關。

    兩個禮拜到了,你要是搞不定,不能賴我,到時候你可不要賴著不走。”

    曲夭夭看看他,苦笑一聲,說道:“你怕什么?

    以為我真有空賴在你們部門,被你使喚嗎?

    我才沒那個閑心呢!兩個禮拜后,你們這個項目就要提交上面審核了。

    我要是搞不定,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曲夭夭的神情有些落寞,看得賀飛一愣。

    他盯著說完話后,低下頭,喝著粥的曲夭夭。

    半晌沒有說話。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体彩福建31选7 全民千炮捕鱼怎么刷金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四川时时彩 好看视频赚钱 软件 内蒙古11选5手机 新疆十一选五技巧视频下载 老k棋牌骗局电玩 广东36选7开奖号今天晚上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a区 上海时时乐 飞卢写小说赚钱吗2018 养什么样的花能赚钱 广东11选5 创业赚钱项目冬季 qq邮箱公司怎么赚钱